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三百二十章 身价十万
    血魔教,宁安府,旗主,这三个词瞬间在钱帮主脑海中闪过,西河镇距离宁安府并不是太远,宁安府知名的武者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传闻苏旗主不是一个男人么?怎么……?”钱帮主试探的问道。

    纳兰会摇着折扇哈哈一笑,“你所知道的苏旗主是后面的这位,而真正的苏旗主正是你眼前这位美艳的女子?”

    “苏旗主好算计!”钱帮主一愣,紧跟着哈哈大笑。

    “久仰钱帮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苏晨巧笑嫣然,一双美目忽闪忽闪的,让钱帮主心里格外舒服,忙摆摆手,“能得苏旗主夸耀,钱某荣幸之至!”

    苏晨本就长袖善舞,更是凭借自己绝美的容颜引得二人频频发笑,一时之间三人感情升温不少。

    “钱帮主,今日小女子还有一事要麻烦你了!”苏晨起身缓缓将钱帮主面前的酒杯斟满,两片红唇微微开合,火红而妖冶。

    “嘶!”

    钱帮主暗运内功强压下心中的躁动,他知道今日纳兰会主动邀请他来此肯定不是无的放矢,苏晨就是事情的关键。

    “苏旗主严重了,以苏旗主的能耐还有什么事需要我钱某帮忙的!”

    “钱帮主先不要急着拒绝”苏晨笑靥如花,从身后搬出一只大铁皮箱子放在桌子上打开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银锭,“这是订金,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

    钱帮主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但看到眼前这一幕还是微微有些动容,这一箱银子少说也在五万两之数,是什么事情需要十万两银子请他帮忙。

    “现在我到有些好奇了!”钱帮主伸手摸索着铁皮箱中那沉甸甸的银子。

    苏晨轻移莲步来到窗前,钱帮主紧随其后,’镇西河’酒楼对面就是封云四人吃饭的那个小饭馆,站在三楼居高临下可以将里面靠窗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杀了他这十万两就是你的!”苏晨芊芊手指一指正在饮酒的封云。

    钱帮主眉毛一缩,苏晨所指那少年,年岁甚是年轻,他估摸着连二十都不到,看穿着家境到颇为殷实,可是这样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凭什么值十万两银子。

    可是钱帮主也知道苏晨能用十万两银子买那个少年的性命,那少年必然值这个价钱,他知道血魔教能成为一府旗主的人实力绝对在二流巅峰,而苏晨却需要他出手帮忙则说明那少年实力至少在二流巅峰,甚至已经跨入一流。

    这么年轻就有这等实力,此人身份……,想到这里钱帮主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白花花的银子是个好东西,但最害怕的就是人死了,银子还没花完。

    “那少年是什么身份?”

    “钱帮主回去之后一查便知,我想你知道他的身份后会特别感兴趣的!”

    钱帮主眼睛一眨,思绪在脑海里转了一圈,“六扇门捕快?”

    苏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咦?在这种地方居然能遇到此等绝色的女子?”不知何时纳兰会摇着折扇也来到的了窗前,眼睛落在下面某个人身上顿时直了。

    正在饮酒的封云感觉浑身的不舒服,好像有人在暗中偷窥他一般,抬起头目光就停了下来。

    在对面’镇西河’酒楼三楼窗户边有两人正看着他,一个正是此前弄得街道鸡飞狗跳飞上三楼的那名沙河帮钱帮主,而最让封云在意的还是钱帮主身边那个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人。

    难道这就是包下’镇西河’三楼,一众武林人士口中的那个人么?

    “总捕头看什么呢?”梁雪霏疑惑地的看着封云,顺着封云的目光梁雪霏也注意到了三楼上的那二人。

    “那人好生无礼!”很快梁雪霏就羞恼的垂下脑袋。

    “我们走吧!”看着那二人的目光,封云总感觉心里一阵的不舒服,率先出了小饭馆,来到街道上他抬起头再看,那二人已经不见了身影。

    出了饭馆,四人随便找了一家客栈要了四间上房住了进去,此后便薛城和殷丽一组,封云和梁雪霏一组分头出去寻找钟岳。

    ………

    ’镇西河’三楼,纳兰会,苏晨,钱帮主依旧坐在那里。

    “钱帮主你想好了没有,这笔生意你是做还是不做!”苏晨优雅的坐在板凳上,目光时而落在纳兰会身上,时而落在钱帮主身上若有所思。

    钱帮主把玩着手中的银锭,十万两银子他确实眼馋,但还没达到利令智昏的地步,可是想到少年的身份又让他兴奋不已,一时之间有些犹豫不决。

    突然,眼神飘忽不定的纳兰会蹭的站了起来,手中的折扇收拢拍打着手掌心踱着步子来到窗前,看着眼前依依攘攘的人群,开口道:“钱帮主这笔买卖你是做还不做!”

    纳兰会与苏晨的询问毫无二致,可是看着纳兰会的背影,钱帮主感觉背后一阵发冷,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开口道:“我做!”

    夕阳西下,偌大的’镇西河’三楼只有纳兰会一人背负双手站在窗前,微风吹拂着黑发摇曳生姿。

    远处一间不起眼的客栈,其中一间房间内,苏晨香肩半露,慵懒的靠在床边,苏成抱着膀子站在一侧,目中闪过一丝贪婪。

    “你都把封云引到这里了来了,为什么我们不动手却要花费大代价请那个姓钱的?”苏成开口问道。

    “你能杀死封云还是我能,还是我们二人联手能杀死他?”苏晨眉毛也不眨,只是轻轻吐了一口气。

    苏成无语的瘪瘪嘴,虽然三人实力都是二流巅峰,可实力之间还是有天差地别的,他不认为他们二人联手能对付得了封云。

    “我们为什么不请示坛主,只要上面派些人手拿下封云轻而易举!”苏成又想了想道。

    “你知道我与那女人不对付,正愁如何光明正大的对付我,我若请示不等于羊入虎口吗?”

    “可是我看那钱帮主狡猾的很,未必会帮我们办事!”

    “我想但他知道封云的身份后,他会动心的!”苏晨呵呵一笑。

    “怎么说?”

    “据我所知,钱帮主幼时父母惨死于六扇门之手,心中已然种下了仇恨的种子,而等他坐上沙河帮帮主的位子之后到现在死在他手下的六扇门捕快已经不下这个数!”苏晨说着展开五指伸出两个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