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超类接触 > 146
    我感到脸上一阵湿润,睁开眼睛,一双乌黑亮丽眼睛关切地注视着我。

    “小白?你怎么在这里?”我坐了起来,环视周围“不对,我怎么在这里?蔡伦凯呢?”这里是我家楼下的草地,我不是在家里吗?什么时候下来了?我记得蔡伦凯的那支原子笔射出来一根针,我被扎到之后就睡着了,是蔡伦凯把我搬下来的?还是我梦游?

    “汪汪汪汪”见我目光呆滞,小白关心地问。小白就是我家楼下美宜佳店员养的一条狗,由于主人姓李,所以它也姓李,大名李白,我们都叫它小白。

    “我没事”我回过神来,一边说着,站了起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什么事?”我问。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还有这事?行,我帮你,最近我才刚刚破了一个遗书失窃案”我把蔡伦凯的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一人一狗来到案发的房子,这是一幢欧式洋房,有一个占地蛮大的前院,院子两边是围墙,面向路的这一边是围栏,围栏和围墙都有两米高,人要翻进去不容易,但小白要进去就太简单了——它从围栏的缝隙钻进去就行了。靠左边的围墙有一颗芒果树,失窃的芒果就是这棵树上的。靠右边围墙有一间狗屋,狗屋屋主大黄正在睡午觉。

    小白钻了进去,大黄听见动静,耳朵一动便睁开了眼。

    见到小白,大黄立马起身,从狗屋钻出来,对着小白大喝一声:“汪汪汪汪汪”

    小白一脸无辜地解释:“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大黄明显不信。

    “汪汪汪汪汪汪汪”小白继续解释。

    “行了”我打断它们,“你们这么吵下去永远不会有结果的,大黄,你给我讲一下当时是什么情况吧”

    “汪汪汪汪”大黄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这下可难办了,猫证物证具在啊,我暗付。我隔着围栏,打量着院落,什么也看不出来。要是蔡伦凯在这就好了,这家伙肯定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汪汪”小白紧张地问我

    “没能看出什么来”我无奈地回答。

    “汪汪汪汪”小白更紧张了。

    “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人民广场的大空地,本次法官阿黑坐在长椅上,他的左前方,便是本次芒果失窃案的嫌犯小白及小白的辩护律师阿达。他的右前方是本次案件的苦主大黄和他的律师老灰。正对着大黑的位置,是香香、小橘子、小金等一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它们都居住在这一片区,都是一些熟面孔,我基本都能叫得出名字。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随着阿黑简单介绍完本次案情,审判正式开始。

    小白开始阐述证词:“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老灰反驳:“汪汪汪,汪汪汪汪”不得不说他说得有理,李春华——也就是我小区楼下便利店的店员,和小白是亲属关系,她的证词不足以取信。

    小白只能无奈得回答:“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确实是没什么能说的,一觉醒来就成了盗窃犯,它自己也是糊里糊涂的。

    阿黑:“汪汪汪汪”

    大黄开始阐述证词:“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看得出它很激动。

    阿黑安抚它的情绪:“汪汪汪汪,汪汪”

    我沉吟半刻,开口说道:“我要求查看证物”

    阿黑指挥庭警:“汪汪汪汪汪汪汪”

    不一会,庭警叼着一个盘子上来,盘子上放着几根白毛。

    我拿起毛细细打量,发现这毛不像是小白的,比起小白身上的毛,这毛短了不少。

    “大黄,你为什么认定这毛是小白的?”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我往观众席一看,还真是,我们这一片区居然只有小白一条白狗!

