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这本日娱有点怪 > 006. 房产
    新年初诣的时候,母亲给木屐换上新带子,从衣箱里找出红梅色的正绢和服,乌黑浓密的长发盘成高高的发髻,点缀以珊瑚的首饰,拉着岩桥真一的手去往神社。

    和服和首饰都是从前山内虎之助送的,除了这套红梅色的正绢和服,还有菖蒲色的丹后绉绸和服,下摆点缀着樱花的铁绀色和服。被抛弃以后,母亲将这些和服收进衣箱,除了新年时穿一次之外,其他时候都封存在那里。

    一套和服的价格非常昂贵,那是母亲所无法负担的数字。所以岩桥真一从小到大,初诣那天都没有穿过和服。大概到了十一二岁的时候,男孩子渐渐到了不怎么愿意和母亲太亲密的年纪,对于和母亲手拉手走路这样的事更是排斥不已。

    所以自那之后,两人每当一起出行,都是一前一后走着。母亲在前,岩桥真一则默默跟在后面。乍看保持着有些疏远的距离,但他的目光却始终追随着母亲。

    参加完初诣回来的路上,岩桥真一凝视着身穿和服的母亲的背影,太鼓结上用银线绣着大朵的花卉,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着耀眼的光。

    和服像是拥有某种神奇的魔力,每到此时,她身上那种柔弱感便又重新回来了。她不再是为了生计和孩子不得不粗野起来的母亲,而是重又焕发神采的女人。

    尽管生活未曾善待岩桥真一和母亲,但他从未责怪过命运。只因他早早就明白了一件事,那便是真正能够摧毁人的恶意,永远都只存在于人身上。

    在那之后过去两年,居酒屋里有男人追求母亲。这本不是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事,独身的这些年来,常有男人对母亲表现出好感。但这人却不同。

    对方姓高田,年龄大约在四十岁上下,自称在附近的不动产会社工作,后来他们才知道,他不过是不动产会社雇佣的恐吓住户的小混混。

    高田人表现的很绅士,就连居酒屋的老板娘都被他打动,劝母亲不妨试着同他相处一阵。但也许是曾有过被抛弃的经历,母亲对于男性的心防格外重些,因此,没由来的自他的眼睛里看出野狼一般的神情,始终对高田保持着冷淡的距离。

    不想她那没由来的女人直觉,竟可悲的成了真。

    高田的耐心渐渐用尽,生出了歹念。不过,在他尾随着她的时候,却被等在巷子那头的岩桥真一用手电筒照到现了形。

    岩桥真一为了保护母亲,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体格健壮的高田揪住他的衣领,就像丢掉一只野猫那样把他甩到一旁。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所谓的成长有多么不堪一击。但即使如此,他仍旧一次又一次爬起来扑向高田。

    母亲惊慌失措,直到岩桥真一提醒她“去叫警察!”,才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巷子。那样不加迟疑的姿态,在不知不觉间,母亲已经把他当作是人生的主心骨了。

    生活偶尔还会给他们一些好运气,刚跑出巷子没多久,母亲便遇到了骑着自行车巡逻的警察。高田被带走以后,满脸是血的岩桥真一被母亲紧紧搂在怀里,温热的泪水落到他的脸上,混着血水流进他的嘴里。

    他用虚弱的双臂抱住了母亲。或许是意识渐渐朦胧了,不知为何,明明受伤的人是他,可他竟觉得,怀中的母亲是那样的单薄,如同一抹将要消失的苍白幻影。

    岩桥真一发誓一定要强壮起来。

    老天爷或许听到了他的祷告,自那之后,他的身体竟然真的越来越健康。个子长高了许多,体格也渐渐强壮,变得越来越有男子汉气概。

    可是,就在他悄然成长的时候,仿佛自母亲身上汲取了养分一般,她的生命却迅速枯萎。岩桥真一那时的幻觉,竟也可悲的成了真。

    ……

    白色的卡罗拉四平八稳的行驶在东名高速上,坐在后座的岩桥真一用手肘撑着窗框,看着车窗外不断被抛到身后的单调风景。不一会儿,他收回视线,有些疲倦地靠到座椅上。

    神崎不动产会社那位一脸老实人长相的社员自后视镜里悄悄打量了他一下,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耐了回去。

