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长风万里尽汉歌 > 第五百三十六章 何以去栽培摩尼教?
    “总算没费老子一片苦心。”陆谦满意的扔下内阁汇总来的民情调查。从工商到农业,从内部耗费到外销,一片红晃晃的数字,叫他心情大畅。

    现在已经进入六月,大军回返已经满满一月,夏税征收顺利,数字叫他看了高兴。而据谍报司的禀报,赵宋兀自一门心思的迁都去江陵,京畿路各州县已然是人心凌乱也。倒是让谍报司赚了便宜,一干行动叫是顺利。

    同样,江南战事也再度陷入僵持。摩尼教进援失利,使得太平州战事沦入西军掌控,芜湖、当涂两座要城相继陷落,摩尼教多员大将殉死,就是方垕都未能突出重围。这位方腊的叔父是**而死,倒也壮烈。西军打胜一遭,士饱马腾,军心沸腾,便就趁胜杀入江宁府。自是要再接再厉拿下金陵,却是当头挨了一棒!

    前锋大挫,先锋刘光国险些没于阵中,只因方腊亲身率军而来,现身军前,叫摩尼教军士气陡振。西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何况他们精神很是振奋,却未必不是外强中干,人困马乏。又因为一干谋划似已经到了收获成果的时刻,纵然敢战好战,却未必不心存骄傲。战前大意了,结果挨了当头一棒。

    宋军受挫,一时间战局便就显得僵持来。

    陆谦看了很是欢喜。若是太平州之战失利后,摩尼教军就兵败如山倒,那可不是他所期望的。

    宗泽正坐在他对面,房间中放着一座大大的冰山,冷气四方,叫这盛夏天气瞬间凉爽。

    夏税结束后,民政上的事宜瞬间轻松。虽说这麦收后抢种大豆,也是一件要事,但终究比不得夏粮和税收。今年齐鲁之地粮食丰产,夏税缴纳粮食欲四百万石。

    这个数字很夸张,实则并不离谱。

    陆谦可是十取其一,只论这基本量却是不比赵宋北地的亩取一斗要低,甚至还要更高。比之明朝亩取三升五合是高出天际了。但陆谦治下的农民却无须去面对那名目繁多的加耗。尤其是支移和折变【前文有述】,这已经为百姓谋了大福利。

    明永乐年那般少的粮税还能收缴三千万石粮米,陆谦十取其一,坐拥山东之地,若是不能收取这般高数额,反倒有鬼了。

    只是这些粮食都储备于各州县粮库中,要将其汇聚来,却是要有些损耗的。

    除此外,还有商税、酒课、盐课、茶课、契税、矿税、关税等,计钱财三百一十五万八千七百四十八贯,银三十六万九千六百四十三两,金三千二百五十八两,绸五千四百三十八匹,绢三万七千八百六十匹,丝五千三百三十三两,绵五万七千九百二十五两,绫三百七十九匹,罗三百五十五匹。

    除此外还有草料、劳役等等。

    可以毫不遮掩的说,此番夏税叫整个陆齐文武,闻之都放下了心。更不要说那捕鲸事宜,一营收入都径直送入陆谦私库,那可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正是应了一句话,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齐鲁已经如此,来年,淮南、冀北、河东之地,纷纷纳税教粮,钱粮无缺的陆大王,实无甚致命的短处。他也三省己身,但看了又看,也是没有的。

    历经了去岁的波折,以及今年上半季的折腾,河北自然元气大伤。诸多流民要一一归入原籍,包括新入的涿州、易州两地,非但没法收税,还要先填进去甚多,压力可非是齐鲁一地能相比的;还好明年淮南就也能征收税粮,届时钱粮上的压力亦会再次减小。

    宗泽面前摆着几样酌酒的小菜,一旁还有一支酒壶,酒盏已尽,尤留着浓郁的酒香。这种烧酒就是如此,酒气浓郁,非常酒可比。“果然是好酒,不逊于麦造。”

    却是去岁就开始试制的高粱烧酒。高粱是中国之传统的农作物,但产量始终不高。只是因为耐旱,大多种在贫瘠田地上,比如梁山泊时期,大寨上就种有高粱。

    后者产量不高,只胜在附加价值高。齐鲁种植的高粱尽皆是甜高粱,此物可作为饲用及糖料作物,高粱杆内含糖量很高,牲畜普遍喜欢采食。还可以做酒,纤维还可以造纸。

    早在梁山军扫荡齐鲁后,宗泽就鼓励贫瘠之地,和那些水渠也难把水送去的旱田,种植高粱。

    并且叫人收取高粱酿酒,谁让高粱的价格低呢?

