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上凡尘 > 第二十四章 送信
    稍微过了一会儿,燕裳歌呼出一口浊气,自嘲地笑道:“入魔了我,今日去见了一位和你一样蛮族的女子,据说是狼族的人,她剑法高超,我想去跟她学些本事,过些天去岚町也好有个手段自保。”

    “她先前看我的眼神很是锋利,就像剑刃一样,我觉得有意思,下意识地就想要模仿,这不……跟个傻子一样。”

    娇娇被燕裳歌的自损逗得忍俊不禁,她捧着手里从厨园子里头带回来的大肉包,一点儿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张口咬下,唇角汁水溅出。

    “这里的肉包子可真好吃。”娇娇边吃边含糊不清地嘀咕。

    燕裳歌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娇娇狼吞虎咽的模样起身去为她提了一壶凉茶,倒在她面前的杯子里。

    “娇娇可劲吃,再过些天咱们要跟着商队走很长一段路,夏国境内有城有客栈倒还好讲,出国后近两千里的路程皆是荒原和密林,很难享受现在的舒适了。”

    娇娇毫不介意,三下五除二地吃完了手中肉包,对着燕裳歌说道:“裳歌,狼族的人在蛮族里头是性格出了名的怪,你平日里最好少说话。”

    燕裳歌眉头一挑,牵过娇娇的手,用一些茶水仔细清理了上面的油污。

    “牡丹也是这么与我说的,娇娇了解狼族的人多少?”

    娇娇仔细回想着关于狼族的微薄讯息,支吾道:“这一族的人人数十分稀少,但每一个都是很厉害的人,大部分狼族的人都被送去过玄罡门修习高深的技艺和本事……嗯……”

    “狼族是蛮人的哒哒,用你们夏人的话来讲就是王族,除去狼,还有虎,蛇,骓,这是蛮人的贵族,也享有极高的地位和权力,每个贵族下面又有四个分族,分族又有分族……”

    听到这里,燕裳歌心中明悟,笑道:“懂了,狼虎蛇骓是蛮人的祖族,即是纯净的直系血脉,后边的支系则是旁族。”

    娇娇低垂着头,缓缓说道:“你知道我们蛮族和夏人不一样,蛮族由于需要继承先祖的血脉,所以王族的人大部分不会和他族通婚,都是兄弟姐妹们自家生孩子……我来夏国有两年多了,也知道这种通婚的关系在夏国其实是十分低贱羞耻的行为,大约这便是夏人一直瞧不起蛮族的缘故吧。”

    燕裳歌摸了摸娇娇的头,温声道:“生活习性固然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但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战争,蛮人也好,夏人也罢,大部分人定然是不希望打仗的,这与你们普通的百姓无关。”

    娇娇在他手掌心里蹭了蹭头,噘嘴道:“我没有不开心啦,就是想起了一些以前在蛮族的事情,有些感慨,裳歌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

    燕裳歌耸耸肩,笑道:“再过些年头,你想变年轻也不可能了。”

    二人在院子里头闲聊不久,只待夜色越发深沉静谧,便洗漱一番熄去灯火,相拥入眠。

    ……

    夜里,一匹快马在急促地蹄声里头行至将军府,宽大的牌匾凌立于府门之上,落笔处墨走游龙,恢宏大气,笔法雄浑苍劲,凝练的痕迹洒在牌匾上,月光下格外生动。

    那人兀自下了马,对着府门前的两座石狮子连续叩首三下,嘴唇煽动呢喃着什么,那石狮子眼中仿若有灵一般,青色光芒闪动,而后府门大开,来人便匆匆进了将军府,朝着府内的巡守的侍卫走去。

    “这不是白梅庄的庆管家吗?这么晚了来我们将军府喝茶?”

    一位执刀披甲的侍卫从不远处带着一些府兵走来,嘴角尚有笑意,眼底里却满是不屑。

    那些府兵皆如此,似乎是打心底里瞧不起来庆,来庆紧攥拳头,随后立时便又松开,对着为首的那位年轻人谄媚笑道:“成大人,小人哪儿敢上这地儿喝茶?实在是有要事要向第五将军通报。”

    成仲昉嘴角一弯,上前一步道:“既然有事,就在这里说吧,将军今日身子不适,不想见外人。”

    来庆面色青紫,瞪眼咬牙低声道:“还望成大人通报一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成仲昉点点头,淡淡道:“既然你不说……送客。”

    他挥了挥手,身后的几名披甲壮汉驾着来庆的胳膊就往门外走,来庆试图挣扎,又哪里拗得过这群力大无穷的壮汉?一下子就被拖到门口,眼前就要扔出去,来庆焦急呼道:“事关王城安危!成大人可否不计前嫌?”

    “拖回来。”成仲昉眉头一挑。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将军今日的确身子不舒服,有什么事情跟我说,若是你说不出个所以然,便依照欺瞒朝廷重臣处理,即刻打入死牢!”、

    来庆闻言沉默许久,最后苦笑一声:“城外断魂林,八百藏兵,全是潜霄境界以上的大修士,还有一些修为通天,已是上仙,他们准备配合冥府谋反。”

    谋反二字一出,众人心中惊雷阵阵,成仲昉呼吸声微微急促了些,皱眉道:“不可能,八百人……将军府和百鬼不可能察觉不到,你在说谎。”

    来庆心中狂跳,立时开口道:“是四爷的手……里的消息!是与不是,这种事情乱说死无葬身之地,我怎敢胡言!”

    似乎是语气里的诚恳与焦急使得成仲昉信了半分,他沉思一会儿后,对着身旁的人吩咐道:“把他关进天牢,好吃好喝先供着,宋贵人那边送一封信写明原因,不然此事不好交待,我去找将军。”

    那些人接到命令便即刻行动起来,成仲昉站在原地细细想着方才来庆的神情与眼神,没有放过任何一处可疑的地方,最后确认来庆说话不像撒谎,虽然疑点颇多,他依然犹自去了第五止水的寝房,在门外静等许久,不发声也不叩门。

    门外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屋内忽然传来微弱的声响,房门被人推开,第五止水从门内走出,注视着伫立在院中的成仲昉,倦然问道:“什么事儿。”

    成仲昉单膝跪地,拱手低头道:“是来庆,他说宋贵人那里有消息,断魂林藏匿了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准备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