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炼气之士 > 第九十四章 炼化风玉
    器云宗,云山雾海,执法堂!

    其中的小风波并未传达到外界,黑美人、胖子被杖毙,那小厮被废去修为扔出了山门,随他自生自灭。

    器云宗弟子居住之处,一间屋内,韩昱脸色不大好看,虽然没怎么波及到他,不过一些风言风语也是传了出来。

    韩昱手中拿了一张宣纸,宣纸上有个人影画像,定睛看去,有那么七八分神似姜黎。

    “呵呵,居然还不算谷子飞干的,一个外来散修让我吃了这么大的亏,真是太岁爷头上动土——嫌命长!”

    胖子、黑美人被杖毙,韩昱想起曾与黑美人**不可计,那凹凸玲珑的身段曾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心里也有些不痛快。

    至于那小厮,跟了他也算有些年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身修为被尽废,赶出山门之后,韩昱私下里去见了他一面。

    从其口中,韩昱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小厮也凭借记忆,画了一副姜黎画像,正是韩昱此时拿在手中的画像。

    只是姜黎在坊市中来去匆匆,并未留下多少有用的信息,撂倒胖子、黑美人、小厮三人之后,将他们仨洗劫一空,后续便是渺无踪迹。

    至于“有间饭馆”中,鬼工也曾出现之事,韩昱已经下意识忽略,得了他叔叔韩坤警告,鬼老头他是不敢去招惹半分的。

    韩昱将手中画像揉成一团,眼神阴寒,却是一腔怒火无处发泄:“该死的东西,要是让我逮到,我非把你挫骨扬灰不可。”

    屋中传出几句低吼声,半晌方才停歇。

    ……

    姑苏城

    姜黎与沙霸天经过长途跋涉,已经回了家!

    此时,沙霸天又是幻化成了灰色土狗,开始摆弄起了手机。

    突然,它一抬头,晃了晃脑袋问道:“姜黎,你不用去学校了嘛?”

    姜黎从鬼工那儿得了风玉,回家之后,手中一直拿着风玉在摩挲。

    “老沙,你不懂,只要胆子大,一周七天假。”姜黎头也没抬,直接回道。

    开学之后,他只是报了个到,便带着沙霸天去了云山雾海,花费了一两天时间,

    今天学校正是开课,他显然是打算旷课了。

    他身为二阶炼气士,称得上是过目不忘,还是以修炼为主,风玉在手,当然是要先炼化!

    面临考试心不慌,上不上学没两样!

    “啥意思啊,胆子大就可以不用去学校嘛?”沙霸天斜睨了姜黎一眼。

    这厮看姜黎如今对待上学已经有些消极,有那么一瞬间,它简直又是国术馆学风督察附体的状态。

    “算了算了,随你随你,有啥好事儿别忘了招呼我就行。”沙霸天挥了挥蹄子,继续开始埋头刷手机。

    “老沙,我闭关两天,将风玉炼化入天梭刺中,你呆在家里不要乱跑。”姜黎嘱咐了一声,便回房了。

    屋外,沙霸天埋手抖音,刷的不亦乐乎!

    这厮如今已经沉迷手机、电视,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头网瘾妖兽吧。

    屋内,姜黎挥手一招,十二支天梭刺已经环绕周身游弋。

    掌心风玉表面,有细小风旋自行生成,刮的他手掌都是隐隐生疼。

    将软玉炼化入天梭刺之后,配合御器秘术《风雷缠丝》,姜黎便能使用一式秘术——风杀!

    一念及此,姜黎也是有些迫不及待!

    当初炼制天梭刺之时,他仅是一阶修为,还需要刻画火元之阵来熔精炼铁。

    如今,他晋入二阶,修为不可同日而语,这风玉也并不是单一熔炼就行。

    《风雷缠丝》的玉简上,另有水封御的批注,言明了将风属性材料炼入法器的要点!

    姜黎掏出玉简,又是参详片刻,铭记了一下步骤,便是深呼一口气,缓缓闭目,调整整个人的精气神。

    片刻之后,他丹田灵力催动,十指涌现一抹白蒙蒙的光,这是灵力凝实具现而出。

    而后,他伸出十指,幻影如飞一般,在风玉之上点动,不断有灵力涌入风玉。

    配合姜黎的手法,风玉逐渐软化,只是这一速度却是极为缓慢。

    时间悄然流逝~

    屋外沙霸天依旧是在自娱自乐!

    器云宗山脚下,仰望山势峻奇,峰峦秀美,此时有一男一女行至。

    男的是个中年人,一身宽袍,手指之上戴了个玉扳指,也有些儒雅之态。

    女的则是年轻貌美,明眸善睐,若是姜黎在此,必然认得出,这女的赫然是——灵书瑶!

    灵书瑶跟在中年男子身后,刚欲上山,密林之中已是走出两个精干的守山弟子。

    “什么人?这里是器云宗山门所在,来人有何贵干。”

    守山弟子看向两人,问道。

    中年男子负手在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开口道:“姑苏灵氏——灵墨雄,来此拜访,还望通报一声。”

    语气平淡,却也有一分自矜!

    两个守山弟子对望一眼,均是立刻弯腰,躬身道:“既是贵客来访,还请随我俩上山。”

    跟先前姜黎来此之时,待遇、态度完全不一样!

    果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世家子弟不一样!不一样!

    先前灵书瑶跟姜黎闲谈之际,聊到她要随同家族长辈来器云宗炼制一件药鼎,才顺带着让姜黎了解了一些器云宗的情况。

    如今,姜黎都已经折返而归了,灵书瑶才姗姗来迟,真是完美的交错。

    两名守山弟子不敢怠慢,走在前方引路,俩人身后一丈距离,灵墨雄偏头对灵书瑶笑道:“书瑶啊,这器云宗地处云山雾海,景致可是不一般,趁着上山之际,你也好好看一下。”

    器云宗中心出脉,穴位凸起,被周围山脉拱卫,着实是一块风水宝地,人杰地灵,风景自然绝佳。

    灵书瑶点头“嗯”了一声,也是饶有兴致,姑苏灵氏地处水乡,风景虽然秀美,与此处云山雾海又是大有不同,器云宗同样位列五姓七宗,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行至半山腰偏上,临近山巅之时,一身麻衣青须的韩坤已经飘然而来,朗笑道:“灵兄远来,为何不早些告知我一声,我也好在山脚下就作陪。”

    灵墨雄看到韩坤,直接拱手抱拳,笑道:“哈哈,韩兄贵为守山长老,我上器云宗本来便是有事相请,怎能劳动韩兄大架。”

    韩坤、灵墨雄都是五姓七宗之人,寥寥数语交谈,便能看出,他俩早就相识。一见面就开始客套起来。

    “哎,灵兄这么一说,我这守山长老可就过意不去了。”

    “对了,这位是?”

    韩坤装作不在意,讶异着出声问道。

    “我兄长灵墨海之女,书瑶,还不见过前辈。”灵墨雄笑着作答。

    “晚辈灵书瑶,见过韩前辈。”灵书瑶拱手道,礼数也是周全。

    “喔,原来是灵家主之女,怪不得生的如此俊俏,也是年轻俊杰啊。”

    一番交谈,宾主尽欢,韩坤很快便是将他俩迎入山上器云宗大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