    中国自唐代开始就有蒸馏酒,但纯度达不到太高,正史上到了明代也依然不足,可陆大王毕竟来自后世,蒸馏这东西,还是懂得的。

    梁山军现下的蒸馏酒纯度是日渐走高,提取酒精的单位耗费也日渐下降。后者在医疗中的作用无人能说个不字,前者在对辽金贸易中也炙手可热。

    烧酒在北地是又一种十分紧俏的商品。不管是辽国契丹人,还是金国女真人,那些人酒瘾上头来,一坛酒换一匹马都愿意。这也是陆谦等人明知道粮食的重要性,还依旧用粮食酿酒的缘由。

    蜂蜜也能消毒。各地州府早高价收购,一时间倒是叫养蜂人变得吃香来。可是在如今这时代,蜂蜜的来源和产量,着实有限。

    此物看似比鸡鸭牛羊方便,却是有着危险,还会搅扰近邻。是以,这个年代别去想望着叫人去大规模的养殖蜜蜂。

    也是在今年,梁山军扩大了军队和不少工坊工厂,也加大了对外贸易,铁器、布匹、盐等等,皆有价格上涨趋势。

    麻布、丝帛一类纺织物数量的减少,更是叫布匹一类的价格上扬不少。

    这也算是市场自我调剂,因为谁都知道棉布实更有前景。然则,要待到棉布大规模的在山东出现,却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因为此类物品已经被划入了军需物资,棉布棉花,梁山军敞开了收入。

    棉布可做军装,棉花不仅能做冬装来,更可以制作棉甲,后者对照的守备军,数量日趋做大,亦不知道要待几时才能填满。

    从整体上看,齐鲁之地的百姓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已然恢复了元气。亦因着大批的青壮进入守备军,此举不仅加强了陆齐与百姓的关系,更通过这事惠及了数以万计的军属家庭。

    守备军的待遇是不能同正军相比,但比起市井做工的可是胜出许多。这份军饷不会只被藏在底下的瓦罐中的,它们会变成日常所需,而这就是经济市场。

    所以宗泽心情很放松,只以齐鲁之地来看,税赋与经营已是一片大好。用陆谦的话来将,便是进入一良性循环也。而以齐鲁为版本,想及淮南、冀北、河东,想及整个天下,若皆是如此,那这天下,这百姓,该是何等的怯意,何等的幸福!

    宗泽已然是陆谦治下文臣之首,这功名利禄他已经无须去求了。

    陆大王也与刘玄德不一样,人不需要军师耳提面命,人只需要一萧何给自己打理内政。这沙场争锋,决胜疆场,天下人谁还比他做的更好么?还有谁以为他只是一土匪头子山大王,而非天下名将也?

    还有谁?

    至少宗泽是甘拜下风的,闻焕章也不需去提。陆谦身边有一许贯忠足矣。

    如此,宗泽就已经到了人生顶点,似乎只有随行就市,一日一日的熬到陆谦登基,甭管那时候是否已经一统天下,他就‘圆满’了。

    然而现在不同了。他有了新的追求,陆谦无形中给他指出了一条路,一个更高的追求。他很心动,很乐意,很愿意去为之拼搏。

    “夏税形势大好,秋税想来也是如此。我意欲深秋时起兵,扫荡中原。倒不用进军关中,却是要向着南面做上一场。”

    陆谦话中含着别样意思,宗泽却一听就明白:“大王担忧摩尼教落败?”深秋啊,至少八月末的时候,距今就是两月光景。想必赵宋已经迁都完毕,那金陵之战更已经有了个结果。

    陆谦要向南与赵宋做上一场,就是大军直逼江陵,这显然就是牵制西军的啊。自然是在江南之战中拉上一把偏架,帮一把方腊。

    “多是江湖绿林套路,岂能是西军敌手。”陆谦就是这么想的,自然不会否认。

    那摩尼教只能说比之早前强上不少,对比我大怂早就烂掉的禁军自然不怯,但要与西军比拼,就必然逊色了。

    而看那西军的战略,那般明显,但人家就是一步步推到了金陵城下。为何?只因为他们强大!

    一人拼命,十人莫当。那是扯淡!

    当年的黄巾军不拼命么?可还不是被大汉精兵碾压成粉齑?

    当实力差距已经超过一定界限时候,拼命只是送死。

    对比武装到牙齿的西军,对比战斗经验丰富的西军,他们支撑不住,那就是必然的。

    与其叫摩尼教那般快就山穷水尽,陆谦还想着他们能撑到明年此刻呢。

    讲真,梁山军已经抵到如今这个地步,陆谦心里对收拢摩尼教余晖之心已经淡了许多。无非就是一伙武艺高强之人,真正的领兵打仗,他们还差着火候。

    而这种人想要在军中出头也很容易,历练他们。打更多的仗,上更多的战场,自然比寻常小卒更容易出人才。但战争不是无穷无尽的,只梁山泊旧日的老兄弟,他都有些照料不足,那李应到现下也才方崭露头角,何以去栽培摩尼教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