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这本日娱有点怪 > 011. 孽缘
    走出咖啡店,他对岩桥真一说,“走吧,带你去见一见乐队另外的成员。虽说你的演奏技术值得信赖,但必要的面试环节也还是要进行。”

    岩桥真一本以为面试的地点会在某个偏僻的废弃仓库,或是某个蔽身在狭窄小巷的地下室,又或者是某间对外开放的录音室,却不想,离开咖啡店后,中村带着他往旁边的露天停车场走去,在一辆白色的五十铃牌小型厢式货车前停了下来。

    副驾驶席上坐着个女孩,见到中村远远走来,降下车窗,抱怨道:“真迟啊!”视线越过中村,落到跟在他身后的岩桥真一身上,稍作停留后,冲他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岩桥真一怔了怔,扯动嘴角,也冲她笑了一下。

    这时,中村已经来到车前,毫无诚意的连说了两声“抱歉”,问道:“西川君呢?”

    “说是有忘记买的东西,去便利店了。”女孩打开车门,跳下车,再一次冲岩桥真一展露笑容,“你好,我是吉田美和。”

    她没有行传统的日式礼节,而是落落大方的冲岩桥真一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岩桥真一。”他轻轻握住她的手,大约两三秒钟后,迅速松开。

    在咖啡店里,他已经听中村说起过她。知道她是北海道出身,高中毕业后上京闯荡,中村认识她时,她正在他担任乐手的爵士俱乐部唱歌。

    “爵士功底深厚、歌唱力拔群、对乐曲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最重要的一点,她还有着无师自通的超凡创作力。”提起她的时候,中村几乎用上了所有的赞美之词,“当她对我唱起自己的原创曲的时候,我想,她绝对能走红,百分之一亿能红。”

    所以,他现在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让她能够走红。最开始,他打算让她以SOLO歌手的身份活动,但是接连投了几家唱片公司,都没什么水花,便转换思路,决定为她组一支乐队。

    “美和ちゃん就是整个乐队的核心。我也好,之后有可能加入的乐手也好,都是为了‘如何能让吉田美和这个人发光’才活动着的。”中村直言不讳道。

    岩桥真一对当绿叶这件事并不排斥,反倒因为中村的话,对吉田美和报以强烈的期待感,想要知道她究竟拥有怎样的实力的心,在某一刻甚至超过了想要借到那一百万的心。

    实际见到真人,相貌嘛,不是美女,但也绝对不令人生厌,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讨人喜欢的长相,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莫名让人觉得和她的笑容非常相配。

    就第一印象来说的话,岩桥真一很喜欢她。

    中村打开车厢,第一个进去,又招手示意岩桥真一也进来。

    岩桥真一刚上去,吉田也跟着进来了。等到眼睛稍微适应了车厢里的昏暗,他才看清,里面装满了乐器和演出设备。

    面试的过程很简单,中村递给他一把电箱吉他,先是吉田唱歌,岩桥真一为她即兴伴奏,之后他又独奏了披头士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曲子弹完的同时,乐队的另一名成员西川也归来。

    “啊,你好。”个性腼腆的西川有些拘谨的和岩桥真一打招呼。

    “你好。”岩桥真一礼貌的点点头。

    中村和吉田交换了一下眼神,“岩桥君,刚才的表现真的很精彩。如果可以的话……不,应该是请你务必加入我们的乐队。”

    岩桥真一直觉他接下来还有话要说,便没有开口,安静等待着下文。

    “但是,现在还有一件事。”中村道,“乐队接下来立刻就要出发,在东京圈周边进行巡回演出,第一站在琦玉市。所以,你能即刻同我们出发吗?”

    中村告诉岩桥真一,如果他可以马上和他们一起走,那么,他就预先支付一百万。

    岩桥真一只考虑了三十秒,“我能打个电话吗?”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走向停车场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投入硬币,打电话给俱乐部,告知对方,虽然很突然,但他决定辞职。

    至于薪水问题,俱乐部实行周薪制,两天前已经支付过一次,剩下的两天不要也罢。毕竟他突然提出辞职,给那边带来的麻烦也不小。

    尽管如此,他也完全没有对俱乐部那边感到愧疚。

    地下音乐圈,本就是个流动性非常强的圈子。乐手们游离在俱乐部和乐队之间,择良木而栖,挑选伙伴的同时又被别人挑剔,身兼数支乐队的乐手比比皆是,寻常的规则和道义,根本不适用于这个圈子。

    辞去了俱乐部的工作后,他坐进中村的小货车后排,先前往他工作的饮食店辞职,把拿到的当月的薪水塞进钱包,当做接下来巡回演出的生活费。

    之后又去到他在足立区的公寓,中村把车停在楼下,岩桥真一独自上楼,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和换洗衣物,把藏在衣橱深处的那两百万收进琴盒的收纳袋,带上吉他,锁好门。

    下楼的时候,中村已经打开车厢,岩桥真一把行李和吉他放进去,上了车。

    这支名叫恰恰安德列计划的乐队,每周三的下午从东京出发,在东京圈内的俱乐部进行巡回演出,直到周一的清晨返回东京,如此周而复始。

    一场演出的酬劳是五万日元,但扣掉抽成后,分到乐队手里的只有一万日元,平均下来,每人不过拿到两千五百日元。

    第一周的巡回演出结束以后,中村如约付给他一百万日元。有了这笔钱,岩桥真一总算交齐了房产税,虽然仅仅是一年的。如果房子卖不掉,到了明年,这样的事还要再发生一次。

    作为交换,岩桥真一同中村协定,至少在十个月的巡回期内,他只能作为恰恰安德列计划的吉他手进行活动。

    这样的时间安排,刚好完美避开了良子的等待。直到这个周五,因为吉田在东京的公寓自来水管破裂,不得不连夜返回处理,这才和良子重逢。

    “万一没有这么凑巧,至少十个月内,你都不会再遇到我。”岩桥真一把胳膊从良子怀里抽出来,“难道你能连续十个月的周六都在那等着我不成?”

    “恐怕不成。”良子回答得很快,“我想,四十五天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唉,”岩桥真一叹了口气,“她的自来水管破的真不是时候。”看了看她,“你又是为了什么,这么等着我呢?”

    “本来是想找到你,跟你算账,打你一巴掌,揪住你的衣领,‘开什么玩笑!竟然敢戏弄我!’,本想这么做的。”

    “那为什么,从刚才到现在,这些事都没有做?”岩桥真一问。

    “这种事能有什么办法?”良子有些烦躁,“我讨厌你讨厌的不得了,所以想要逮住你好好教训一番。在等着的这些天里,也一个劲告诉自己,要记住你那些可恨的地方。”

    “可你怎么等都不来,那些可恨的事翻来覆去,想的也有些无聊了。就忍不住再去回忆不那么可恨的地方,哪想到最后,反倒只记得你那些讨人喜欢的地方了。”

    “等到现在见到你,看到你这张比记忆中还要好的脸,就觉得脑袋里什么都不剩,只有想要随便你的念头了。”说到这,良子自暴自弃的垂下肩膀,“这就是所谓的孽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