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最强空间 > 第六十二章 毛巾要钉墙上
    “唉!都是老一辈的债,何苦让孩子跟着来背!我可怜的大孙!”

    元爷爷的眼泪涌出来,又忙用衣袖擦了。

    “爷爷,我大了,能干活了,没事,日子会好的!”

    元初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老人,他本人是一个知识分子,本来都是教书育人,提笔写字作文章的,却被下放到农村,干起了农活。根本不是这块料,五十多岁的身体都快磨垮了。

    元初把洗好的野菜切了,配上一点黑米面,下锅,煮野菜糊糊。他刮了一些回春丹的粉末,混到锅里。

    回春丹是最初级的治疗类丹药,多是后天境的武者受伤后服用的疗伤药。

    但就算是这种最初级的疗伤药的药力,也不是这里的人能承受得了的。

    这个世界灵气稀薄,根本没有灵气改造人体的效果,天然的体质就差了很多,寿命的长短便是直接的体现。

    不过元初可以慢慢给元爷爷调理,先辅以少量的回春丹,就能达到让元爷爷身体恢复健康的效果。

    再慢慢的去除身体里的积垢,除去各种病灶,身体就能恢复到一个最佳的状态,体质也会强化很多。

    元初再找机会,给元爷爷体内输送一些灵气,灵气在他体内流转,更进一步改善他的整体身体状况。

    慢慢就可以做到这个世界的百毒不侵。

    “对,过几天分了粮,就好了!”

    元爷爷把熬好的药递给元初,“大孙出去吃药,灶上热,爷爷一个人就成,饭一会就得。”

    元爷爷接过元初手上的活,添水熬菜糊糊。

    元初无奈,端着碗出来了,但还是在灶房上贴了一个清凉符,这样灶房应该就没那么闷热了。

    药是一般的风寒中暑药,很普通,也很苦,元初硬着头皮喝了,又摸出来一个果子压苦味。

    元爷爷看着元初确实好了,这才放心。前两天真是吓到他了,孙子要是有个好歹,那才真是要了老命了。

    晚饭爷孙俩一人一碗野菜糊糊,味道不用说了,神尊表示一言难尽!下定决心要改善生活。

    现阶段的最大困难就是在不让元爷爷生疑的情况下改善生活,元初有点不擅长!

    用过晚饭,元爷爷感觉身上轻快了许多,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元初则对着屋子里的桌椅板凳各种不满。三间茅草屋,一个里间里一张床,床头上放置着一个木头箱子,里面放的是衣服和棉被。

    床上的铺盖陈旧不已,床也是木板床,很不结实的样子。旁边放着一个旧衣橱。

    外间厅房,正对着门放着一张四方桌子,贴着靠墙放置的一摞砖头支撑着的一个条案,左右各一把椅子,桌前是一个长条板凳。屋里另外放着几个小板凳,门后放着一个水缸,一个洗脸盆,窗台上有一块玻璃镜子。

    墙上立着几样农具,几个菜篮子,一个米缸,也已经见底了。

    三间茅屋是冬天冷,夏天漏雨,各种问题不断。

    元初觉得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这个危房和这一堆陈旧家具。

    所以第二天,元初吃过早饭,就跟元爷爷打招呼出门了。

    元初是请了几天病假的,他没想着消假,而是找到了河田村的大队长,还是解决房子的问题。

    爷孙俩住的茅草房是在村东头山脚下,离村子里有几百米,可见村镇上对下放人员的态度了。

    元初直接到大队长田长付家,现在的围墙多是栅栏围起来,而田长付家是泥坯垒的墙。

    进了院门,正对着的是四间正房,左右各有三间偏房,房屋底部是石头砖块垫底,质量一看就比较坚固。

    看来这个大队长生活条件不错。

    “叔爷,在家吗?”元初在院里直接叫到。

    屋里很快传来一道严肃的声音:“谁啊?”

    元初撩开门帘进去。

    田长付媳妇正在收拾饭桌,招呼元初过去,“元初啊,身体咋样了?好点了吗?”元初病了几天了,没上工,队上人都知道。

    “叔奶,我好多了。”

    田长付吸了一口旱烟,才慢悠悠的说道:“夏粮晒好后才能交公粮,分粮还得过几天。”说完又吧嗒吧嗒吸起来。

    元初看着田长付媳妇出去了,这才道:“叔爷,我想借村上的木工瓦工的家伙什,重新修整一下我们住的那个草房。”

    田长付一愣,很快又恢复严肃,声音里带着申斥道:“你小孩子家家的,别跟着胡闹!你爷爷会有木瓦工活计?不会别来给我添乱!”

    元初眼色一利,放弃和他好好商量的想法,拿起他手边的一块包头蓝白条纹的毛巾,甩手间,毛巾直接向旁边的墙上扎去,毛巾的一角竟然硬生生扎进了墙里,后半部分垂下来,贴在墙上,就好像一块毛巾挂在墙上的挂钩上一样。

    田长付的烟袋锅子吧唧掉到炕桌上,眼都直了!

    元初这才幽幽的说道:“不能借吗?”

    昨晚元初在空间修炼了一夜,好歹提升到了后天一重境界,不想今天就用上了。

    元初对现在的情况已经极恼火了,此时哪里还能忍的住?想把田长付钉到墙上,一句费话也不想多说。

    “有,有!”田长付感觉浑身上下都被毒蛇盯上了,冷的令人发颤,身体都要被冻结了,说话都是哆嗦的。

    田长付哆嗦着带元初去大队部仓库取了许多工具,一堆的都给了他,见他没事了,才一溜的跑了,五六十岁的人,愣是跑出了年轻小伙的速度。

    田长付哪里能想明白元初为什么病了几天后,会变得这么凶残了!尤其是再回家看到被钉在墙上的毛巾,腿再次哆嗦了。压下心中的恐惧,才费劲的把毛巾从墙上取下来。留下了一个抬头就可以看到的深孔,成了田长付心中的阴影。

    他更不敢想元初是怎么了。

    虽然现在倡导扫除封建迷信,破除四旧,但上年纪的人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里,对鬼神是有天然敬畏的!

    元初震住了大队长,领了工具,回到了小院。也没有提继续请假的事,只要那个田长付有眼色,就不敢再来着惹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