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这本日娱有点怪 > 008. 少女
    伊志田高中学风良好,升学率在本地区的公立高中里虽不算名列前茅,但也是优质高中之一。

    学校以社团活动丰富而出名,其中,女子网球部更是学校里的明星社团,曾在神奈川县大会上拿过准优胜的好成绩。那时,作为学校代表出战县大会的人,就是前辈口中所说的那位姓江口的女孩子。

    她的全名叫江口真佐美,爱称是“マッサ”,拥有四分之一英国血统,不但容貌精致,刚刚十七岁,胸部和腰身的线条就已经很有女人味。那双洋娃娃似的大眼睛稍微抬起看着对方的时候,都不禁让人要屏住呼吸——生怕吹动了她那长长的睫毛。

    春假的时候,她到东京去玩,在原宿的竹下通散步时,有复数的星探向她递上名片,但无一例外,全部遭到拒绝。据说她本人对娱乐圈毫无兴趣。

    拥有这样的姿色,在网球部以外的人眼中,她那出众的球技反倒成了点缀,尤其是岩桥真一学校里那些跑来偷窥的男生看来,她更加出众的,也许应该是另外的“球技”。每当她挥动球拍时,胸前的风景好似巨浪拍岸,蔚为壮观得很。

    有她在的网球部,其他的社员们顿时黯然失色。不过,这种众星捧月的日子也不会再持续太久,今年的暑假之后,升入高三的她就将从网球部引退。

    不考虑与她共事的社员们如何看待这件事,但对男生们来说,着实是个不幸的消息。

    前辈们对偷窥这件事已经做的轻车熟路,知道哪个时间江口真佐美会出现,也知道躲在哪个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又不会被她发现。

    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有许多都虚荣心颇重,对于被男生偷窥这件事,虽然嘴上嫌弃,心里却受用得很,认为这是富有魅力的体现。

    但江口真佐美的嫌弃却是实打实的。若是被她发现,绝对会收获一通臭骂——尽管如此,男生们连她性格中火爆的这部分,都认为是魅力点。

    在来的路上,岩桥真一自前辈口中得知了关于这位江口真佐美的众多情报。看着一脸兴奋的前辈,他不禁在心里同情起这位江口真佐美,被如此关注着,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等实际见到真人的时候,毋庸置疑,的确是位大美人。若是参加东宝灰姑娘之类的评选,定能斩获优胜。为了方便活动,她将棕色的长发扎成高马尾,身着紧身网球衣,虽然是户外派,肌肤倒是出人意料的白皙。

    “这个,真的是不知道该看哪儿才好了。”前辈的视线在江口真佐美身上来回游移,如此忙碌的时候,仍未忘记此行的真正目的,“喂,怎么样?就说了是大美人吧。”

    “还好吧。”岩桥真一的回应不咸不淡的。

    “只是‘还好’?”前辈发出有些夸张的声音,收回视线,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看着他,若是岩桥真一对上他的眼睛,定能从中读出“白痴”这样的意味。

    他完全没有理会前辈。他的注意力被正在和江口真佐美对阵的女生吸引了。

    伊志田高中的女生质量相当高,每年的学园祭,都会举办“伊志田小姐”的校内选美活动,且不像岩桥真一所在的高中那样矮子里挑将军,而是实打实选得出美女。

    江口真佐美自进入伊志田高中起,已经连续夺得两年的伊志田小姐桂冠,若不出所料,今年的学园祭,她仍能毫无悬念的拿下优胜,成为殿堂级的人物。有这样一位明艳的美人在场,就算和她对阵的那位女生容貌也很出众,但仍旧被她比了下去。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来由的被她吸引了。

    女生梳着时下流行的圣子头,这种松田圣子的招牌发型,如今正在整个社会上掀起潮流,不管是学生、OL、或是主妇,都仿佛统一着装似的梳着这个发型。虽然其中一大半的女性,梳这个发型的感觉都有些不伦不类。

    这女生也不例外。岩桥真一觉得,她若是肯放弃这个傻乎乎的发型,定能更加引人注目。

    她的肌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身材高挑,骨架匀称,网球服短裙下是紧绷绷的笔直的长腿,散发着运动少女的气息。不像江口真佐美,那过于白皙的肌肤和矜持的气质,让人觉得比起挥洒汗水的网球部,反而更适合安静的在室内修身养性的花道部。

    “カマチン!”在江口真佐美面前,女生渐渐不敌,落到下风。站在场外的女社员叫着她的名字,为她加油助劲。

    岩桥真一下意识跟着重复了一遍,“カマチン?”

