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末大神棍 > 148 大智慧
    化工厂早就接到了命令,对这位求道者张龙象大开方便之门。

    张龙象也不客气,他默默观摩;最终在一处化工车间停下脚步。

    他看见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化工厂小太监将许多含铜的矿物质放进一方用铅铸造的水池里。

    一阵阵古怪的味道钻进张龙象的鼻腔,他立刻就认出了铅池里装的液体是什么。

    这种液体他很熟悉,正是炼丹时煅烧绿矾后产生的绿矾油;此油可销金蚀骨,端的是天下一等一的邪物。

    随后,他就看见铜矿不断和绿矾油反应,最后变成一池子蓝色的胆矾溶液以及一些奇怪的气泡。

    再然后,他又见到,小太监将铁粉加入胆矾溶液里。

    对于这一幕,张龙象也不算陌生;铁粉加胆矾溶液可以变成绿矾和铜!

    但在此之前,他却从未想过胆矾是可以人工炼制的。

    隐隐间似乎有什么明悟在生成。

    他又跟着小太监一起,看着他筛选出铜粉,再将绿矾溶液熬干成粉末;又将这些粉末送入化工厂后面的一座小型高炉车间!

    绿矾粉被送入高炉煅烧,这一步他也不陌生!他自己就亲自操作过很多次!

    但这一次他见到了不一样的操作方法;绿矾在高温下被烧的通红,一部分通过高炉变成了生铁,另一部分气体则注入水里变成绿矾油。

    绿矾油被重新运回之前的车间,生铁锭则继续经过平炉煅烧成钢锭运去轧钢厂;相对应的则是大量轧钢厂镗铣铸件后留下的钢铁碎屑则运了回来。

    他又走返回之前的车间,亲眼见证又一次循环开始。

    他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看着循环;这中间似乎什么都没有损失,偏偏就产生了许多铜粉。

    直到夜深,化工厂宣布下班后,他才沉默的返回费家大院。

    一回来,他就立刻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拿出笔墨纸砚开始写写画画。铜矿和绿矾油混合产生胆矾;胆矾和铁变成铜和绿矾;绿矾煅烧又成铁和绿矾油。

    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循环啊;更关键的是,这其中明显揭露了一个奥秘;绿矾和胆矾实际上都是某种东西和金属的结合体。

    他把这种东西叫做“矾基”

    同时他也产生了一个猜想,铜矿可以和绿矾油结合;那么单质铜可以吗?铁矿可以吗?单质铁可以吗?

    他决定立刻试验!

    第二天,他就从化工厂要来一点绿矾油、单质铜、单质铁以及少量铁矿。

    连续几次反应全部成功!含铁的矿物生成了绿矾;含铜的矿物生成了胆矾。

    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绿矾煅烧可以分离铁和矾基。胆矾煅烧可以分离铜和矾基吗?

    他买来焦炭开始煅烧;经过几次试验后,他发现煅烧后果然出现了单质铜以及一种刺激性气体,这种气体他很熟悉,正是硫气。

    猛然间一道明悟照亮思维的黑暗区域;在高炉车间里煅烧绿矾时,不正是产生了一种气体,然后用气体变成的绿矾油吗?难道就是这种硫气?

    他开始又一次试验,并将硫气收集起来注入水里!

    这一次他几近成功,只是产生的绿矾油似乎腐蚀性不足。

    他又回忆高炉车间的工序,想起他们是将硫气和“热风”混合,然后才注入水里的。

    他开始给搜集的硫气里鼓风并加热!这一次,他成功了!

    看着搜集的绿矾油,张龙象猛然间又升起了一道明悟!这绿矾油难道就是硫和热风结合然后再与水相溶而生成的?

    而自己之前搜集的弱腐蚀性绿矾油,则是硫气与凉风结合再加水生成的?

    他立刻找来硫磺进行尝试,果不其然,竟然真的搜集到了两种性质不同的绿矾油。

    那么说绿矾油的名字不合适了。应该是“风化硫水合油”

    那么绿矾也该是风硫化铁;胆矾应该是风硫化铜。

    想到这里,他忽然又想到其他金属,银、金、锡、铅这些是不是也是以这种方式与其他元素结合在自然界里的?

    “咦?元素?”张龙象猛然间抬起头来,忽然大叫一声:“对,就是元素!”

    铜是铜元素,铁是铁元素,硫是硫元素,还有风元素和水元素。

    一想到这里,他就想起风化后的铁锈!

