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这本日娱有点怪 > 012. 走吧
    “你这人真是不可思议。”

    “这话该由我来说才对。”岩桥真一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别过脸,透过出租车的车窗,看着不断被抛到身后的街景。

    离开了饮食店,他和良子又照例从新大久保慢慢走回新宿,穿过又窄又暗的巷子,路过一块块弹子房和按摩店的招牌。

    走到新宿的情人旅馆街,良子戳了戳他的胳膊,问:“要进去吗?”

    岩桥真一目不斜视,“从昨天到现在,我已经超过二十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先是接连两场的演出,结束以后,又连夜返回东京帮吉田搬家,作为感谢,吉田宣布要请客,四个人从居酒屋一路续摊到了代代木的小酒吧,直到清晨才散场。

    听了这话,良子不怀好意的扫了一眼他的下面,“所以,现在不行咯?”说完,先自得其乐的笑了起来。

    尖利夸张的笑声让岩桥真一下意识蜷起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在车站,岩桥真一胡乱买了去赤坂见附的车票,良子也有学有样,跟着他选了同样的目的地。虽说是周六,电车里还是满满当当的,岩桥真一单手抓着头顶的吊环,另一手搂着琴盒,电车如同催眠一般摇摇晃晃,刚到四谷,他就已经按捺不住,接连打了好几个打哈欠。

    和他之间隔着几个肩膀的良子,瞧见他这副模样,露出像是见到了什么可爱东西的笑容。

    到了赤坂见附,岩桥真一下了车,犹豫片刻,又换乘了去上野的银座线。良子照旧有学有样,跟着他买了同样的车票,甚至还特意把车票拿到他面前晃了晃。

    洋洋得意的神情,似乎是在向他宣告:休想将她甩掉。

    东京虽大,但对岩桥真一来说,除了回家之外,再没有第二个去处,就算想要甩掉良子都无处可躲,无处可去。

    往上野去的这趟列车意外的清闲,岩桥真一找了个位子坐下,把琴盒竖放在腿间,良子挨着他旁边的空位也坐了下来。

    电车走走停停,又晃来晃去,岩桥真一放任身体跟着这个幅度轻轻摇晃着。偶然转过脸,无意识瞥了一眼车窗,正看到自己那张浮肿憔悴的脸。有这张丑脸衬托,倒映在车窗上的良子那精心上过妆的面容,顿时如同白色花瓶里的鲜红玫瑰花那样瞩目。

    岩桥真一盯着这对比鲜明的两张脸,心中顿时升起一阵对自己的厌恶。

    电车到了上野,身旁的良子仿佛将要对他赶尽杀绝的胜利者,主动问:“下一站去哪儿?”兴致勃勃的样子,像是爱上了这个游戏似的。

    岩桥真一却已经筋疲力尽,无法再继续这个奢侈的游戏了。

    “回家去。”他言辞简短的宣告了自己的全线战败,就连之后到底会被胜利者的良子如何发落,也已经不在意了。

    说完这话,他正准备穿过马路去买车票,良子一把拉住他,“别坐电车了!”从包里拿出打车券,“这个月的份还很富余。”

    出租车穿过规划凌乱的街道,在朝风庄外那条灰扑扑的马路停下。良子付了账,出租车驶离以后,岩桥真一说:“真是奢侈啊,四万日元呢。”

    良子满不在乎,“反正公司里有交通补贴。”

    踩着公寓扁平的台阶往二楼去,良子的高跟鞋每登上一块阶梯,就发出一次“咔哒”的响亮的脚步声。岩桥真一低下头看了一眼,她又换了一双新的高跟鞋。黑色的粗高跟鞋。

    进了门,岩桥真一放下琴盒,脱下防寒大衣,用衣架挂到墙上。在这期间,良子就以好奇的目光四下打量着这间小小的起居室。

    “虽说是单身汉公寓,却意外的整洁呢。”她终于看的心满意足,如此发表了感想。

    “谢谢,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听了这话,良子笑了起来。

    岩桥真一露出无辜的表情,“怎么,莫非不是夸奖?”

    “百分之一百二是夸奖。”良子说着,再一次重复起那句话,“你这人真是不可思议。”

    “这话该由我来说才对,小岛小姐。”岩桥真一也以相同的话回敬道。

    良子连连抗议,“是大岛才对。o-o-shi-ma,不是o-shi-ma。记清楚了,弄错女性的名字还堂而皇之叫出来,实在是糟糕。”

    “了解。”岩桥真一点点头。来到电话机前,确认了一下电话留言。只有一封,来自把他介绍给中村的那名俱乐部同事,内容是邀请他得空时一起出来喝酒。

    “看你的表情,好像满失望似的。”良子问,“莫非是在等什么重要的信息却没有等到?”