    “法官大人,我要求传召证人,不对,是证猫。”

    “汪汪汪汪”

    奶牛从观众席走了上来,奶牛是这只猫的名字,它的毛发像奶牛一样黑一块白一块,故而得名。

    “喵喵喵喵喵喵喵”

    “质疑,这么远的距离,它怎么可能看清楚”

    “喵喵喵喵喵喵”这是个无敌的理由,猫的视力确实比人类好上不少。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奶牛继续陈述。

    “质疑,小白怎么可能叼得起那么长的竹竿去打树上的芒果”

    “喵喵喵,喵喵喵喵”

    我又闹笑话了,狗的咬合力确实比人类强不少来着。小白趴了下来,两只前脚捂住脸——它没

    我睁开眼睛,第一反应是用手摸了摸我的头,没流血也没伤痕。我仔细看了看四周,熟悉的电视机,熟悉的电冰箱,我正躺在我家的沙发上。

    “你醒了”是蔡伦凯的声音,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瞟了我一眼,继续低头玩他的手机。

    “这是什么情况?我睡着了?”我脑袋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

    蔡伦凯拿起茶几上放着的原子笔,“你刚刚被麻醉枪射晕了”他突然把笔头朝向我,“看枪”。我连忙用两只手超前一挡,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哈哈哈”他恶作剧般笑起来。“这是一次性的,你用过一次就不能再用了。”

    我无语了,这家伙太幼稚了。

    “这都什么呀,怎么把麻醉枪做成原子笔的样子。太坑了。”

    “早告诉你了,这些都是违禁品,这个原子笔你见识过了是麻醉枪。”蔡伦凯开始一样样的从盒子把东西拿出来,“为了防止你乱碰,我还是给你讲一下这些是什么东西吧。”

    “这个是窃听器”他拿起一只红宝石戒指,上面的宝石晶莹剔透,打磨得十分光滑,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绽放闪耀。

    “真漂亮啊,这么闪的宝石做成窃听器,太浪费了吧”

    “宝石是人工合成的。”蔡伦凯鄙视,“你以为够闪就是好宝石啊。”他又拿出一颗螺丝钉,一支口红,一个领带夹,“这些都是窃听器,这些可以在不同的场合发挥作用。“

    “这些可以检测毒物的试纸”他拿起一叠便条贴。

    “这个是一个微型炸弹”他拿起一块橡皮擦。

    “我靠”我吓了一跳,慌忙拿起沙发上的抱枕挡在身前“炸弹你都有,你准备去当恐怖分子啊。快把它拿走。”。

    “只是微型炸弹,用来暴力开门的。炸不死人的,不过炸掉几根手指还是可以的,你很好运,刚刚乱玩的是麻醉枪。”

    蔡伦凯把炸弹放纸箱里,还要继续往箱外拿东西,我慌忙按住他的手,“行了,我对这些完全没兴趣了,你快点把它们带走吧。别一会把房子炸了。”

    “你太怂了吧。带走也可以,不过我要先租个地方。在我租到地方之前,这些东西就先放你这了。”

    “你放回你家里。”

    “不行,弄伤我爸妈怎么办。”

    “你怕弄伤你爸妈就不怕弄伤我?等一下,你现在是和你爸妈一起住?”

    “这不是重点,我现在要去找房子了。等我找到了就过来把东西拿走,白白”蔡伦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嘎底云彩。

    “抽逗吗叠!”我叫停他,“不就是找房子吗?哥擅长。你要什么样的,半小时内帮你搞定。”

    “你?”

    “我可是神级业务员,房屋中介也是我的其中一项业务,无论你是要二手房一手房别墅单身公寓海景房地铁房板房集装箱甚至是天空之城,统统帮你搞定。”

    蔡伦凯被我不换气地一连串惊得目瞪口呆,“不用天空之城,你帮我找个普通的写字楼就行了”

    “写字楼?你租写字楼干嘛?”

    蔡伦凯脸上挂上了自信的笑容“我要大展拳脚。之前都没有正式的办公地点,现在有钱了,我要租一个办公的地方,正式挂牌,招兵买马,扩展业务。”

    “纳尼?”蔡伦凯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形象,我第一次见他处理的事件就是帮我外甥的朋友偷试卷,加之他不修边幅,万万想不到他还有一翻宏图大志,我只能说,他的造型欺骗了我的心。“行,你要什么样的,有什么要求。”

    “这个我都想好了,要在人流比较多的地段,毕竟有人的地方才有业务。”蔡伦凯缓缓说出他的要求,“地方要大,要宽敞,明亮,要人客户一进门就感觉到这个侦探社很厉害,很靠谱。交通要便利,最好靠近地铁口,毕竟是侦探社,经常要出去办事。”

    行啊,看来他真不是说说的,是早就盘算好,准备干一番事业了。“就这些吧?我马上给你找。”

    “等等,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租金不能超过5000一个月,最好是带装修带家具。”

    “啊哒!”我把手里的抱枕朝他迎面甩去,人流多,地方大,交通便利,还要便宜。有这么个地方我就自己租下来了!就算转租给别人一个月也至少能赚个三万多啊!

