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斩鱼 > 第60章 暗红头发的少年
    顾留白微微点了点头,可目光中的困惑却更浓:“但是为什么他只用最弱的第一式剑法呢?顾家剑法的后面几招,威力还是很强的,如果使出来,足以对付这个女人……”

    听了顾留白这句话,吕欣儿面色顿时一僵。

    只用顾家剑法的第一式……难道是因为只会第一式?!她那个傻弟弟,不就是只会顾家剑法的第一式么……

    想到这里,吕欣儿觉得这个银袍人是她弟弟的可能性更加巨大。如果真的是那家伙,吕欣儿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可能……可能他觉得对付这个对手,不值得他用更高级的剑法吧……”吕欣儿没有将心中的复杂情绪说出来,反而是替对方解释了一番。

    虽然这个解释没有任何说服力度。

    不过顾留白却露出恍然的表情,说道:“也许确实是这样的吧,毕竟我听说家族里那位隐藏的高手,已经是一位鱼王级别的强者了!跟鱼师战斗,或许提不起他的战斗**……”

    “鱼王级别的强者?!”吕欣儿露出惊讶之色,心中暗道,“那可是至少拥有十一条阳鱼的强者啊,原来顾家还拥有如此强者。为什么不让他出山帮助顾家呢?想来如果有他出手,顾家成为人月城的霸主,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不过还不待吕欣儿多问什么,却听噗嗤一声响,原来是那个银袍人被打得喷出一口血。

    吕欣儿顿时紧张起来。

    顾留白也是惊讶地捂着自己的小嘴。如果这人真是她家长辈,是那位鱼王级别的强者,为什么会被一名六命左右的鱼师打吐血呢?

    吕欣儿和顾留白都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银袍人的真实身份。此刻的苏印哪里知道这两个人的想法,面对着商玉柔宛如狂风般的攻击,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一旦他利用身法和对方迂回牵扯,商玉柔就直接把目标转移向不远处的顾留白和吕欣儿。

    吕欣儿和顾留白自然明白此刻离开这里,才能让银袍人毫无顾忌地战斗。但是她们毕竟现在浑身乏力,并不比普通人强多少,身上还有严重的伤势,根本走不快。

    稍微走远一点商玉柔便会放弃攻击银袍人而直接攻击她们。

    这个商玉柔果然不像外表那么耿直。硬是凭一己之力拖住了三个修炼者,并且还稳占上风。

    许久后,吕欣儿终于是忍不住喊道:“前辈!以你的速度,直接带着留白姑娘逃吧!只要留白姑娘能活下来,顾家便能将损失尽可能降到最小!”

    “闭嘴!”吕欣儿的话刚说完,银袍人便毫不客气地喝了一声。

    吕欣儿微微一愣,心中却有复杂的情绪生出,有几分无奈,也有几分喜悦。

    如果真是她弟弟,他怎么可能愿意舍弃自己的姐姐带着别的女孩子逃跑呢?

    此刻的苏印自然也深知处境的不妙,他也在拼命地想办法解决面前的尴尬境地,否则拖下去,他们今天全都得栽在这里!

    如果想要杀死商玉柔,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用诡异的梭形虫子入侵到对方的体内。

    此刻苏印的阴鱼体内还有六只虫子,苏印一边抵挡着对方的攻击,一边控制着一只虫子钻进地面。

    不过苏印能够明显感觉到,当他的意识控制着那梭形虫子朝着商玉柔的脚底移动时,这虫子移动地异常缓慢,越靠近商玉柔,速度便越慢,本能里似乎就不愿意靠近这个人……

    很显然,这玄水弱虫目前还不够强,面对超过五命的鱼师时,即便是被苏印强行控制的,也明显表现出相当程度的畏惧。

    五命鱼师到六命鱼师是一个小分水岭,突破这个分水岭的六命鱼师明显要比六命以下的鱼师强得多。

    见到梭形虫子如此不情愿,苏印为了自己的大计,再度从阴鱼上抽离一丝阴鱼之气,顺着泥土进入了梭形虫子的体内。

    进一步加强了自己的掌控力度,梭形虫子行进的速度明显加快。

    然而事实上到了这个地步,苏印依旧没法那么简单就将梭形虫子移动到商玉柔的脚下。

    毕竟商玉柔在不断对着苏印从不同的角度发动攻击,位置也在不停地发生着变化。

    再加上那白衣书生死于玄水弱虫,虽然不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已心生警惕的商玉柔害怕自己落得同样下场,也时不时看一下地面。

    苏印没办法轻易地让梭形虫子靠近对方。

    思索片刻后,苏印还是觉得让对方主动踏入潮湿的可行性更高。

    如此想着,苏印故意卖了个破绽,假装自己力乏,手中青棘剑与对方的砍刀激烈碰撞后居然脱手而出!

    商玉柔眼睛一亮,趁此机会手中砍刀横劈而出!

    银袍人竟也不阻挡,就这么让对方砍中自己的胸腔。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锋利霸道的砍刀居然直接将银袍人的身体横向切成了两段!身上银袍也被切割开来。

    吕欣儿和顾留白俏脸上皆是露出惊恐的神色,到了这种地步,顾留白已经不相信这个人会是她家的那位长辈了。

    一名鱼王,怎么可能会打不过一名鱼师?还被对方直接一刀砍成两段?!

    除非……除非这个商玉柔也是一名鱼王!

    但对方年纪不过四五十岁,又怎么可能有如此逆天的修炼天赋?而且如果真是鱼王,刚刚杀了她们二人不过分分钟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被她们拖延那么久?

    由此顾留白可以进一步判断,这个银袍人应该不是他家那位已经过百岁的老长辈。

    可是对方会顾家剑法,这一点又可以看出这个人绝对是和顾家有所联系的。

    顾留白目光闪烁,心想难道是哪位伯伯是隐藏的修炼者?又或者是一年不见几次面的哪位远方亲戚里有修炼者的存在?

    有一刹那,少女脑海中甚至浮现出一名暗红头发的少年模样,但一想到对方只是个纯粹的普通人,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