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海力布传奇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先王预言
    待到海力布和伙伴们吃完晚餐后,几近虚脱的沙鼠阿丹和兔子塔拉已是眼皮打架,再无精力,只好先回到卧房休息去了。而鹿王和虎王又派侍卫前来召见海力布与二位公主,三人便立刻行色匆匆地再次回到了鹿族神殿的大厅内。

    此时的兀突仑已经服下了娜仁托娅给她的灵药,身体的伤势基本无恙,不再被病痛所折磨。当她气色好转出现在父亲面前的时候,担心了女儿一整晚的色勒莫才算稍稍露出了放心的面容。

    “父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娜仁托娅第一个向父亲拉克申提出了心中的问题,不过这同样是海力布和兀突仑急切想知道的内容。

    虽然事件发生在鹿族的领地内,但大家心知肚明,不论是人类,还是虎族首领的女儿,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生活在这片茫茫森林中,就都无法从这场危机里彻底撇清关系,抽离其中。

    “你们带来的信息至关重要,我与虎王商讨之后,决定先在各自的领地组织力量排查,看看是否还有游散在外的异变动物存在。”

    拉克申肯定了众人此行的价值,而后说出两个首领目前打算采取的措施。

    “没错,我今晚就连夜赶回虎王宫,尽快派遣更多戍卫彻查领地,确保兽族的安全。”

    色勒莫也开口附和拉克申道,事关无数动物的性命安危,绝不可视为儿戏。

    “父王今晚就要回去?”

    兀突仑听到父亲的话显得有点吃惊,忍不住向他问道。

    “是的,不仅是我,你也得跟着我一起回虎王宫。”

    色勒莫面色平静,但说出话语的口气坚决不容质疑。

    “我?”

    兀突仑再次反问道,心中其实不想离开得那么匆忙。虎族公主这次本来是跟随父王一起来鹿族领地复仇的,但在前去雾沼山谷的冒险旅程中与海力布和娜仁托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此时反倒对突然就要告别离去很是不舍。

    “当然,眼下森林里并不安全,我岂能纵容你再随心所欲地四处闲逛,况且领地内巡逻的任务十分繁重,你在的话,也可以替为父分担些压力,有什么问题吗?”

    色勒莫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他向来对女儿兀突仑抱有极大的期望,这个性格直爽、敢作敢为的虎族公主一直是虎王心中继承虎族首领衣钵的不二人选。

    他十分渴望兀突仑能快速地成长起来,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为日后肩头要担起的千斤重任做好准备,而这次的突发事件,无疑又是锻炼女儿的绝好时机。

    “是,父王,女儿遵命。”

    兀突仑纵然对朋友们有万般不舍,也不敢在这个非常时期违背父亲的意愿。她很快掩饰好自己内心的情绪,做出了肯定的答复。

    “好,那事不宜迟。鹿王,我与兀突仑还有一长段路要赶,就不在你的宫殿里久留了。早前我唐突造访多有冒犯,还请你见谅!”

    色勒莫很满意女儿的回答,他从座椅上站起身子,来到鹿王的面前拱手行礼道,表情有些不好意思,但态度诚恳地为自己差点鲁莽地引发虎鹿两族的战争而道歉。

    “虎王不必太过介怀,此事如果换作是我,也一定无法沉得住气。好在误会已经解除,而我们还有更紧迫的事情亟需同心协力来解决,给兽族森林继续带去和平与安宁,才是你我应该着眼的当务之急。”

    拉克申也离开鹿王宝座,握着色勒莫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鹿王说的极是,在巡查中如果有什么新的进展,我们还得及时互通联络,以确保事情不会继续扩大恶化下去。”

    色勒莫也回握着鹿王的手表示同意,随后他又来到兀突仑身边,示意女儿可以向朋友们道别。

    “海力布、娜仁托娅,这一路倘若没有你们相伴,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我不太会说感谢的话,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就请你们来虎王宫再让我好好招待一番吧。”

    兀突仑看着海力布和娜仁托娅动情地说道,她很清楚这条命是两个伙伴拼死带出的雾沼山谷。

    “快别这么说,是你不顾安危阻止了怪物的袭击、带着我们寻路,大家才能顺利离开山谷,要论起功劳大小,你不必任何人差。”

    娜仁托娅微笑着回应道,本来势不两立的二位公主,现在也逐渐互生好感,变成了无话不谈的亲密朋友。

    “兀突仑,你肋骨的伤势虽然已经愈合,但还是得小心保护才是。”

    海力布也不觉得兀突仑的表现有拖累到大家,相反,她的勇猛果断还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二王子用过来人的经验细心地告诫虎族公主,切不可认为服下灵药后就万事大吉,还需注意休养。

    “放心,我可用不着你担心,倒是你这小子,可得记得替我照顾好娜仁托娅哟,要是辜负了她,我决不饶你!”

