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血人
    任何世界都是讲究平衡的,六扇门也不例外,随着皇朝的盛世推进,六扇门的各项规章制度也得到了极大的完善。

    如果将六扇门比作大明王朝,那么刘捕头所代表的的执法小组就是,明朝版的锦衣卫。

    捆绑杨兴用的大铁链是用海底寒铁打造而成,有冰冻内力的功效,杨兴短短时间内就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

    “我没有合谋,我也不认识他们!”杨兴抬起头,长发披散在头顶,苍白的脸色甚是骇人。

    “不说是吧!”刘捕头手指敲打着藤椅,摇着头微微笑着,“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大人,还请明察秋毫啊,我等接到的命令就是押送三个普通的武林人士,没人通知我里面有血魔教的人,我也不知道谁是血魔教的人啊!”眼前的情景超出了杨兴的预计,不问原因,直接一顶勾结罪犯的帽子扣了下来。

    “我都没说是血魔教的人,你就一口肯定是血魔教,你还说你没有与他们勾结?”刘捕头蹭的站了起来,指着杨兴目露兴奋,大手一挥,“来人,给我打,何时招供何时停手!”

    “是!”身侧四名**着上身的大汉拱手抱拳,拿鞭子的大汉率先将手中带刺的鞭子甩了过去。

    “啪!啪!啪!”

    白色的内衬撕裂的粉碎,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紧接着烧红的烙铁照着裂开的血肉印了上去,阵阵烤肉的香味密布整个监牢。

    监牢内某个角落内一名披头散发的男子胡乱嗅了嗅,“又有人遭殃了!”

    ……

    一处僻静的小院内,东边房间亮着灯,房间内摆着一张方桌,上面放着许些酒肉,两名男子相对而坐。

    一个是长脸深目,瘦骨棱棱,约莫三十岁左右年纪的汉子,另一个是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正是从金城郡下来的刘捕头,不过现在穿的却是一身长衫。

    汉子擦了擦嘴角的酒渍,“刘捕头你与我们家主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家主说了,这件事你若是办妥了,家主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说着将身边的一个小木箱推到刘捕头面前,“这是一半的订金,等事成之后另一半如数奉上。”

    “还说是老朋友,那怎么不见你们家主啊?”刘捕头道。

    汉子嘿嘿笑了笑,“这不是敏感时期嘛,等事成后,家主必十里长亭相送!”

    见刘捕头看着箱子没有动作,汉子会意,站了起来将箱子打开转到刘捕头面前。

    一箱金光闪闪的金元宝出现在刘捕头面前,估摸着约有三万两银子左右。

    “你们家主的手笔到挺大的啊!!”刘捕头笑了笑。

    “这不是刘捕头亲临么!”

    “南充六鬼是你们雇佣的吧!”刘捕头面色一顿道。

    闻言,汉子目光躲闪,装楞充傻道:“南充六鬼是什么?”

    “南充六鬼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那血魔二使又是怎么回事?”

    汉子也知道南充六鬼之事瞒不住眼前男子,也不想去瞒,如实说道:“南充六鬼出手的时候我就走了,当时想着以南充六鬼的武功肯定万无一失,谁曾想?”摇了摇头,汉子又道:“至于血魔二使,我根本不知道!”

    “血魔使……”低垂着头想了想,刘捕头开口道:“六扇门有六扇门的规矩,你们应该清楚!”

    “家主明白!”汉子笑道:“家主的意思是给他一个教训,别再拦我们的道,最好是让他做不成捕头!”

    到了一杯酒,刘捕头一饮而尽,提着小木箱出了房门,脚下轻点,身形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宁安府六扇门,总捕头王开的房间此刻还亮着灯,王开坐在椅子上似乎在闭目养神,房间内安静的只有油灯燃烧发出的声响。

    一阵微风吹过,半掩的窗户缓缓打开,房间内多了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走到王开面前,单膝跪倒在地,“主人!”

    王开眼睛也不睁,轻轻吐了口气,“如何?”

    “那人武功极其高深,属下不敢跟进,到是与他相会之人我跟了过去,那人进了陆家大门!”黑衣人道。

    “陆家?他们是怎么知道那人消息的?”王开皱着眉头念叨着,轻轻摆了摆手,黑衣人会意躬身退了下去。

    ……

    监牢内阴暗而潮湿,朦朦胧胧中牢门被人打开了,进来几名凶神恶煞的黑衣大汉,不由分说拉着三人出了监牢,进监牢的时候,几人身上的内力就被人点了穴道封存住了,故而几人想挣扎也无济于事。

    “噗通!”

    被人狠狠摔在地上,抬起头就看到两根铁柱上吊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白色的内衬几乎成了血色,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烤肉的味道。

    一侧的躺椅上坐着一个身穿捕快服的老者,此人封云并不认识,只听那人道:“给我弄醒他!”

    “是!”几个**着上身的壮汉抱拳,提着满满一桶水狠狠的泼洒在血人身上,几桶水下去,那人缓缓抬起头。

    “捕头!”铁柱上吊着的竟然是杨兴,封云失声叫了出来,昨日尚且纵马驰骋,今日为何成了这副模样,这还是在六扇门中。

    梁雪霏、祝英也认了出来,均大张着嘴,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是六扇门监牢啊!怎么对六扇门捕快下如此毒手!

    “杨兴听到了吗,这可都是你的手下!你若不招,你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那人语气平缓却充满了阴森。

    不等杨兴说话,那人转头,几个大汉上前一把将封云提了起来面对着那人,那人指着封云道:“说!那日你们是不是杀了南充六鬼和血魔二使?”

    “是!”封云咬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切很明显告诉他,这是一场针对他们的阴谋,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

    从一开始他们接受这个任务开始,他们就踏入了陷阱当中,以血魔教重要人物相继吸引南充六鬼、血魔二使截杀他们,若非出了封云这个怪胎,他们怕是已经死在路上。

    而得知封云等人没有死亡的消息,又在六扇门布下口袋等着杨兴四人。

    是谁?是谁要害我们?不管是杨兴还是封云三人在六扇门都是无足轻重的小卒而已!

    封云想不通,而明知道是针对他们的阴谋却毫无解救的办法!

    那人又指着祝英大声问道:“是不是你们杀了南充六鬼和血魔二使?”

    “不是!”

    那人一愣,仔细看了祝英一眼,又转向梁雪霏,“是不是你们杀了南充六鬼和血魔二使?”

    “是!”梁雪霏同样愤恨的盯着那人。

    “很好!”那人拍着手掌,站了起来,锐利的目光依依扫过三人,最终落在祝英身上:“就他了,给我往死里打!”

    “是!”四个**着上身的大汉行动迅速,眨眼的功夫就将嚎啕大叫的祝英用大铁链绑扎道铁柱上。

    “啊!啊!”

    伴随着阵阵惨叫,祝英瞬间成了一个血人。

    “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如何回答我,否则明天这里再多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