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舰娘之碧蓝日常 > 第一百零五章 关系
    在黎月和白学林两人在聊到让?巴尔和敦刻尔克的身材的时候,白学林露出了老司机一般的笑容。黎月对于这种东西并不怎么了解,不过白学林眼睛放光的给黎月疯狂灌输着这方面的知识。

    对于白学林对知识灌输,黎月也只能一直点头,无奈的苦笑回应。在白学林正要兴奋的给黎月说出自己对于让?巴尔身材的目测数据的时候。黎月目光瞄到了白学林身后有着两个人正在向着这边靠近着,这两人就是让?巴尔和敦刻尔克。

    “咳咳。”黎月轻咳两声,试图提醒面前兴奋的白学林,让他快点刹住车。可面前的白学林完全没有注意到黎月的提醒,依旧在兴奋的说着。

    黎月不得不加大咳嗽的声音,当面前的白学林注意到自己的声音。

    “你知道,让?巴尔她...你怎么了?感冒了?”白学林总算是注意到黎月的提醒,他疑惑的看着黎月,他还以为黎月感冒了。

    黎月的目光看向白学林的背后,白学林顺着他的目光转过身去,让?巴尔和敦刻尔克两人此时已经来到了白学林的背后。

    “嗯...你们好啊。”白学林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在不经意的时候,他侧过头凶狠的瞪了一下黎月,眼神责怪他为什么不早点提醒自己。

    黎月也很无辜啊,明明自己也是刚看到不久,而且自己一开始也有提醒他呀,只是白学林自己说的太兴奋没有听到而已。不过由于白学林是自己的老师,所以黎月只能把这些委屈咽在肚子里。

    “请问白提督是在讨论我吗?我似乎听到了你在叫我的名字。”让?巴尔饶有兴致的看着白学林,看得白学林心发虚。

    “没...没有呢,哪有在说你的名字啊。”白学林心虚的连忙摆手,表示根本没有人在说这件事。

    让?巴尔看向了旁边的黎月,问道:“黎提督,你刚才也在场,你有没有听到白提督在说我的名字呢?”让?巴尔看向黎月的眼神相当不善,她在用眼神威胁黎月说实话。

    而另一边的白学林也在以威胁的目光看着黎月,这让黎月十分犯难。不过,很快黎月就做出了决定。他对让?巴尔如实回答道:“白老师的确在和我谈论你的事情。”

    让?巴尔得到了黎月的答复,转过头微笑着对白学林说:“白提督,请问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额,这个...我只是在讨论...讨论你为什么要去珍珠港!对,就是在讨论你们为什么要去珍珠港而已,真的!”白学林总算是想到了一个理由回答让?巴尔。为自己找到理由而松了一口气的白学林恶狠狠的看着黎月,似乎在怪他为什么不帮自己。

    黎月感受到白学林的目光,对他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不是不想救他,而是救他自己也会陷进去,所以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让?巴尔知道白学林肯定是在说谎,她对此也只是笑了笑,说:“那你们猜到我为什么要去珍珠港了吗?”

    白学林和黎月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回答:“没有。”

    让?巴尔走到了两人中间,然后双手扶在围栏上,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洋,对两人说:“你们刚才猜到了什么?猜对了我可能会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要去珍珠港哦。”

    “让,你不能...”一旁的敦刻尔克想阻止她,可是被让?巴尔打断了。

    “我们这次出来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没必要隐瞒我们的行踪。而且两位提督也不一定能猜到,不是吗?”让?巴尔回答的时候仍然看着大海,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学林和黎月自然是对让?巴尔为什么要去珍珠港是十分好奇的,既然有了这个机会,自然也不会浪费掉。

    可是两人连续说出几个自己的猜测,让?巴尔都不为所动,显然两人的猜测都是错误的。

    让?巴尔转过头去对敦刻尔克说:“你看,我说吧,他们猜不出来呢。”

    敦刻尔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有时真的搞不懂面前的这位维希教廷的旗舰大姐究竟心里在想什么。有些时候这位大姐真的老是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出来。

    黎月在让?巴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让?巴尔的眼神里闪过的一丝落寞。不过由于让?巴尔转头很快,黎月还以为自己刚才看错了

    由于黎月和白学林两个人一直也猜不出来,所以后来两人也就放弃了。三人的话题转回了为了排解无聊的闲聊之中。

    在不断的闲聊之中,黎月对于眼前这个战列舰娘有了更多的了解。直爽是黎月对于让?巴尔的第一感官。

    不过在让?巴尔身上,黎月感觉到让?巴尔语气中还带着一点狂气,不过在这时她的这份狂气并没有表现出来。

    在讨论到珍珠港的生活的时候,免不了谈论到的就是出击与任务。说到这里,一旁一直没有说话在旁边认真倾听的敦刻尔克说话了:“抱歉打断一下,让,事先跟你提个醒。要是你要出击的话,如果没有一个提督做担保,你估计会被黎塞留殿下强制遣返的。”

    “额...”在谈论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让?巴尔的明显非常兴奋,但听到了敦刻尔克的话之后,她的笑容就直接僵住了。她叹了口气,对敦刻尔克说:“你就不能别扫兴嘛?”

    敦刻尔克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我只是在阐述这个事实而已,这次让你出来黎塞留殿下已经很宽容了。”

    让?巴尔听到敦刻尔克提起黎塞留的时候心情显然更差了,她丢下了一局:“为什么你总是要给那个自由鸢尾的女人说话。”就转身离去了。

    黎月和白学林两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黎月想起之前林霖告诉他的传闻,看着让?巴尔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敦刻尔克也看着让?巴尔的背影,她这次并没有跟过去,她知道,如果自己跟过去了,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好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