    “不妨把细节处也补充一下,我也好为你的推理打个满分。”

    “嗯……”她倒像是真的要认真思考似的,不过立刻就放弃了,“对不起,我的想象力太匮乏了,看来注定与满分推理无缘。”

    岩桥真一笑了笑,突然觉得眼前的良子变得稍微可爱了那么一些。

    厨房里空空如也,可以拿来招待客人的东西一样没有。良子也不在意,“刚才说了超过二十小时没睡觉吧?”

    岩桥真一动了动下巴,“嗯”了一声。

    “既然这样,请先去好好睡一觉吧。”良子绕到他身后,两手轻轻推了推他的背,“用不着管我这边。”

    “问题不在这吧?”岩桥真一叹了口气。

    六叠大小的起居室里,岩桥真一和良子面向窗子并排躺着,齐齐伸展开双腿。

    困过头以后,再躺下反倒没什么睡意了,勉强闭上眼睛,对精神来说反倒是种负担。岩桥真一尝试了一会儿,便放弃了,开始和良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说到他现在正参加的乐队,良子表现出十足的好奇,“不用说,那位主唱小姐一定是位美人吧?”

    “正相反,算是比较普通的长相……当然,也不太差就是了。”岩桥真一说,“虽然长相跟一般的女主唱有些差别,但是才华横溢,唱功也拔群,有那样的实力,相貌反倒是点缀了。……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由实小姐那样吧。”

    和吉田在一起相处久了,他的说辞也变得跟中村差不多。

    “评价这么高?”良子惊讶不已,随即玩笑道:“这么说,之后你们的乐队很快就会一飞冲天,卖出百万唱片,拿下年榜冠军咯?……就像是由实小姐那样。”

    岩桥真一没有回答。心中却想,若是那三个人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够创造那样的奇迹。

    良子说她供职于杂志社,“周刊实话,总该知道吧?”

    “就是那本除了封面的‘周刊’两个字是实话之外其他全部都是假话的杂志?”岩桥真一说得很不客气。

    良子反倒大笑起来,“没错,只有‘周刊’二字算是实话。”完全不觉得说自己供职的杂志社的坏话有什么不妥之处。

    “不过,那些描写的绘声绘色的官能八卦还是有点意思的。”

    良子“诶”了一声,爬到他身上,拉开他牛仔裤的拉链,手探了进去,“这么说来,你还蛮喜欢看就是了?”

    “总之,拿来解闷的话效果拔群。”

    “然后一边看一边幻想里面的女主角?”良子的手指缓缓动着。

    “有你在呢,想别人做什么。”

    “虽然是漂亮话,不过我倒是挺喜欢听的。”良子笑了笑,嘴唇贴上他的耳边,“岩桥君,现在好像能行了。”

    岩桥真一吓唬她,“在这里的话,别人从这窗子就能看见哦。”当然,公寓里的一切,外面根本看不到。

    “也挺不错的。”良子反倒兴奋了起来,“我的身材姑且还值得一看吧?”

    何止是值得一看。岩桥真一心想,这样的好身材,该拿望远镜看才对。

    完事以后,良子趴在他怀里,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还真冷啊。”

    “才发现吗?”岩桥真一扯过自己的毛线衫给她盖上。

    “但是,从跟着你回来起,浑身上下就热乎乎的,汗水都要滴下来了。”良子脸贴着他的胸膛,“岩桥君,今后我就不再去车站了,想见你时,就到这里来,行吗?”

    “可我每周只回来待两天。而且,也买不起超过38850日元的鞋子。”

    “没关系,”她说,“对你宽容一些也无妨。”

    岩桥真一闭上眼睛,这一次,他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就这样,岩桥真一开始和良子约会,在每周他回到东京的那两天里。吃饭等等的钱都由良子来付,活脱脱养了个小白脸。

    “我一定是遇到了坏男人。”良子常这么说。在顾客盈门的西餐厅里,由女方来埋单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么一对男女了。

    但在另外的地方,良子也不拒绝愿意为她埋单的人。

    如此三个月匆匆过去,转眼已经到了赏樱的时节。

    这一天,结束了演出,回到东京后,岩桥真一先和良子到目黑川看过樱花,又一起回到他在足立区的住处,他又照例确认起了电话留言。

    “岩桥先生,房子有人决定要买下,能来具体谈一下吗?”

    岩桥真一深呼吸了一下,感觉到压在他身上的那块巨石突然松动了一下。他转过身看看良子,忽然捧住她的脸,用力亲了一下。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