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笑傲之问道巅峰 > 第七章疗伤
    夜风身形一闪,纵身而起,躲开身后的偷袭,双手一翻,向着老和尚直冲而下,猛烈的罡风带着强劲的力道直接印在老和尚的胸前。

    “咔嚓!”

    随着一声骨头碎裂声,一口鲜血顺着老和尚的嘴里喷出,身如倒飞的风筝,重重的摔倒在十步之外。

    “师兄!”

    两个僧人顿时怒吼一声,纷纷不要命的开始向着夜风急攻而来,方丈身旁两人人见此情景怒目而视,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方丈师兄!”

    就在身旁的师弟刚要说什么,方丈打断了他的话道:“阿弥陀佛!两位师弟,稍安勿躁。”

    虽然两人心有不甘,只好退下,继续望向几人大战的地方。

    此时的夜风也并不好受,虽然将其中一个给解决了,可是体内的真气也逐渐消耗不少,转眼又是三十招过后,夜风心知若继续纠缠下去,恐怕再也离不开金刚寺了。

    毕竟不光旁边还有两个同级高手在一旁虎视眈眈,还有着一个不知深浅的方丈,而夜风之所以能够大战同级高手所靠的也不过是武功精妙,外加神识相助而已。

    这时在两个同级高手的拼命攻击下,渐渐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心中猛然一狠,面对两人的进攻,夜风直接停了下来,不闪不躲,拼着受了其中一个老僧的一掌,顿时掌出如电,直接一掌拍在其中一个老僧的天灵之上。

    一口血腥顺着夜风的嘴角流出,身体的五脏六腑犹如翻江倒海,强忍着身体的伤势,硬接了另一个老和尚的一掌。

    “不!老衲要让你死!”

    看到身旁的师兄缓缓倒下的身影,老和尚疯狂起来,直接空门大开,双掌不要命的攻击着夜风。

    夜风本已真气消耗不少,再加上硬接了老和尚一掌,更是学上加霜,一掌将来和尚震开,身影顿时一晃就向着寺外而去。

    “哪里走!施主还是留下吧!”

    登上屋顶,就向着外面纵身而去,一道犹如滔滔江水的掌风顺着夜风的头顶落下,夜风此时早已真气所剩不多,如何能接得下这一掌,更何况从这一掌的威势来看,就算是全盛时期也不好接,心中一凛,脚下凌波微步展开,身如闪电直接穿过掌影,向着寺外飞驰而去。

    “施主何须着急离开呢?不如就留下吧!”

    身影刚落到寺院的墙边,一道温和的声音陡然在夜风的耳边响起,一道掌风带着无边的威势向着夜风的后辈直接袭来。

    “哈哈哈!方丈的好意乔某心领了,可是乔某要走的话,相信还没有人留下乔某!”

    夜风头也不会的长笑道,话音还未落,掌风已经临身,夜风无奈之下只好回身一转,两掌顺势而出,带着强烈的罡风迎了上去。

    “轰隆!”

    掌风落下,墙壁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破坏,随着一阵倒塌声,轰然而倒。

    夜风顺着掌风直接倒飞出三丈之外,蹬蹬蹬连退了几步才停下,脸色顿时一片苍白,双眼紧紧的看了方丈一眼道:“方丈大师真是好掌力,乔某领教了。”

    说完,身影一闪而逝。

    方丈本欲追击,可是看着夜风的速度,知道光以轻功而论,他是追不上的,只好停了下来,看着周围倒了一地的弟子心里默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只好暂时放下心思,收拾残局。

    “方丈师兄!可曾留下那个小贼!”

    就在这时,三位师弟匆匆赶来,望着方丈问道。

    “唉!是老衲失算了,不想这小贼的轻功竟然如此神妙,阿弥陀佛!”方丈轻呼了一声佛号,双手合十的道。

    夜风刚刚离开金刚寺不到三里之地,顿时,一口鲜血顺着嘴里喷出,忍着全身的疼痛停了下来,双眼望着周围的一片大雪苍茫的景色,心里微微一叹。

    “这次真是亏大了!”

