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色老婆强无敌 > 第33章 死亡是另一种开始
    柳风华知道,叶秋颜是想让她配合,可她心里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就是不想让别人在徐炎身上试验。

    她鼓着嘴瞪了眼徐炎,就去饮水机那边接了杯水,今天商业合作的好心情,让叶秋颜破坏了。

    “风华,我们两个一块嫁给徐炎好不好?”白思语认真的说道。

    “噗!”

    柳风华刚喝进嘴里的水全都喷出来,她用手擦了下嘴说道,“思语,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胡说,你放心好了,我不需要名分,结婚证上写你们两个名字,我们三个一块生活。”

    白思语说完,就坐在徐炎身边,抓住他的手道,“徐炎,所以说,娶我们才是正道,虽然我不会做菜,但我可以学啊。”

    徐炎沉默不语,果然女人就是麻烦,现在还是安心的吃饭好了。

    叶秋颜也学着徐炎的样子,忽略了四周的一切。

    她坐在徐炎的对面,笑着给他夹菜,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在沙发上的柳风华很不舒服,明明徐炎是自己的未婚夫,凭什么要让别的女人介入?

    可如果现在制止了,那不就代表着自己吃醋了?

    吃醋?

    想到这里,柳风华突然捂着发烫的脸蛋,不可能吧,难道自己会喜欢男人?况且那个男人还是个混蛋。

    柳风华看着吃饭的徐炎,不停的甩着脑袋,真是太纠结了。

    “思语,我们回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忙。”她抓着头发,需要给自己一晚上的思考时间。

    “风华,不能走啊,我们走了徐炎肯定会上狐狸精的当。”白思语拉着柳风华的手说道。

    “我相信他有自己的控制力,如果他真的能被人轻易的抢走,我也会主动和他分手的。”

    柳风华已经下了决定,就给叶秋颜几天的时间,如果几天之后,她还没得手,那她就会终止这场闹剧。

    “可是……”

    “好了,我们回去。”柳风华笑着拉起白思语,往门外走去。

    白思语三步一回头,但还是跟着柳风华离开,她说的很对,如果徐炎真的是那种轻易上当的男人,根本不值得。

    “讨人厌的家伙终于走了,接下来是我们的时间。”

    叶秋颜微笑的望着徐炎,“你叫徐炎,我叫叶秋颜,我们名字有个音是一样的,这是不是缘分啊?”

    “额,算是吧。”

    徐炎尴尬的笑着,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现在对自己这么好,他总不能把人家赶走。

    “我去洗碗。”叶秋颜笑着整理餐桌,前往厨房。

    徐炎干坐在沙发上,考虑着叶秋颜的事情,要不然就让她住几天吧,等她的酒吧修好了,就让她离开。

    没一会儿的功夫,叶秋颜从厨房走出来,坐在徐炎的旁边。

    她那娇媚的脸上有些羞涩,低着头问道:“我……我能靠着你的肩膀吗?就一小会儿。”

    “随意,我就是木头人。”

    徐炎笑着摇头,如果是之前的徐炎,或许能疯了。

    叶秋颜刚刚的将脑袋贴上去,门铃就响了。

    “可能是刚才白思语点的外卖到了,我去拿过来。”徐炎站起来说道。

    “还是我去吧,将来你可是家中的顶梁柱,这种简单的事情当然由我来。”叶秋颜笑着往门外走去。

    徐炎直起一身鸡皮疙瘩,他甚至开始幻想,有一个聪明的老婆也不错。

    “呜!”

    突然间,徐炎眼睛瞪得滚圆,他迅速往门前跑去,却看到一个身穿送餐服装的口罩男子,捂着叶秋颜的嘴巴,来到了别墅中。

    他迅速将房门关上,这才松开叶秋颜的嘴,勒住她的脖子。

    “你是谁?放开她!”

    徐炎神色紧张的说道,毕竟林青青和柳风华都不在。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考验你们的爱情。”

    这个中年人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扔到徐炎面前,“她是你的女人吧?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自杀,我绝对不会伤害她。”

    “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秋颜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他了解徐炎的为人,贪生怕死,吃软怕硬,很可能到最后死的是她自己。

    “闭嘴!现在轮不到你说话。”

    这个男人阴冷的笑着,狠狠的掐住叶秋颜的脖子,看着徐炎说道,“速度,这次我的目的只是让你死!”

    “让我自杀是上策,因为你没有动手杀我,能逃避罪责。”徐炎笑着将地上的匕首捡起来。

    “不错,我当然还有下策,那就是主动将你们杀死!”男人又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顶着叶秋颜的脖子。

    “放她走,我自杀!”徐炎用力将匕首刺在他的手掌,刀刃直接穿透了,鲜血横流。

    叶秋颜瞳孔紧缩,她不敢相信这一切,失声叫道:“徐炎!你……”

    “好小子,够狠,我很欣赏你,但这还不够,我要和她亲眼见证你的死亡。”这个男人冷笑着。

    徐炎看着手中的匕首,陷入沉思。

    “不要啊!徐炎!你是傻子吗?我之前的都是在骗你,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叶秋颜眼泪不断的往下落,她不敢相信,徐炎竟然是这样的人。

    难道之前他说的是真的,自己像他死去的亲人吗?

    突然,徐炎闭上了他的左眼,原本明亮的右眼变得深邃无光,漠视苍生。

    “别忍耐了,慈悲只会让你的刀锋变钝。”

    徐炎的声音变得深沉而富有磁性,他转动着手中的匕首,无喜无悲的看着这个男人,“虫子,你有梦想吗?”

    “小子,你特么装什么?快点自杀!否则我杀了她!”

    这个男人眼睛瞪得滚圆,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他身上没什么变化,为什么突然散发的气场让他喘不过气来。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死亡,是另一种开始。”

    徐炎张开双臂,富有诗意的低吟,步伐稳健的向前,根本不在乎他手中的人质。

    “臭小子……”

    就在这个男人的思维全都在徐炎身上时,叶秋颜的脑袋迅速往后砸去。

    砰的一声,这个男人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一步,叶秋颜迅速往徐炎这边冲来。

    “臭娘们!找死!”

    男人捂着鼻子,下一刻就反应过来,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向叶秋颜后背上刺去。

    刷!

    血花四溅。

    徐炎将叶秋颜推出去,刀刃刺进了他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