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穿越成人生赢家的忧郁 > 第四十章 疏散
    看到有些狼狈的骆斯泰快步走了过来,早就等得不耐烦的时之慧起身。

    “好慢!”

    “不好意思,路上碰到点事情。”

    和小时雨的编辑谈话,浪费了不少时间,门口还被一帮不知所谓的家伙阻拦了一会,要不然可以早点到的。

    “叫我过来,有什么急事?”

    这次,是骆斯泰第一次进入宁源乡的医院,时之慧也是第一次让骆斯泰来到自己工作的地方。

    “边走边说。”

    时之慧在前面领路,骆斯泰落后几步,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

    “我还叫了袁晓前辈,但她这个时候不在宁源乡,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过来!”

    “是嘛,关键时刻居然掉链子。”

    果然,还是家人靠得住。

    正因为时之慧在简讯中说得有些严重,担忧之情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骆斯泰才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肯定很危险……”

    穿过长长的走廊,两人来到最高一层病房的楼梯口处,

    “就是这里了。”

    “嗯?”

    骆斯泰狐疑地看着四周,洁白的墙面,墙角一排整齐的射灯,因为时间还早,光剑充足,连微微泛出淡蓝色的节能日光灯都没有开。

    “这里没什么特别啊!”

    不懂神色地拔出“仪式剑”警戒,却发现毫无异常。

    “你这样是看不见了,用这个……”

    时之慧摘下厚框眼镜,给让骆斯泰戴上。

    “我是有轻微近视,不带眼镜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不会漏看……咦,不对,这是什么?”

    透过镜片,可以看到,原本白净的墙壁上,附着着一层殷红色的肉团,上面沾满了恶心的粘液,还不断地蠕动。

    不仅如此,天花板已经被覆盖大半,地面也快被全部侵蚀了。

    “今天是第一次戴着“分光镜”来到顶楼的‘精神卫生诊疗室”,一般只在下面使用就够了,早上太累了,忘了摘下‘分光镜’就走了航来,没想到发现了这种奇怪的东西。中午的时候,只是占据的一半的空间,没想到现在扩张得更大了。”

    骆斯泰试探了一下,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慢慢走了过去,踩在猩红的肉垫上。

    “感觉没什么不同,是不是这个眼镜有问题?”

    “不,‘分光镜’没问题,是这一层楼出事了。”

    时之慧答道,

    “能够将不同混合波段的光谱分离出来依次展示,还能将人类可见光范围之外的电磁波以标准频谱的显示标准投影到视网膜,从而看到理论上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这……怎么听起来像是专门为了探查幽灵鬼怪做出来的眼镜?”

    “你要这么理解也没问题,这东西,本来就是为了配合心理与精神医生观察病人脑波与人体磁场变化而制造出来的高科技医疗器械,硬要说的话,身为精神集合体或者意志残留的、鬼魂、恶灵、幽灵什么的,也是能够看见的,如果它们真的存在的话。”

    “那……这是什么?”

    顶层病房不止有骆斯泰和时之慧两个人,医生、护士、病人还有来来往往的家属,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发现这里的异常。

    “这一副‘分光镜’远不是一般意料器械能够相比的,功能强大太多了,能看到的东西也更多。“

    由伦理理事会的正是成员送出的定制产品,当然是了不得的保护。

    “在保护小雨方面暂时还没起到多大作用,没想到在这里防线了异常。

    在眼镜左下角,一个鲜红的阿拉伯数字“4”正在闪闪发光。

    “这是……短短污染等级已经到了四级,这是要玩完呐!”

    骆斯泰眼皮跳动,

    “我们还是跑吧!”

    连污染源是什么都不知道,一下子就要到要人命的地步了。

    一旦污染等级恶化到三级的程度,医院不疏散的话,估计要死不少人。

    恰好这个时候,袁晓老师不在,而且‘远征军’的武士,貌似也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

    “这个时候怎么能逃?”

    时之慧不同意骆斯泰的意见,

    “这里这么多人,根本来不及转移病人。我们得想点办法……”

    和闻夕那种超大范围且力量强大的扭曲之力不同,与小时雨的探查与具现化也大相径庭,这个东西,明显是秉持某着某种黑暗的**而诞生的幻想类怪物。

    “那好吧,不过,就只有我们两个,和‘看不见’的未知怪物战斗,怎么看都觉得做不到。”

    不过,骆斯泰还是拔出那把还没见过血的‘仪式剑’,对准了不断进逼的怪物。

    “这里不能用伽马射线枪,威力太大了,如果在这里爆发,估计也误伤无辜。”

    “那就稚嫩贴身肉搏?”

    这也太危险了吧。

    无奈,没有更好的办法,骆斯泰反手一刺,就将不断蠕动的一团肉团钉在墙上,随即‘仪式剑’的剑身发出明亮的白光,将肉团烧成灰烬,。

    经此试探,体型庞大的肉团怪物少了一大块只有缓缓地开始缩回接近骆斯泰和时之慧的攻击触手。

    “真是恶心。”

    骆斯泰随手割断几条长蛇状的触手,深红到泛出一丝紫蓝的诡异血液溅射到骆斯泰的衣服上。

    受到骆斯泰的攻击,吃痛的怪物也明白了谁是难以对付的敌人。

    四周走廊的天花板、墙壁和地面,都很快被覆盖,然后开始膨胀,将骆斯泰和时之慧阻住去路,包裹了起来。

    “这么大胆?反击不说,还想将我们一网打尽,看来不是毫无智慧的牺牲品。”

    “既然袁晓老师一时半会到不了,那我们风头行动,我去将这里的人引导疏散,你使用伽马射线枪一击灭敌。

    “哪里需要那么麻烦!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还是用电更有效的办法吧。

    骆斯泰抬手虚划几下,将一大片肉团搅碎,然后用匕首撬开墙壁上红色火灾报警装置的盖子,按下了红色的暗流,随意免整个医院想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这样,大家应该都会跑吧。”

    自己一个人挨个通知,疏散完毕,骆斯泰早就变成这一团怪物笑话过后的粪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