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二百七十六章 露出马脚
    中年男子与苍老妇人出了房间,悄然隐没与黑暗之中。

    “怎么?我感觉你不相信黄士诚的话?”中年男子停下脚步问道。

    “这方法要是能成,他怎么不早说,非要等到现在,为此我们吃尽了苦头,选了这么一个僻静之地,更是屠戮了一个村庄,幸好我们掩饰的好,不然我们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苍老妇人愤愤道。

    “这不也是万不得已么,事关少主大业,没把握他敢轻易尝试!”

    “哎!”苍老妇人微微叹了口气。

    “你也别叹气了,当初选择少主也是想博个前程,赌博这个东西谁能说得准。”中年男子目视着东方,那里依旧一片黑暗,“放心,是我拉着你跟着少主的,八象阵缺的那个人我主动顶上,绝不连累你,等少主成功之后,记得照顾好我家人就行!”

    血祭阁阁主生养儿子的十多个妻妾之中,哪一个身后没有点势力,谁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鼎鼎有名的血祭阁之主。

    江湖之中实力为上,尤其是这种见不得光的门派,血祭阁阁主也看的明白,所以不顾妻妾之分,长嫡有别,想出这么残忍的一个办法,让二十个儿子,自生自灭凭借自己的本事坐到血祭阁阁主的位置上。

    这就是典型的苍鹰熬鹰!

    黄士诚、中年男子、苍老妇人都是小男孩母亲身后的势力,所以他们别无选择,除非早早就放弃这场争斗。

    “我担忧的不是这个,你我是去过宁安府的,更是见过其人,知道封云的实力,今日交手也深有感触,你我联手怕也不是他对手!”苍老妇人道。

    “我们轻易杀不了他,有机关在,他也轻易弄不住我们,刚刚少主提醒的是,那对孔氏兄妹目的不纯,你没看到吗,他其中一个妹妹易容乔装掉包成封云身边的一个随从了么,这明显是要对封云动手,只要我们巧妙挑出他们的破绽,让封云生疑,让那对兄妹警觉,率先对封云下手,到时他们互相争斗,就是我们下手的时机!”

    苍老妇人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中年男子所说,但又忍不住发着牢骚:“宁安府六扇门捕快当真是一群废物,我们屠戮了一个村庄他们都毫无所觉,这封云也是名不符实,身边三个随从都被劫掠的劫掠,掉包的掉包,竟还不自知!”

    “你别瞧不起封云,他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资质绝不下于少主,且这里伸手不见五指,敌我不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能坚持到现在,不被我等干掉,足见其实力!”

    “行了,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苍老妇人不耐烦的道。

    “我这是提醒你,别大意轻敌,他能坐上捕头凭的是实力!

    “……”

    黑影一直在庄园范围内袭击他们,说明黑影的老巢也在这里,所以接下来封云三人还是依次从之前没搜索过的房间开始仔细搜索。

    “老大,我肚子突然有点痛,想去趟茅房!”突然,薛城捂着肚子,苦着脸道。

    “这里黑漆漆的,你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就行了,何必大老远的去趟茅房!”封云随意道,这里距离茅房有段路程,他又不放心薛城一个人去,必须三人同行,一来一去耽误时间。

    “这……这……”薛城结结巴巴露出为难之色,他若是真的薛城,一个大男人哪里解决不是解决,可他们兄妹三人为了斩杀封云,早就通过缩骨易容之术掉包了薛城,一个女子在这里解决,虽然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分分钟也能被封云察觉出异样。

    兄妹三人本是血魔教之人,在封云斩杀血魔教旗主苏河后,就被血魔教之人盯上了,派他们兄妹三人专门对付封云,接过任务后三人对第十二小组所有人都做了详细调查,众人互相间的关系,特性都了如指掌。

    只可惜,封云一直在宁安府,其后更是以麒麟的身份参与到宁安府帮派的斗争中,故而三人一直没有机会。

    这次封云带人出了宁安府,三人就跟上了封云一行,可他们远远接触之后发现封云实力有所精进,单靠武功怕是难以建功,只是此次机会难得,三人遂想了个掉包之计,利用精妙的伪装之术悄然替换了薛城。

    在替换的时候又突然遭受莫名实力的袭击,孔令文兄妹才意识到,这处庄园除了他们还有第三方势力且实力强悍,故而暂缓了对封云的计划,想着等找到孔令双再对封云动手。

    “人家好心让我们借宿这里,若是明早看到这一切,岂不将我等骂死!”

    “肚子早不疼迟不疼,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疼!”孔令文也暗自懊恼于这突然间出现的麻烦,但他也清楚绝对不能让孔令馨在这里如厠,否则必然被封云识破孔令馨的身份,急出来解围:“随地如厠,有辱斯文!”

    人有三急,封云也不是不讲情面之人,见薛城坚持也只得点了点头,“敌踪难觅,三人同去!”

    或许是薛城肚子疼的厉害,一溜烟跑在前面,封云和孔令文则紧跟其后,让薛城有意外立即呼喊以外,二人就站在茅房门外等着。

    “薛城如何?”

    “还有些……疼!”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得到薛城的回复,封云的心里也安定许多。

    就在封云等的无聊的时候,薛城走了出来,嘟囔着道:“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突然肚子疼的厉害!”

    封云听着薛城的牢骚,目光看着茅房门口突然愣住了。

    薛城出来的那间茅房门口大大写着个“女”字,薛城怎么会从女茅房中出来,此时他猛然想起一直萦绕在他脑海中的疑惑,为什么同时上茅房的殷丽与梁雪霏两个人,一个人在女的一侧,一个人却在男的一侧。

    “老大!”见封云没有回应愣着神,薛城在封云眼前桡了桡手。

    “哦,没什么,我突然感觉有点尿急,你们在这儿等会,我去去就来!”说着大步进了茅房。

    “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看封云进了茅房,孔令文凑到薛城面前悄然道。

    “我也不知道啊,本来早就来的,谁知推迟到了今天!”‘薛城’也颇为懊恼。

    “真是晦气!”孔令文恼怒的甩着衣袖。

    二人的一些封云看在眼里,而他的目光落在茅房门口那块指向男女的方向牌上,这是一块木质的牌子挂在土墙上,随风摆动,两边随意的刻着男女两个字,左边是男,右边是女。

    封云将木牌翻了过来,背后同样刻着男女两个字,不过字体与正面的不同,略显工整一点,这时木牌的指向就变成左边是女,右边是男。

    原来如此!

    当初,殷丽与梁雪霏上茅房的时候,殷丽前脚进的女的一方,随后就被人翻了牌子,梁雪霏就按照指示进了男的一方,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两个女的同时上茅房却分开在两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