    若真是这样,铁锈就应该是风化铁。是风元素和铁元素的结合体!

    如果剥离掉风元素,是不是就可以还原成铁了?

    可是怎么剥离呢?他忽然想到了绿矾油!

    可以试试!

    他找来一些铁锈和绿矾油混合,竟然马上就变成了绿矾!

    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提笔书写!

    可刚写了一会,他又停下笔来。

    他想起了硫和风在加热情况下变成风化硫气体。那么风和铁,风和铜是否可以在加热时加速结合?

    他开始用铁来尝试!仔细观察后,他又发现了一个震撼性的事实;如果将烧红的铁水放在自然界,鼓风吹凉,会在表面产生一层黑铁。

    可这些黑铁如果在炉子里和碳气结合,就会又变成普通铁。

    这说明两点,碳气可以带走铁中的风元素;还说明风元素加铁不一定是铁锈!

    而且更关键的是,这种黑铁他见过!自然界里就有,有磁性,还可以用来炼铁。

    他心中升起一个猜测,自然界里的铁会不会原本是单质铁元素;只是和风结合,风化成了不同的风化铁矿?

    那么铜矿是不是也是一种风化铜?

    碳气可以还原铁,带走风元素;能不能还原铜,还原硫?

    他继续开始试验!结果还真的还原出了铜和硫!

    这一刻,张龙象简直快要高兴到天上去了!他觉得自己已经触及到了本质!

    五行元素简直就是扯淡,原来五行元素里只有水和火是真的元素,除此之外还要加上各种金属元素和碳元素,风元素,硫元素等等。

    想到这里,他无比开心的深深呼吸一下!一股凉风钻入鼻孔……

    “咦?这是风?我在呼吸风元素?难道我们吐纳的天地灵气就是风元素?如果用碳气带走风元素,我们是不是就没得呼吸了?”他准备作死!

    他开始验证自己的想法,他通过多次试验,最后用排水法搜集了一大罐自己吹出的风。

    然后用订购的橡胶管子呼吸自己吹的风。

    但是他很快就感觉到一种窒息之感!

    这是怎么回事?

    他开始思考!随后他恍然大悟,他吹的风实际上是吐纳出来的风。

    这说明,他自身吸收了风里的某种东西!

    这还说明,风不是一种元素,而是至少两种元素聚合在一起的!

    这般想着,他余光中看见油灯里冒出的袅袅黑烟,消散在半空中。

    “不对!”他拍案而起!

    “风不止一种元素;而是大量不同的气体聚合而成的!所以,虚空不空!”

    他越发觉得自己找到了真谛,竟然一时间忘记了他此行的目的。

    又经过几次试验和推演,他确定风里至少含有两种元素;一是生元素,二是死元素。

    生元素呼吸进入人体,然后吐出死元素。

    那么究竟是生元素让金属风化的还是死元素风化的,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未知元素?

    他觉得头都要大了,看着纸张上记录的几种他确定下来的元素,想要找到标准答案。

    应该和从石炭的碳气入手,因为它可以带走风!

    那么碳气是什么?硫磺燃烧和风结合产生硫气;碳气似乎也是碳燃烧和风结合的产物。

    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已经有了风的碳气为何还能带走风?

    他要确定一下石炭燃烧的问题!

    他开始尝试燃烧是碳,但是怎么能够把风隔绝呢?

    他继续作死!

    把是碳放在罐子里,链接了一根橡胶管子!

    他开始燃烧石碳;并用嘴通过橡胶管子抽取罐子里的风。

    然后,他立刻就感觉到了一种窒息之感!

    眼前一黑,身体直接就瘫倒在地上。

    过了好半天,他才缓过劲来!大难不死啊,希望有厚福吧。

    他打开金属罐子;然后发现是碳竟然真的没有燃烧完!

    他自然不知道,即便他不作死,实际上靠着少量的氧气,碳也燃烧不完。

    至此,他确定,石炭燃烧产生的碳气就是一种风化碳。

    结合窒息之感,他认为,碳气是一种死气!

    那么碳实际上是在和风里的死元素结合而成的碳气?

    硫呢?

    他越想越觉得对,碳气可以让人中毒,硫气刺激喉咙,还可以变成绿矾油腐蚀骨肉。更何况风化不就是一种死亡吗?

    可是这样又不对了!如果碳气是碳和死元素结合而成的;那么碳气为何能还原同样和死元素结合的金属?

    除非碳气是和生元素结合而成的!