    今天一早,这名姓岩桥的青年突然到访,声称要卖掉小田急小田原线附近的一栋房子,但在问到他关于房屋状况的时候,他却一问三不知,若非他出示了不动产登记书,不由令人怀疑他是个跑来消遣别人的混混了。

    山内虎之助分给岩桥真一和母亲的那栋房子,按照区域划分来说的话,无疑是属于秦野市。但实地查看的话,反倒更加靠近伊势原市。

    那是一栋占地约四十五坪,地上两层的洋式住宅,建于1982年,就外观来说颇为气派。步行十分钟就是东海大学前站,就地理位置来说,也堪称绝佳,即使是在东京工作的人,也能方便的搭上前往都心的列车。

    岩桥真一从单肩包里找出钥匙开了门。

    房子里面的装修也都是洋式风格,会客室的地板上铺的不是榻榻米,而是厚重的地毯,不过因为常年无人居住,地毯里落了厚厚的灰尘,空气中飘着有些古怪的发霉的味道。

    不动产会社的社员跟着岩桥真一仔细查看了房屋的状况,犹豫了一下,问道:“这应该是没有居住过的新房子吧?”

    岩桥真一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大概是吧。”

    “说真的,现在全国的地价都在涨,这么好的房子,现在出手了的话,恐怕就买不回来了。”社员看岩桥真一年纪轻轻,忍不住好心提醒道。

    “这么好的房子,仅仅是房产税就足以让我烦恼不已了。”感觉到这位社员的好意,岩桥真一便也坦率的回复道。

    社员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给他出了个主意,“现如今,银行正针对像您这样的有产人士开展贷款业务,我想,这或许是个好办法。”

    “谢谢您的好意。”岩桥真一露出一个放松的表情,“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卖掉这房子了。”

    既然如此,社员也不再多话了。

    自广场协议签订至今,国内的地价整整翻了一番,尤其是东京都内的房价,更是到了普通人难以负担的程度,上班族们只得将购房的眼光投向周边的卫星城市。这栋房子地理位置极佳,岩桥真一并不怎么担心会难以脱手。

    “依您看,这房子现在的市价值多少?”回去的路上,坐在社员那辆白色的卡罗拉里,当社员问起岩桥真一的心理预期价格时,他反问道。

    “在1亿4500万到1亿6000万之间。”社员考虑一下,报上了这个数字。在进入泡沫时代以后,就连山内虎之助分给岩桥真一和母亲的这栋房子,价格也上涨了一半。

    “这个价格,对上班族来说恐怕难以负担吧?”岩桥真一稍微有点担心了。

    社员猜到了他的想法,安慰道,“不要紧,您的房子位置不错,不管是自住,还是改建为商住两用,都很合适。我想应该不会很难出手。”

    岩桥真一点点头,稍微放了心。

    对现在的他来说,拥有这样一栋气派的房子,就如同抱着一只烫手的山芋。

    神崎不动产会社的办公楼在秦野市内,相模金子站旁边的一栋三层小楼。进去以后,社员带着岩桥真一前往二楼,他需要签署一份委托书。

    “若能尽快出手的话最好,”踩着扁平的楼梯往上走,岩桥真一对社员说道,“必要的话,价格方面稍微低一些也可以。”

    “我了解了。”社员边听边点头。

    社员请岩桥真一在二楼入口的会客室稍等,很快为他准备好了委托书。岩桥真一接过合同,还算仔细的过目了一遍,看到联系方式一栏的时候,岩桥真一想起那个“1845”的梗,微笑了起来。

    那笑容落在社员眼里,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又不禁心想,这青年笑起来的时候也挺可亲的嘛。

    确认没有纰漏之处后,岩桥真一自社员手里接过钢笔。刚写了没几个笔画,墨迹越来越淡,不等签完第一个名字,竟写不出字了。

    “实在抱歉。”社员连连欠身,从他手里取回钢笔,“……我立刻为您重新换一支。”

    正要起身,一名女职员抱着一只文件袋自一楼上来。社员见到她,重新坐下,招呼那女职员:“蒲池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