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因果循环
    符远拔出腰间的半截刀刃,伸手封住穴位让血液不在往外流。

    “封云你若敢前进一步,祝英必死!”

    这三人实力不凡,封云想要将他们斩杀也绝非易事,更重要的是他不能确定在斩杀三人后,九龙殿人会不会羞恼成怒杀死祝英?

    “说吧,如何才能放了祝英?”

    “封捕头武功高强,不愧是传言宁安府六扇门中实力最接近五大总捕头的人!”符远面不改色,恭维了一句,继续道:“放了祝英可以,我们的条件只有一个!”

    “什么条件?”

    “杀了塔娜!”

    杀死塔娜?封云锐利的目光盯得符远浑身冒出鸡皮疙瘩。

    “你想死就早点说!”

    “你可以出手,但在我死前,我保证祝英也不会或者!”符远丝毫不惧封云的威胁,“给你三天时间,提着塔娜的人头来换祝英,否则你就等着收尸吧!”

    “走!”说完,符远一瘸一拐带着三人迅速消失在黑夜当中。

    良久,梁雪霏、薛城、殷丽四人冲进了道观,看着周围打斗留下的痕迹,薛城急道:“捕头,他们是什么人,你怎么不通知我们?”

    梁雪霏也一脸关切的看着封云,“你没事吧!”

    “没事!”封云笑了笑报以安慰,“来着是九龙殿的人,激斗一场,让他们离去了!”

    听到九龙殿,几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相比于经常听到的血魔教,神秘的九龙殿更让人心悸。

    “不是说九龙殿进入宁安府有重要事情吗,为何他们会主动现身!”九龙殿行事向来神秘,这反常的举动让众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们带来了祝英,让我杀了塔娜换取祝英!”

    闻言,薛城楞了一下,“这好办啊,我们这就带人杀过去,斩了塔娜换取祝英!”

    殷丽看白痴一般狠狠瞪了薛城一眼,“塔娜要是那么容易杀,九龙殿的人为何自己不去杀?”

    “是啊,塔娜要是一般身份,崔总捕头岂会只凭塔娜的一面之词就下令抓捕祝英?”梁雪霏也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那我们该如何?”

    封云自然是不能亲自杀塔娜的,否则六扇门他是待不下去了,但是祝英又不得不救,而九龙殿的出现给了他希望,所以他才放了符远三人。

    “传令下去,全城范围内搜索,头发眉毛呈红色或者头裹毛巾的男子,但有发现立马来报!”

    “是!”

    符远三人的特征太明显,刚才一战他投鼠忌器,可是若能找到九龙殿的老巢就可放开手脚了。

    密林暗处,符远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看着夜色辨别了一下方向,带着人沿着崎岖小道向着山下走去。

    “大哥,不是说封云拼力才斩杀的苏河么,怎么今日武功如此之高!”

    封云先是以弱冠之龄升任为捕头,后来又斩杀血魔教成名魔头苏河才得以出名的,根据苏河的实力,众人判断出封云的实力应该在二流中期,打通七八条正经左右,但是今日一一战让三人颠覆了对封云的认知。

    “你是不知道封云的经历,否则你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符远叹着气,眼中有着浓浓的羡慕:“封云去年秋的时候加入六扇门,到今年还不足一年,这样的人能以常理度之?”

    “不到一年从三流到二流?”苻健惊得睁大了眼。

    “有什么可惊讶的,人若为妖,必遭天谴,说不定我们这次就能终结他的天才之名!”符黄不以为然,毕竟天才很多,能活到最后的没有几个,“对了,大哥,你说封云会去杀塔娜换祝英么?”

    第二日天亮,封云到了六扇门第十二小组的时候,就见院中站着一个白衣如雪的女子背对着他看着花坛出神,身后跟着几名汉子,正是那日在酒楼所见之人。

    听到脚步声,女子转过身,盈盈一拜,“塔娜见过封捕头!”

    封云也随意拱了拱手,这几天所有的事情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引起的,可是封云又不能对他进行调查。

    “那日酒楼中不识封捕头尊荣,多有得罪,还请封捕头海涵!”塔娜再次盈盈一拜,态度甚是恭敬。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塔娜的假惺惺封云早有领教,直言道:“塔娜小姐找在下可有要事?”

    闻言,塔娜咬着牙,鼻子一抽,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只是想问问那个淫贼封捕头抓到了没有!

    小女子人生地不熟的初来贵地就遭受这样的不幸,还请封捕头尽快为小女子主持公道!”

    封云暗自冷笑一声,指着塔娜身边的护卫塔海,“塔娜小姐身边有如此武功高强的护卫,那日为何独自一人在乐坊?”

    “乐坊乃雅俗共赏之地,带着护卫太过醒目,破坏了氛围!”

    封云咄咄逼人问道:“塔娜小姐身份尊贵,孤身一人就没想过遭遇一些突发事情么?”

    “早闻中原天朝上国,人杰地灵,人人知书达理,谦恭有加,夜不闭户,不想刚入中原就遭此不幸,果然传言有假!”

    这是变着法子怼他呢,封云当仁不让,“最起码比某些野蛮人强多了,大庭观众之下调戏良家女子,果然是因果循环!”

    塔娜本想催促封云尽快捉拿封云,也好让她们尽快制作人皮面具,乔装打扮让朱高旭离开这里,不想却与封云言语纠缠在一起,吃了一些暗亏。

    “你……”塔娜狠狠瞪了封云一眼,带着人离去了。

    看着离开的塔娜一行,梁雪霏有些忍俊不禁,“捕头,你这样是不是太狠了,毕竟他可是崔文、刘云的贵宾!”

    “那日她的属下调戏你和殷丽,她仅仅一句道歉的话就算完事,为何她成了受害者就要死要活,纠缠不休,况且还是她的一面之词,真相未必如她所说!”

    “毕竟人家是贵宾,我等不过一小小捕头!”

    “……”

    塔娜气呼呼的出了六扇门,仍不忘回头狠狠瞪着眼。

    “小姐,要不让刘云和崔文给他施压,看他还敢如此对待小姐不?”塔海愤愤不已的道。

    “不!”塔娜摆了摆手,“我们的谎言一捅就破,经不起查证,刘云还好说,但是崔文就不好说了,他本来就是碍于我的身份才下令的,倘若逼急了对我们可不利!”

    “那就这样任他嚣张?”

    “不急,抓捕朱高旭和祝英不都是他负责么,我们等他三天,等三天过后自会有人帮我们收拾他!”

    “可是将军那边催的紧啊!”

    “无妨,到时候我亲自解释,对了,这几天你亲自负责看护朱高旭,不许任何人接近朱高旭!”

    “是!”

    抓捕、查案,除非有明确的目标和切实的证据,其他时候都是在不断搜索中进行。

    第十二小组全部人马都出动了,更是出动了一批暗子,可是直到傍晚时分,搜索人并没有发现九龙殿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