    被我胖揍一顿后,蔡伦凯终于放弃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办公室最终租在了旧城区一个旧写字楼的顶层,这里人流没有市中心多,但也算是人来人往,楼虽然略显老旧,消防,电梯等设施保管得还不错,安保也齐整。关键是便宜,90块一平方,租了110个平方,里面隔出了个几个间。并且上一个租户还留下了一些办公桌。

    “现在就差几张椅子,一个招牌就可以正式开张了!”蔡伦凯站在窗前眺望远方,颇有点指点江山的味道。

    “差远着呢,办公用品要有吧,打扫用具要有吧,这么热的天你不在这里装几台空调?传单要印一批吧。要干的事情多着呢。”

    “那还

    天朗气清,正是外出拉业务的好时候,我骑着电车走在人行道盘算着今天要去什么地方陌拜。正走着,一个小胖子进入我的眼帘。

    “陈涵?你要去哪?”这个小胖子正是我的大外甥陈涵小盘友。

    “二舅,我去上学呢。”

    “怎么不坐公车去啊?”陈涵家离学校也不远,也就两公里左右,但是对一个小屁孩来说还是有点距离的,我姐都是每天给他几块钱让他自己坐公车去。

    “我想把买电锯。我妈不给我买,我就只能自己省钱买罗。”

    “电锯?什么电锯?”这家伙买电锯干嘛,拿来威胁老师?

    “就是光头强用的那把电锯。”

    “哦,是那个啊。”那个我见过,就是一个电锯形状的会发光的儿童玩具,玩具店里卖40块。

    “对啊,好贵,60块一把呢!”看来他想买的这个还是加大版的,“我每天上学放学走路,一天能省4块,三个星期就能省下60块,之前已经走了两天路了,算上现在这两块,我还差50。”

    这小子,算钱的时候数学水平直线上升啊!我拍了拍他的脑袋:“那你好好加油。”

    见我要离开,陈涵赶忙叫住我:“二舅,你看,我每天走路去学校真的好累啊。我一累就没法好好学习了,不好好学习考试就考不好,考试考不好学校就要请家长。这样你又要跑去学校。你看,不如这样,你现在给我50块。。。”

    “打住!”敢情在这等着我呢,“你不累的时候也没见你好好学习。”

    “二舅,你就给我50块吧,我保证以后好好学习,不给你添乱。”陈涵伸出左手,竖起3根手指指天发誓,然后收齐三根手指,神神秘秘的说道:“并且你给我50块,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发财的方法”

    “噢,什么发财的方法,先说来听听。”

    陈涵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传单递了过来,我看了一下,是五星电台的广告传单,上面写着“五星电台大型猜谜推理节目诚邀各位民间高手参与,欢迎各界精英人士,精英组织前来挑战。高额奖金等你来拿。”

    “这就是你说的发财的方法?”

    “凭二舅的才华和智商,什么精英人士都是手下败将。高额奖金不是拱手拿来吗?”这小家伙马屁拍得不错啊!

    “给你五十,以后在学校给我悠着点来,别老是让我给你擦屁股。”我从钱包抽出一张50块。

    陈涵连忙从我手中夺过那张50亲了一口,“谢谢二舅”便急冲冲的朝学校奔去。

    —————————————————————————————————————————————

    兜兜转转来到神之侦探社——这个中二的社名饱受我的质疑,最终在蔡伦凯一句装b的“因为我就是神”的宣言下,我败下阵来。反正侦探社是他的,我一个外人和他较什么劲。

    “凯子,在忙啥呢?”为什么我来找蔡伦凯?推理猜谜这件事怎么少得了蔡伦凯,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去吧。我已经看见高额奖金在向我招手了。

    “我在填报名表。还有,能不能别叫我凯子,太难听了。”蔡伦凯头也不抬,继续在电脑上啪啪啪啪地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