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美食灵宠师 > 第五十九章 鬼影
    “唉,你听说那件事了吗?”

    “你是说…鬼影?”

    “鬼影?”

    正半蹲在菜摊前挑菜的夏凉好奇的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两个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的大妈一边在菜堆里挑挑捡捡,一边谈论着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的谣言。

    “你也听说了?”

    右边烫着卷发的大妈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左边穿花格子上衣的大妈嗨了一声,抱怨道:“可不是嘛,最近我们那的人都在传这个鬼影的事呢!经常和我一起跳舞的那个老姚你知道吧,听说就是看到了鬼影把心脏病给吓出来了,弄得我们那里人心惶惶的,最近晚上出来跳舞的人都少了。”

    “哎呀,你这消息过时了,这都是上周的事了。”右边的卷发大妈打断了她的抱怨。

    “你不知道啊,最近那个鬼影可不单单是吓唬人那么简单了。”说到这卷发大妈故意卖了个关子。

    “哎呦,又怎么了?”

    听到花格子大妈的询问,卷发大妈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故意靠近花格子大妈,声音却提高了好几度:“现在啊,那个鬼影会半夜突然敲门,等到人把门打开后它就扑到你的身上吸你的血。”

    说道最后,卷发大妈故意做出森然的表情,花格子大妈十分配合的做出受到惊吓的模样,用手拍了拍胸口:“这么恐怖吗?那被吸血的人怎么样了?”

    “嗨,我还能骗你不成。”卷发大妈挥了挥手:“这事就发生在我们小区的老程身上,当时她就是半夜听到有人敲门,结果一开门就被一道鬼影给扑到了。还是第二天邻居从她家门口经过,看到她们家人都躺在地上报的警,等送到医院一检查全家都有血液流失的症状。事后我们去医院看望她的时候,这是她亲口跟我们说的。”

    “而且呀。”说到这里,卷发大妈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我听她们说是先听到有人在敲我们家门,结果那天我们家没人门没开。不一会就听到她们家门响了,他们家人还以为别人是想去问问我们家人去哪了才开的门。”

    “哎呦,这么吓人啊!”

    花格子大妈也面露惊恐:“你说,我们这不会是闹鬼了吧!”

    “你可别说,怪渗人的。”

    “你说明天我们要不一起去城里的道观去求个平安福吧……”

    走出不远,杨平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唉,夏凉你都听到了吧,那两大妈可真搞笑,都已经是什么年代了,她们居然还相信闹鬼。”

    “现在看到鬼不是比以前更容易么。”夏凉也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背后谈论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为了给猗猗做出榜样,夏凉没有接杨平的话茬。

    “呃,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哦⊙?⊙!”杨平摸着脑袋傻笑着说道:“按这么说,好像整个死灵界的灵宠都是公元纪元的人口中的鬼啊什么的。”

    沉默了一会,杨平又问道:“你说那两个大妈说的那个鬼影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突然跑到城里来的野生灵宠吗?它怎么突破城里的防护结界的?”

    “这我怎么知道,不过是灵宠的可能性很大,总有些灵宠拥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技能,穿过城市结界并不奇怪。”

    夏凉摇了摇头,虽然他对那两个大妈口中谈论的鬼影也有些兴趣,不过很明显,自己的实力支撑不起自己的兴趣。

    “别乱想了,反正这件事会有城卫处理的,还轮不到我们操心。”摆摆头,夏凉打消了准备继续深究下去的杨平。

    在一个路口杨平停了下来:“我先回去了。”

    “行,我也要到了。”

    又想起了什么,夏凉叫住正要离开的杨平,背着猗猗从储物戒里拿出一大把糖葫芦递给他:“这些你带回去给珂珂,看她喜欢不喜欢。”

    接过糖葫芦,杨平打趣道:“谢啦,我觉得她会喜欢的。到时候我去找你学怎么做,你可别藏私啊!”

    “欢迎来学。”

    和杨平从路口分开,走了一小段路夏凉就看到了自家的店铺,正开着门。

    “啾咪~~”

    还没进门,夏凉听到了熟悉的叫声从店铺里传来,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被抱在怀里的猗猗。

    “啾咪!??”

    猗猗也是一头雾水的抬起头,我不是在这里吗,房子里怎么会有我的声音,难道傻凉背着我又偷偷养其它宠啦?

    “啾咪~~”

    夏凉一进门,一道蓝色的身影扑到他的怀里,正是蓝羽。

    可是它的嘴里却发出了和猗猗一模一样的叫声。

    “啾咪!!?”

    猗猗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蓝羽,你的声音怎么和我一样!?

    “你这是学会猗猗的声音了?”夏凉抱着蓝羽走到后院,期待的问道:“你还学会其它声音吗?”

    “咕咕~~”

    蓝羽点点头,一连从嘴里发出十几种种叫声。

    “啾叽”

    “喳喳”

    ……

    虽然只有猗猗的声音达到了快以假乱真的地步,夏凉还是夸奖了一声蓝羽:“真棒,一天你就学会了十几种其它灵宠的声音。”

    “呜呜~~”

    蓝羽害羞的摇摇头,看到猗猗身上裹着的纱布又担心起来。

    “嗯,猗猗今天也很勇敢,战胜了很多敌人。这些纱布晚上就可以拆掉,不用担心。”

    “啾咪~~”

    听到夏凉夸自己,猗猗神气的挺了挺胸口,尾巴翘的老高。

    任由猗猗向蓝羽吹嘘自己今天的战绩,夏凉走到厨房开始准备晚饭和蓝羽的灵食。

    入夜。

    夏凉抱着猗猗蓝羽睡在床上。

    猗猗身上的纱布已经被拆掉了,凭借着灵宠强大的体质,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缺口处也长出了短短的毛发。

    随着明月高悬,清河城也逐渐安静下来,街边的店铺一家一家的关闭,只余下一排排路灯照亮道路。

    噔——

    噔——

    噔——

    城东区与城北区交界的区域是一片新建不久的建筑,大多还在装修中,只有几户人已经住了进来。

    其中一户人家突然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哇!!!”

    敲门声惊醒了熟睡的婴儿,尖锐的啼哭声让房子里一阵鸡飞狗跳。

    “谁它么大半夜的敲门啊,老子好不容易才伺候这个小祖宗睡着,结果又被你给弄醒了。”

    男人让妻子哄着孩子,穿着拖鞋骂骂咧咧的去开门。

    吱呀——

    新装不久的房门还没磨合,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

    男人从门内探出头,门外寂静的街道上只有着幽幽的灯光。

    “操!!别它么让我知道你是谁……”

    男人回过头,话还没说完,瞳孔因为恐惧而极速扩大。

    彭——

    房门被巨力踹开。

    一队穿着制服的城卫从破碎的房门冲进房内。

    看到房内的场景,其中一个女队员愤恨的一拳在墙上捶出一个大洞。

    整个房内全是散落的肉块,却没有一滴血液,唯一一个尚算完整的部位是一个男性的头颅,毫无血色的脸上带着极度惊恐的表情。

    “这个混蛋!”

    一个城卫与身边的一只大狗交流一阵后,失望的摇摇头:“还是和前面的几起案件一样,没有留下任何气味。”

    “将现场保护好,让灵宠释放隐匿技能,不要让普通居民闯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