    生化碳带走死化金属的死元素,让金属还原成本质?

    那么硫燃烧呢?也是和生元素结合?

    那么金属加热烧红后呢?

    至少铁烧红后自然冷却产生的黑铁,是自然界里的铁矿一种。若是死化铁,那么为什么铁烧红就是死化的,碳燃烧就是生化的?

    张龙象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他决定尝试分离自然界里的“风”

    想了一上午,他也没有找到直接分离风的办法;但是他想到了一个主意;祛除一定的风,剩下的就是另一种风。

    他让老费的陶瓷厂给自己设计了一个大瓷罐;然后又订做了一个铁盖子将陶罐盖上,再用熔焊技术密封!

    盖子上设计了一个长长的弯形鹤嘴,鹤嘴的末端用萧平的阀门厂生产的阀门堵住。

    他开始用鼓风机向陶罐鼓风,并寻找可能漏气的地方!

    很多次试验后,以涨碎了几十个陶罐为代价,终于设计出来了一个密封的反应罐。

    他开始给反应罐加热;然后再用排水法搜集重新冷却后的风。

    他呼吸之后发现,虽非死风,但明显生机不足。

    然后他又进行第二次试验,将碳气加入其中加热!

    这一次,风彻底死化了。

    这说明,碳气带走的只能是生元素!而且生元素加热后会变化成死元素。

    那么生元素如何得到呢?他开始将目标定在几种金属矿石上!

    碳气带走的是生元素,说明这些矿石是生元素和金属元素的结合体。想要获得生元素,只能从它们入手。

    而且,因生元素遇热会变成死元素的特点,想要分离出生元素就不能加热。

    不加热,那么是不是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冰冻?

    他先用冬季河面的冰进行尝试;结果没有任何效果。

    他觉得可能是冰的温度不够低,就想温度不高,铁、铜等金属也不会和生元素结合。

    他又想到了硝石;硝石加入水里会制冷;是不是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尝试呢?

    他尝试了好几天,始终不得寸进。

    但在一次意外的尝试提炼金属铅的时候,搜集到了一种新的金属,他将这种金属命名为锌。

    到了这个时候,他彻底的疯魔了!一心只想要找到分离出生元素的方法,这或许就是长生的奥秘所在。

    又是一次意外中,他把锌和铜放在绿矾油中,竟然感觉到自己被电到了。

    是的,就像是冬季偶尔在衣服上产生的电花一般。

    并且,他明显的看到,有气泡在铜棒附近。

    他开始继续这个实验,每一次试验自己都会被电一下!

    越电,他就越是兴奋!整个人的头发都根根竖立起来,他却一个人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发出疯狂的笑声。

    张道长疯了?

    老费家的工人都在惋惜的看着疯狂的张龙象。

    许多天后,张龙象终于出关!

    这一次他通过锌、铜、硫酸三者的反应又发现了三种东西。

    第一是电!他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自然界里的电!

    第二是一种新的元素气体!

    他把这种气体命名为电气元素,因为这是伴随着电一起获得的。

    第三则是他梦寐以求的生元素;通过电分解水元素,竟然意外的产生了两种气体。

    其中一种是电气元素,另一种则是生元素。

    他在书中写道:“水非单一元素,乃是电气元素与生元素之结合体!”

    通过搜集生元素,他的确做到了将铁、铜等金属以更快的速度生化。

    而且他还发现,只要加入生元素,就会提升燃烧的烈度!

    因此他确定的在书中写道:“燃烧因生元素而产生,若无生元素,则不可燃也!”

    至此,他终于创立了自己的理论:“元素论”;在他的元素论里提出了一个划时代的理论:“物质不灭,元素转移”

    同时,张龙象还确定的写道:“虚空非空,乃诸般气形元素之集合,吾名之为空气。风者,空气之流动者也。”

    他甚至还提出了一个观点:“物质有多形;或可为液,或可为气,亦可为固。三形者乃与物质本质有关,不同物质于常温下呈不同之形;若调节温度,物质之形则会转变。

    如水,冻则为冰,热则为气。如铁者,加热可融化为液,或因凡火温度不够,故而未见铁气。

    汞者,常温为液;冻可为固,加热为气,有毒。

    锡者,少量加热可为液,高温加热可见气化现象!”

    走出自己的实验室;外界已经是阳春三月!

    他迫不及待的抱着自己的元素论前往玄天道场!他要第一时间将自己的理论告知天尊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