    有心继续前行却只觉体内如翻江倒海一般,稍微动一动都有喷血的冲动,半步也挪不开,眼前金星直闪,体内老和尚的异种真气四处蹿动,感觉身体忽胀忽缩,似乎下一刻就会走火入魔,根本无法再行走。

    只好暂时放弃继续逃走,只能祈祷金刚寺众僧人放弃追击,否则被抓住的话铁定是有死无生,为了恢复一些实力,只好就地盘膝而坐,开始疗起伤来。

    刚一运功,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夜风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再不敢分心他顾,也顾不得此地是否安全,当即盘膝坐下,闭目入定,集中精神调理内息。只是在闭目入定之前,隐隐听到一声怒吼远远传来,紧接着便将全部心神沉入了身体之中,对外界事情毫无所知了。

    夜风入定内视体内情况。发现周身的经脉已经垂垂欲断,老和尚的真气还在经脉里不断的横冲直撞着,鼓荡不休,在经脉之中乱窜,直冲得条条经脉鼓胀欲裂,就像是一把把刀子在他的经脉之内不断的划来划去,痛苦难当,直似下一刻就要破裂开来一般,丹田内的真气也几近枯竭。

    眉头微微皱起,他没想到这次的伤势竟然如此之重。

    “丹田之气,散之任脉,如竹中空,似谷恒虚”

    紫霞真经神功练气篇中的融合化气口诀在夜风的心头缓缓淌过,夜风依法行功,原本盘踞在经脉之中的异种先天真气顿时被引动,一小股异种内力从经脉之中涌出,向任脉之中流动,原本鼓胀欲裂的感觉顿时有所消减,四肢百骸,竟是说不出的舒服。

    感觉到有效,夜风不禁心中一喜,急忙凝神导引,一股股的异种先天真气在功法的引导下从经脉之中涌出,散入任脉,引导了一会儿,夜风忽觉任脉之中又出现了滞涩鼓胀之感,隐隐有些刺痛。

    夜风顿知这是流入任脉之中的异种先天真气过多,任脉已经快要不堪重负了。毕竟这些异种真气并非他修练得来,可不会像他自己的真气一样自动在体内运转。受到夜风的牵引才涌出捣散流入任脉,进入任脉之后没了牵引,也就停在任脉之中不动了。

    意识到问题所在的夜风忙停下了导引,转回头来再引动这些异种先天真气向其他各条经脉流去,分流到督脉、带脉、冲脉等奇经八脉的其他几条经脉之中。而有了这些经脉分流收容异种真气,原本已经有些不堪重荷的任脉顿时轻松了起来。

    待到将任脉之中的异种真气尽数驱入其他几条经脉之中,夜风这才转回头来继续引动丹田之中的异种先天真气出来,源源不断的散入到任脉之中。等到任脉之中异种真气多了,就再驱之散入各条经脉,返回头来再将剩余的异种先天真气从丹田之中引出。依法循序,运功不息。

    再配合着紫霞真经的融合,转眼间运转了几个周天,将吸取来的异种先天真气小半散入到各个经脉之中,夜风感觉到体内舒服了一些,原本伤势加重势头也被暂时压制了下去。想到外面的情况,身处险境,连忙停下运功,从入定的状态之中脱离了出来。

    睁开双眼,发现周围一切如常,顿时放下心来,神识散开,并未发现周围有任何埋伏,连忙站起身,继续向着山下而去。

    直到来到山下一处荒凉之地,才停了下来,打量着四周荒无人烟的荒野,夜风寻找了一个山洞开始住了下来,将山洞收拾干净,便开始闭关疗起伤来。

    其实夜风此时的情况并未好转,也只是压制住了伤势的加重,毕竟老和尚身为绝世境界,和夜风的相当,真气岂会如此容易融合,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夜风一边分散引导着体内的异种先天真气,一边运起和紫霞真经融合着。

    牵引,打散,融合,三步不断的进行着。经过三天的疗伤,夜风已经逐渐开始好转起来,脸色也开始恢复了红润,可是自身的真气也有大半不能动,要压制体内的异种先天真气,一身实力连平时的一半都发挥不出来,而且还不能让自身真气消耗过大,一旦消耗大了,就可能会引起体内盘踞的异种真气反噬。

    只是尽管体内的情况还没有得到彻底的改善,可相比一开始而言已经是大有改善了,相信接下来几天若是没人打扰的话,伤势恢复也就在半个月之内,不过这里毕竟是金刚寺的势力范围之内,夜风不知道自己还能躲几天,所以只能争分夺秒的与金刚寺抢时间!

    所幸夜风所在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地区,想必金刚寺要查到这里还需要不短的时间,再加上他一路上留下故意混淆视听的路线,应该可以帮自己争取一段不短的时间,起码可以恢复个**分,到时候,他也不会怕了他们,就算是不能交手他也可以轻松逃走!

    转眼,又是三天过去了,夜风的伤势如所料,已经恢复了五分,真气也在不断的运行与融合中开始增加起来,不过毕竟体内的异种先天真气不是夜风苦修而来,所以虽然量上有所增加,可是质上却又所下降,或许还需要夜风持续的苦修才能将其进一步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