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长风万里尽汉歌 > 第九百四十九章 皇子的选择
    爹娘天生的,能怪得了谁去?贾汉吉里也是在被强制剃光了头发和胡须后才知道自己的头型,稍微有点拉低仆从军的平均颜值的。

    对于嘲笑自己的人,贾汉吉里一直是冠之以“拳头”的诉说,可同样的,他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是满腹的抱怨。

    这些日子里他已经因打架斗殴而被关过不止一次的禁闭。本来因为他与拉桑贾尼的威望,仆从军中他们两个都做到了百户的,但现在拉桑贾尼依旧是百户,而贾汉吉里却已经是平头小兵了。然后拉桑贾尼把他要到了自己手下。

    作为新组建的天方仆从军,总兵力还不足一千人,一共分为十个百户。此次可以是倾巢而出,**百人全被拉上了船。

    这些人中来历复杂,有主动投降的士兵,有主动投奔的人,更有被陆齐给出的丰厚待遇给诱惑来的。

    凌振把这些人全都打散了,而不是按照天方世界往日里的规矩,同部落或是同族的人编在一起。

    现在这些人就是陆齐在天方世界的第一批种子。想要在这个地方建立起如天竺那样的统治,陆谦是不奢望的,可这却不代表着陆齐不能一点点渗透天方。

    看历史上的欧洲人是如何统治天方的?前前后后人可是纠缠了星月上千年光景,也就是进入到18、19世纪,随着奥斯曼帝国的衰败,欧洲人才逐渐“征服”了天方。

    这里不是天竺。

    眼前的天方仆从军虽然战技水平参差不齐,就连相互间的语言交流也很有障碍,但他们却是一颗埋在地里的种子。等到陆齐在正面彻底击败了塞尔柱人之后,这些人就能派上大用处了。至于现在,他们就是一个样子货,几乎所有的百人队里都是将不识兵、兵不识将。这样的部队能有战斗力才出鬼了!

    胡摩斯港是塞尔柱人在莫兰克海岸山脉以南的滨海地区中,规模最大的一处港口城市。这里有超过五万居民,自然也有一支不错军事力量在守卫。

    虽然这里距离塞尔柱的政治核心还有着很遥远的距离。

    莫兰克海岸山脉就仿佛是一条高高的围墙,把滨海地区与其内陆的波斯高原地带隔离了开来,从地形上来说,这里就是一个放大了许多倍的恩泽海岸。或者说,天方世界真正的好地方除了两河流域,就也只是如胡摩斯港这般,靠海的沿岸地带了。

    在这里向北去,要翻过海岸山脉北面大片的荒漠,才能进到锡斯坦这片繁荣之地。塞尔柱人在后者的驻军远比胡摩斯港要多。在水草没有遭受破坏前,那里是发达的灌溉农业区。每年锡斯坦河与比亚班河的丰水期,都会为锡斯坦留下了充足的淡水资源。

    但这也都不能叫杨幺松懈!

    要知道他所面临的敌人可是整个塞尔柱帝国,一个在西域冰天雪地,交通断绝的时候,能够放松下对东方的警惕,从容的调遣很大军力进攻胡摩斯的塞尔柱帝国。对他而言,成功的夺取胡摩斯港都只是大餐之前的开胃小菜,在随后的日子里抵挡的住塞尔柱人的大反击才是重点。

    虽然守不住地方,他也可以从容退回海上,但那很丢人不是?

    陆谦这个时候绝对不知道杨幺的心理路程,就算是知道了也会无动于衷。深入天方世界,在陆齐势力范围之外数千里的地方作战,这本身就有很大的风险,可不是叫他们去捡功劳的。

    就像他的儿子,不久之后的西征,陆谦也准备把他们派入军中。并不一定要他们冲锋陷阵,但不久之后的西征定然是一个大大的熔炉,会把这些已经成年的儿子们的成色给一一考验出来。

    “朕意已决,你等是何打算?是去天方,还是去西钦察?是独自领兵,还是在大军中担任副职?”

    眼前的九个儿子,年纪最小的老九陆鄂,年岁也有十八岁了,都已经成年了。那去军中历练也无不可以。即便他们有的人非是武略院生员/毕业,可一个个识文断字的,于军中怎可能无用?更别说这几个儿子里哪一个不能舞刀弄枪,骑快马左右张弓?

    “你们最小的也有十八岁了,不小了。老子跟你们一样大的时候已经顶门立户【高三苦逼】,自己打拼前程了。现在叫你们去军队走一遭不是害你们。”

    “未来,无论你们是执掌中原,还是海外封国,军事,皆国之大事也。”

    选择题就摆在儿子们的面前,一同摆在他们跟前的还有一张参战部队的明细表,选择去/跟随哪一支部队,再或者说是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岗位,全凭他们自行决断。

    陆谦也没要他们立刻给出答案,这是大事啊。大手一挥叫儿子们下去想!

    都不需要动脑子,他都能想得出来,这些个儿子下去之后,一个个肯定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把自己手里的本钱全都用上。

    因为只要脑子不瘸,他们就该明白这次‘考验’的重要意义。

    一群人从宣德阁里出来,那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老娘却就是他们最大最可靠的靠山。

    陆谦则再让人宣来岳飞。

    对于皇子参军这事儿,岳飞也觉得亚历山大。可他却很清楚陆皇帝的为人,这事儿是不可能改变的。

    “儿子大了,这心思也就多了。可这中原的龙椅只有一把,选谁不选谁,朕是实没个准数。这次就是一次考验。”

    “为君王者不可不知兵,为我大齐君王者,更是要如此。”不求精通战术武艺,至少战略要在水准。

    “朕知道这次是难为你了。”要在战场上给一群皇子当保姆,还是一波打算显露身手本领的皇子,那是个能叫人少活十年的任务。

    “陛下……”岳飞脸上露出郝色。想说甚个来,可嘴巴涨了张,却真的没词儿。

    “这个给你。”

    陆谦看着年近四旬的岳飞,这正是一个军事将领的黄金时期。历史上的岳飞这个时候已经步入巅峰,正在向死亡迈步,但现在的岳飞,那却才是大鹏初展翅。

    陆谦始终坚信——征讨天方才是岳飞一生荣耀的真正开始。

    “陛下,陛下……”岳飞的呼吸好不急促,“此物臣万不敢持,还请陛下收回。”

    那是“如朕亲临”,那是“尚方宝剑”啊。

    “拿着吧,抽空给那几个小子透个风。朕这几个儿子里有的是胆大妄为的。”真要硬起脖子,岳飞纵然是大军主帅,又能把一个皇子,或是拿几个皇子怎么样呢?

    康麻子时候,裕亲王福全都要给自己的大侄子背黑锅呢。

    何况是现在的岳飞呢?

    真要用硬手段把几个皇子都给压制下了,他还能好吗?舆论能喷死他。可要是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