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二百九十章 九龙殿
    夜色漆黑,封云放眼望去,四下却不见一人。

    小心的取下纸套,封云展开一看:祝英,四更天,西山凤翎观。

    西山凤翎观位于宁安府城西一座矮山上的小道观,常年无人管理,只有附近的村民偶尔会去上柱香,放些祭品。

    比起从茫茫人海中寻找祝英,封云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一趟凤翎观,为防止对方施展调虎离山之计,封云仅仅召集了薛城、殷丽、梁雪霏三人,兵贵在精而不在多。

    快到四更天的时分,封云四人骑马快马加鞭就到了西山,而凤翎观就在西山山顶上,西山方圆几十里,高不过百丈,东边是峭壁悬崖,无法攀登。

    “你们三人从西、南、北悄悄上山,我直奔凤翎观,到时听我指令行动!”

    “是!”

    分工完毕,按照各自的分工,四人迅速淹没在黑暗之中。

    上山的是一条羊肠小道,封云施展轻功很快就到了山顶,借着树体的掩护,封云看到一座破败的道观座立在山顶上,道观的门半开着,一抹月光铺洒在地面上,露出道观里面半人高的枯草。

    确定附近无人之后,封云缓缓钻出密林出现在道观门口,抬步踏了进去,半人高的杂草当中有一条人踩出的道路,正中是主殿,门大开着,可以看到里面的神像,大门左侧有一间平房早已坍塌。

    封云迈步进入主殿,殿内还算整洁,正前方立着一尊一丈多高的石像,颌下长须飘飘不知是三清祖师还是那方祖师。

    封云搜索了一遍,殿内并无任何人,就在这时一个飘忽的声音传来,“封捕头挺准时的吗?”

    “谁?”封云猛地拔出背后落叶刀,刚转过身就见神像前面的供桌上站着一个身穿紫衣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脸型粗狂,眉毛头发都带着一丝红色,手里提着一柄大砍刀。

    此时身后又有响动,封云回头一看,又有两人从门内涌入,两人面貌与中年男子差不多,眉毛头发都略显红色,手里同样提着一柄大砍刀。

    其中一人堵住门口,另一人立在封云左侧,三人呈品字形团团将封云围住。

    封云提刀指着正前方的中年男子,“我刀下不斩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封捕头好大的口气!”正前方的中年男子哈哈一笑,略微拱手,“九龙殿符远!”

    紧接着左侧的男子抱拳拱手,“九龙殿,符黄!”

    后面男子亦抱拳拱手:“九龙殿,苻健!”

    九龙殿?祝英之事他们怎么掺和进来了?

    脑中刚闪过念头,符远就开口了:“封捕头深夜来此,想必看到了我们传递的消息,应约而来的吧!”

    “祝英呢?你们引我来此是何目的?”

    “好!”符远拍手称赞道:“封捕头快人快语我喜欢,在说出我们的目地前,我就让你见见祝英!”说着朝着身后一拍手,一个麻袋从黑暗中滚了出来,里面有一个挣扎的人影发出呜呜的声音。

    左侧的符黄将麻袋打开,露出一个人的脑袋,嘴里塞着麻布,正是祝英。

    看到封云,祝英停止了挣扎,默然的看着封云,从表情上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

    “祝英!”封云忙轻声喊道。

    “人你也见到了,下面该开始我们的额交易了!”符远挥了挥手,符黄重新将祝英装进麻袋朝着暗处一抛,麻袋就不见了。

    “说吧,如何才能放了祝英!”封云攥紧了手中的落叶刀,眼前这几人实力都不弱,尤其是为首的符远,多半已经踏入二流巅峰了。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的时候封云没有轻举妄动的缘故,符远敢让他见祝英,自然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说出我们目地之前,我们还得对你考验一二!”符远咧嘴一笑,手中的大砍刀猛然照着封云力劈而下,同时左侧的符黄、后方的苻健紧跟而动,凌厉的杀气瞬间锁定封云。

    “死!”刀光一闪,一柄大砍刀就到了封云眼前,猎猎劲风吹得封云头发胀裂。

    封云提刀格挡,碰撞出一串火花,厚重的力量压得封云手臂上青筋迭起,于此同时,符黄、苻健的大刀相继攻来,前后夹击封云。

    几人同出九龙殿,练的应该是同一种功法,配合极其默契。

    封云用力逼开符远大刀,回身一招秋风扫落叶,炽热内力在刀锋上吞吐,身后二人不敢硬接,纷纷躲避。

    一招逼退二人,施展神行百变,身体凌空一跃,长刀呼啸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直奔符远面门。

    封云的这一刀糅合他所学的所有刀法,既有四门刀法的多变也有八卦刀法的厚重,更有金乌刀法的奇绝,封云手中只有一柄刀,但给符远的感觉却是千万把刀在他面前飞舞。

    符远被这一击吓了一跳,同时手中速度不慢,大砍刀以点破面,施展一招绝学,浑身发出一股红光,大砍刀嗡嗡作响,似乎带着一股吸力要将封云搅碎。

    封云不退反进,一指无定指点出,只听“翁”的一声,符远手中的大砍刀也跟着晃动起来,封云乘机而上,落叶刀直插中心。

    “嘭!”一声炸响,符远狼狈的后退,此时,符黄、苻健又夹击而上,封云不得不停下追击符远,专心对付二人。

    三人施展的都是同一种刀法,刀势凶猛而有多变与封云缠斗丝毫不落下风,内力深厚不输封云且手中之刀也颇为精良与封云的名刀落叶刀对砍了几十招仍不见豁口。

    “铛铛铛!”符远三人将封云团团围住,犹如走马观花一般,长刀飞舞,甚是壮观。

    “杀!”符黄爆喝一声,一刀斩向封云小腿,封云屈膝一弯,脚踩在符黄大砍刀上,身体借力跃起,身体在半空中一个前滚翻,一脚点在房梁上,身体骤然下落,如离弦之箭。

    “小心!”符远见势不妙,一招揽雀在尾将苻健带出去,手中的大砍刀迎面刺向封云。

    “叮!”借助下降之势,封云的这一招力气何其大也,符远手中的大砍刀经受不住巨力直接崩坏成两截,半截刀刃翻转的插在符远腰腹上。

    “大哥!”

    见此,符黄、苻健二人眼珠迸裂护在符远面前,二人双刀合力抵住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