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这本日娱有点怪 > 009. 转机
    刚走出车站,岩桥真一就被一只气势汹汹的手拦住了。

    “我在这里等了你四十五天!”

    岩桥真一神色平静,“你是八公吗?”

    此话一出,原本还怒气冲冲的良子,就像是被钉子戳了个孔的自行车轮胎似的,叹了口气,“喂,你就不能稍微说点好听的吗?”

    岩桥真一稍微偏过头,打量着她,“这件焦糖色的毛衣挺好看的。”

    “是吗,真是过奖了……你以为我会这么回答你嘛?别总是把人当成笨蛋啊!”

    “我说真的。这件毛衣真的很好看,灰色的外套也很有质感。”岩桥真一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回来。

    良子不依不饶,索性抱住了他的胳膊。

    岩桥真一终于流露出些许无奈,“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还要回家去呢。”

    良子却喜笑颜开,“我还以为你总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呢。”一低头,看着他手里提着的琴盒,“喔”了一声,“你是玩乐队的?”

    “为什么?”岩桥真一反问,“因为拿着吉他?”

    “那倒不是。”良子转转眼珠,“只是随便一说而已,反正猜错了也无妨。”

    “若是猜对了呢?”

    “判断力准确和直觉绝佳,类似的夸奖的话,不管是哪一种,总之尽管说来就是,我统统照单全收。”

    “很遗憾,不管是哪一种都没有。”有过路的人对两人投以异样的视线,岩桥真一发现他们正站在路中间,往旁边避让了一下,“我不玩乐队。”

    “那你又是因为什么,在清晨一早带着吉他出现在代代木?”

    “大概是为了被人当成是玩乐队的吧?”

    良子哈哈笑了起来,“你这人还真是有意思呀。”

    在新大久保站下了车,岩桥真一和良子走进那家韩国人开的饮食店,照例点了辣白菜炒饭和海带汤。店里的空间狭窄的很,岩桥真一只能把琴盒竖起来放在背后。

    “这么说,你在代代木站等了我四十五天?”用热腾腾的海带汤安抚了凉嗖嗖的胸膛,岩桥真一放下调羹,问道。

    “只有最开始的七天每天清晨按时报到,后来想想觉得太傻了,但是又不甘心就这么算了,想起遇到你的那天是星期六,就每个星期六到那去等一早上。”良子手托着腮。

    岩桥真一算了算,“十二天。”

    “你不也是嘛,明明就在乐队里弹吉他,却还说什么‘不玩乐队’。”

    “只是在当支援乐手而已,等合约结束,就又是自由身了。”

    “所以,”良子拿起调羹,“彼此彼此嘛。”

    送到岩桥真一信箱里的账单上,标明他需要为那栋房子支付约三百万日元的房产税,就算从山内茂助那里拿到的二百万日元分文未动,他也完全负担不起数额这么大的一笔税金。这栋莫名继承来的房子,与其说是“飞来横财”,不如说是“飞来横事”了。

    虽然委托了神崎不动产代为出售,去看房的人陆续也有几拨,但直到四十五天后的现在,他也仍未收到成交的好消息。房子到底何时才能卖出去,还是未知之事,在那之前,他不得不提前为这块烫手山芋准备一笔需要在三月前结清的税金。

    算上准备买新的吉他效果器的钱,还有为了下个月预留出来的房租和水电煤气通讯费,岩桥真一手头的现金不过十二万日元,至于银行存款那东西,自生来到现在,几乎与他无缘。

    至于稍微值钱的可以拿去典当的东西,无非是那把二十六万日元买下的吉普森电吉他、一条母亲留给他的金项链,椭圆形的吊坠里,还藏有她的肖像。这两件自然哪一件都不能卖掉。

    岩桥真一反复盘算着他所拥有的这点可怜巴巴的财产,好像这么翻来覆去计算,就能让它们翻番似的。

    烦恼不已的时候,他下意识去摸烟盒和打火机,叼起其中的一支,Zippo打火机清脆的声音,不管听多少次,都是那么悦耳……他掐灭了烟,盯着手里这支打火机,出了一会神。

    隔天,他走进了神宫附近的典当铺。

    “死当的话,值三百二十万,活当只能给一百八十万。”典当铺的老板对这支打火机爱不释手,不惜开出高价试图说服他。

    “……很快,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赎回来的。”岩桥真一连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截了当的如此说道。

    一百八十万日元,可以买一辆经济型的小排量汽车,那时店里的客人对他说的话,竟然是真的。可即使如此,离三百万日元的税金也远远不够。

    把装有现金和典当收据的牛皮纸信封揣进大衣内兜,岩桥真一走出典当铺,把只抽了两支的七星烟盒丢进垃圾桶。

    在这支打火机被赎回来之前,他不再吸烟。

    “我需要很大一笔钱。”

    在俱乐部的乐器室,给琴弦涂弦油的时候,岩桥真一突然这么说。

    “要换新的音箱还是效果器?”拿着鼓钥匙正给架子鼓调音的同事头也不抬的问道,“十万的话,我这边倒是还拿得出来。”

    “比换音箱和效果器要用的钱多得多。”岩桥真一放下擦琴布,“大概要一百万。”

    “一百万?!”另一名同事抬起头,“喂喂……岩桥,你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吗?”

    “要是那样反倒好了。打个比方,我正普通的走在路上,天上突然掉下一个巨大的馅饼砸中了我,这算不算好事?”

    “当然是大好事。如果有那样的馅饼,也请让我尝尝。”

    “可是,”岩桥真一笑笑,“这个大馅饼很不巧的打破了我的头,现在血流不止,非但馅饼没能吃到,还得先把全部积蓄拿出来拜托医生处理伤口。”

    “会打破头的馅饼?那其实是包着馅饼皮的铁饼吧?”

    “谁说不是呢。”

    “依我看,你不妨把那块馅饼当酬劳拿去给医生,请他饱餐一顿。要是因为无法得到救治死去,那馅饼不管多美味,也都和自己无关了。”

    岩桥真一眼角泛起笑意,“说得对,我也正打算那么做。”

    话题到此为止便结束了。他没有打算从俱乐部的同事手里借到这笔钱,众人成日混在一起,对彼此的经济状况了如指掌,五万日元换个新的效果器,或是十万日元去赤坂的饭店来一次打肿脸充胖子的约会,大家的能量也仅限于此。

    他之所以没头没脑的在众人面前说这样的话,唯一的目的,也只是因为这件事实在不可思议,所以想要倾诉一番而已,并且早在话说出口的同时便已经开始后悔了。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无意之中展开的一次对话里,竟隐藏了一个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