    “カマチン?”前辈对他投以疑惑的视线,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恍然大悟,“是那个叫蒲池的女生啊。好像是今年刚加入社团的新人,这个姓氏很少见对吧?说不定她跟那位松田圣子ちゃん还有亲戚呢。虽然也挺可爱的,不过在マッサちゃん面前,还是……”

    岩桥真一耳朵里,回响着“蒲池”这两个字。就像是在深夜寂静的巷子里突然踢飞起一只易拉罐那样,咣啷咣啷的响了好长一阵。

    “有人在偷窥!”尖利的声音划破了空气,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

    随后,女孩子们“讨厌!”“最差劲了!”的讨伐声如同海浪那样直挺挺的打了过来。性格火爆的江口真佐美提着网球拍怒气冲冲的往这边走——也难怪她参加的是网球部,而不是花道部。

    “快跑!被逮住可就糟了!”前辈们虽然为她的容貌所倾倒,将她视作完美的幻想对象,但也绝对不想直面这份怒火。丢下这句话后,来时团结一致的众人,顿作鸟兽散。只有岩桥真一留在原地没动。

    他的目光无视了江口真佐美,落在那名姓蒲池的女孩子脸上。在听到有人偷窥,女孩子们争相讨伐表达愤怒的时候,她有些无动于衷。到了此时,才后知后觉般的,脸上流露出些许无措,那神情,就像是迷了路的小羊。

    刚刚剧烈运动过,她的脸颊红扑扑的,连鬓边的发丝都被汗水打湿了。一粒汗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到颈间,岩桥真一盯着汗珠滑落后留下的亮晶晶的痕迹,感到周围的空气骤然变得稀薄,令他几乎呼吸困难,连裤子里的那处也有了变化。

    他动了动喉结,艰难的咽下口水。

    瞬间的失态过后,理智回笼,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江口真佐美怒气冲冲的脸。隔着铁柱格子,她将网球拍倒过来,手柄用力捅向他的胸口。

    当天,岩桥真一在伊志田高中的教职员室待了两个小时,直到母亲过来领他。

    “对不起,妈妈。”回去的路上,岩桥真一向母亲道歉。比起被伊志田的老师责备,或是被学校处分,他最难过的,是给母亲添了麻烦。

    母亲只是温柔的笑着,“真ちゃん也已经长大了,所以才会被女孩子吸引啊。”笑过之后,脸上又呈现出那样寂寞的神情。

    ……所以才会被女孩子吸引。母亲的话在岩桥真一脑中回荡,他再度想起那一声“カマチン!”,还有那名姓蒲池的女孩子小动物似的眼神。

    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去过伊志田,自然也没有再见过那名姓蒲池的女孩子。岩桥真一因为偷窥隔壁学校女生被抓住的事很快传遍了学校,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众人口中的笑话。虽然这样的事学校里大部分男生都在做,但被抓个正着的,他还是头一份儿。

    拉他去偷窥的前辈和社员们因为这件事非常不好意思,今后也绝口不再提叫他一起去偷窥的事。当然,连那个“铁一样的男人”的绰号,也没人再叫了。

    在发生这件事不久的暑假里,因为某个契机,岩桥真一竟和江口真佐美相识并交往了。两人瞒着各自的朋友和同学,偷偷摸摸开始了地下恋情。每当江口真佐美靠在他胸口的时候,岩桥真一都能想起那时她毫不手软捅向他的网球拍。

    他们大约交往了两三个月,在当年的学园祭前很平静的分了手。没有争执,更没有移情别恋,理所应当的就像是季节更替,花开了就会凋谢那样。

    江口真佐美辞退了最后的伊志田小姐选拔,那众人期待的梦幻般的三连霸自然也无从谈起,之后她离开国内,前往英国留学。

    岩桥真一对这段恋情绝口不提,参加社团活动时,听到社员们感叹“マッサちゃん竟然就这么离开了”的时候,他下意识捂住胸口,想起那时她毫不手软捅向他的网球拍,还有她靠在他胸口时那温热的吐息。

    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有那么几次,两人在防波堤上散步,他都想要问一句“你们社团里那个姓蒲池的女孩子现在怎样了”,但还是很识相的把话咽了回去。他不想让江口真佐美困扰,当然,他更不想因此给那名姓蒲池的女孩子添麻烦。

    生活被各种各样的事所填满,他无暇去长时间怀念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而那短暂的一瞥所带来的印象,也不足以支撑起长时间的怀念。很快,他就将她忘到了身后。

    直到今天,当她站在他的面前,他才终于又把现在这个气质出众的上班女郎和记忆中的运动少女对上了号。

    想起她那和过去完全没有改变的小动物似的眼神,岩桥真一莫名期待,这房子可以尽早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