    兀突仑正经不过三句,又忍不住开起了玩笑。海力布根本没想到她会冒出这么一句,脸色唰地一下变得通红,不知该如何回答。

    “兀突仑,不许胡闹!”

    色勒莫知道女儿又开始不分场合地没轻没重,马上制止了她,继而说道。

    “那我和小女就先行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说罢,虎王就带着女儿兀突仑风风火火地离开了鹿族神殿。

    待到目送二人离开多时后,鹿王拉克申才坐回到宝座上,他沉思了片刻,忽然抬头对着海力布说道。

    “海力布,你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尽管问我了。”

    “鹿王...”

    一听拉克申让自己随心所欲地提问,海力布倒一时语塞起来。他的确有很多疑问想要从鹿王的嘴里寻找答案,但此刻更令他感到吃惊的却是,老鹿王轻而易举地就看穿了他方才努力掩饰的情绪。

    “这里只有你我和托娅,我没有什么需要向女儿避讳的,大胆地问吧。”

    拉克申似乎打定主意要为海力布答疑解惑,慈眉善目地说道。

    “那好吧,鹿王能否告诉我,什么是邪灵之眼?”

    海力布感受到了拉克申的诚意,索性也敞开心扉,把困扰在胸中最关键的那一个疑问开门见山地说了出来。

    “这的确是整起事件的关键所在,不过想要知道什么是邪灵之眼,首先得知道兽族世界变迁的前因后果。”

    拉克申淡淡一笑,似乎猜到了海力布肯定会先问这个问题。

    “是关于百兽为何会从草原迁徙到森林里吗?在虎王宫时,虎王曾向我讲述过那段历史。”

    经鹿王一提醒,海力布立刻便联想到了与色勒莫的那次深夜对谈,虎王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不过拉克申轻轻摆了摆手,似乎并不急着要海力布向自己解释,老鹿王捋了捋下巴上白色的胡须,接着继续说道。

    “我知道,色勒莫他跟你大致提起过兽族与生活在草原上的人类的那些恩怨纠葛。可是跟我要告诉你的事情比起来,这些都只能算是后话。”

    “后话?”

    海力布有点不明白拉克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没错,关于这邪灵之眼,牵扯到的时间远远早于人类与百兽产生嫌隙的日子。色勒莫一定告诉过你,最初的草原是片充满着希望祥和的美好家园吧?”

    拉克申理解海力布表现出的不解,继续对他循循善诱地问道。

    “嗯。”

    海力布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看来虎王还是避重就轻,对你有所保留。你可知道,这和谐共处天堂般的生活,是通过怎样的努力才换得的吗?”

    这次鹿王的问题难住了海力布,他轻轻摇了摇头,注视着拉克申的眼睛继续聆听。

    “上古时期,天地一片混沌,草原世界被黑暗的力量所支配着,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类和百兽,都受其奴役、苦不堪言。不堪忍受折磨的人类和兽族在生死存亡之际,选择联合在一起,齐心协力通过惨烈的斗争,才打败了黑暗的力量,艰难地在荒芜破败的大地上重新建立起适合大家生存的美好家园。”

    鹿王的语气十分低沉,似乎不太愿意提及这叫人觉得暗无天日的往事。

    “黑暗的力量...指的是什么?”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这些事情都是通过历代鹿王口口相传下来的,可能时间太过久远,多少会有疏漏的内容。”

    拉克申的表情有些遗憾,对于信息的缺失感到很是无奈,不过他随即又好像想起了什么,继续补充道。

    “但那股黑暗的力量并未被彻底消灭,据说只是被禁锢封印了起来,一旦找到合适的时机,利用苍茫大地上经年累月积聚起来的仇恨与戾气,就会再次重现天日,为非作歹,危害世界。”

    “所以,鹿王的意思是,动物们的异变,很有可能是代表着黑暗力量即将复活的先兆?”

    拉克申的话语不免叫人听了心惊,海力布按照自己的理解,向老鹿王提问道。

    “虽然先王们的教诲没能尽数流传下来,但有一句警言,我和色勒莫却都从来不曾忘记。”

    拉克申说到此处,脸上的表情无比忧虑,他停顿了许久,才悠悠地吐出了一句话。

    “当血红色的邪灵之眼睁开之时,便是混沌再让灾难重回大地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