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可能活不过三章 > 第0.096章 公子但凡有所驱使,莫敢不从!
    而逆剑如今威力很强,连墙壁都能洞穿,可是逆剑的威力却是固定的,不会随楚渡的实力提升而出现丝毫的变化,如果不吞噬更强的宝剑,就算是楚渡成了整个天下最强的人,那么逆剑的威力也还是现在的威力。

    逆剑现在的威力,放在楚渡这个级别中,还算可以,甚至说是极强,但是等楚渡的修为恢复到了三窍四窍的时候,那么就远远不够看了,随意一击的威力估计都要超过逆剑现在的威力,除非到时候吞噬更强的宝剑!

    楚渡摇了摇头,心中忍不住想到:“想要增加逆剑的威力,就需要不断寻找更强的剑器,这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

    先天剑胎就好多了,只需要不断培育滋养就行了。

    而且,御使先天剑胎,消耗的真气极少,更多的似乎是消耗的魂魄的力量,可逆剑就不同了,消耗的真气极为地庞大,动用一下,他的真气就干了!

    不过,逆剑也有逆剑的优点,威力极强!

    若是面对一窍的人,逆剑一击下去,估计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挡的住,死的不能再死!

    简直就是杀手锏一样的存在!

    等再吞噬几把剑,二窍的人,一击也死!

    再吞噬几把剑,三窍的人,一击也得死!

    至于先天剑胎这东西,就先养着吧,等养到逆剑没剑可吃的时候,估计先天剑胎也该起飞了!

    “不到关键时刻,先天剑胎我最好不暴露出来,不到生死关头,最好不动用逆剑。”

    楚渡心里面暗下了决心,这两门功法,的确是有些逆天,还是不要轻易显露于人前比较好。

    楚渡再次拿出来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头发,发现发丝的根部还是有一点点淡绿,不由都磨起了牙。

    吃过早饭之后,楚渡又找了一把铁剑,想要试试再吞噬一把铁剑,逆剑的威力会不会变强一点。

    只是这个时候,青囊医仙长青神医还有许游来了,同行的还有楚家家主楚山河。

    “噌。”

    楚渡一看到青囊医仙长青神医,就立刻拔出了剑。

    这两个孙子,竟然还敢来。

    “楚渡,你这是干什么?风前辈和秦兄面前,你怎可如此无礼?”楚山河立刻就皱起来了眉头,不悦地瞪着楚渡。

    “楚兄,楚叔和我们开玩笑呢,你不要在意。”秦长青连忙就心虚地说道。

    楚山河懵了,不可思议地看了楚渡一眼,又匪夷所思地看着秦长青:“楚叔?”

    秦长青叫楚渡什么?楚叔?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秦长青可是和他一辈的!

    风青囊和秦长青差不多的表情,也是有些心虚,闻言连忙开口道:“不错,楚兄就是在开玩笑。”

    楚山河更懵了,风青囊叫楚渡楚兄?

    他在风青囊的面前,可是还得恭恭敬敬地叫对方一声风前辈呢。

    楚渡竟然和风青囊称兄道弟?

    楚渡此时却是没有心情搭理自己的二叔楚山河,盯着风青囊和秦长青,一边磨牙一边说道:“青囊老哥,我可真是佩服你们啊,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哈哈……那个什么,我们是来给你看病的,对,看看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风青囊连忙尬笑道。

    昨天的事情确实是他和秦长青的不对,误诊了,喂楚渡喝了那么多枯雷液。

    只是,这事也不能怪他们啊,他们怎么想的到,楚渡竟然是处于破而后立的过程中?

    “我恢复的很好,不需要你们看。”

    楚渡立刻就拒绝了风青囊的提议,开玩笑,他脑子是有坑不成?还敢让风青囊给他看病?

    “楚兄你放心,这次我们保证认真给你看。”风青囊尴尬笑道。

    可是不管他说什么,楚渡打死就是不同意。

    “二叔,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楚渡看向了楚山河。

    楚山河神色间压着一丝激动,刚刚一直都在压制着,闻言,他急忙就说道:“长青神医和风前辈说已经将你的伤治好了,这是真的吗?”

    他的话语间有些激动,楚渡现在可是他们楚家年轻一辈的希望。

    楚渡嘴角抽了一下,望向了风青囊和秦长青,这两个人竟然好意思说他的伤是他们治好的?他们差点将他治死了好不好!

    楚渡也懒得计较了,点了点头。

    “好好好。”

    楚山河连说了三个好字,神情间都是兴奋,随即开口道:“楚渡,你和楚凡跟我走一趟。”

    “去哪?”楚渡纳闷问道。

    “你说去哪,当然是去向执道者大人赔礼道歉和感谢,江前辈昨日放过了你们两个,我能不去感谢人家吗?”楚山河想起来这个事情就气的胃疼,楚渡和楚凡真的是胆大包天,连执道者都敢挑衅,没有直接斩了他们,真的是楚渡他们两个命好!

    昨天就算是他们两个被杀了,那么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执道者代表的是补天教,为宗门执道天下,镇守八荒,威严不容挑衅!

    昨天是江临仙网开一面,放过了楚渡楚凡,楚山河身为他们的叔叔,楚家的家主,无论如何,都需要亲自登门感谢一番!

    楚渡一听是这个事情,反倒是立刻就来了兴趣,他可是对执道者一直都极为有兴趣的,他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风前辈,长青兄,大恩不言谢,我们楚家牢记在心。”

    楚山河郑重地走到了风青囊秦长青的身前,向他们深深一鞠躬!

    秦长青连忙将他扶了起来,尴尬道:“楚兄,见外了。”

    “长青兄,我有个不情之情,楚渡的伤才刚好,还望你和风前辈能在我这里多逗留几天,等他的伤彻底恢复。”楚山河开口说道。

    “这个自然,我和师叔本来就没打算这么快离开。”秦长青笑道。

    楚山河随后就带着楚渡去了楚凡那里,鉴于小黑上次的坑爹表现,楚渡坚决表示,这次说什么也不带小黑去了,不然要是再坑他一次,他可真的是要骂娘了!

    要不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小黑,他早就不惯着小黑了。

    “楚渡,将小黑也叫上,我听说昨天的事情他也参与了,你们都给我一起去!”楚山河刚走出了门,想起来这个事情,立马就让楚渡将小黑也叫上。

    楚渡当即就无语了,连忙扯了一个理由,说道:“二叔,小黑这几天都身体不适。”

    一直就在门口的小黑闻言,立刻面色严肃道:“公子,轻伤不下火线,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公子但凡有所驱使,莫敢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