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不一样的穿越系统 > 279章 突然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嚓嚓嚓嚓!”

    “哐!哐!哐!”

    漫天雪花飘,遍地雷芒闪。

    两人身影猛的交错又猛的弹开,冰与雷的交锋,终究是相互抵消,同时变成虚无。

    看似同时互抵势均力敌,实际上陈道临还是稳占上风。

    因为雅雅始终只敢放远程攻击进行消耗,技能招式又被绝缘之爪或者北斗神拳强行抵消,而陈道临却持续的直追而去,不依不饶的追着雅雅满圈跑。

    而雅雅也能围着这苦情巨树玩起了秦王绕柱。

    雅雅发誓,她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没有了无尽酒壶,因为那个的原因,自己在圈内就无法发挥全部力量,哪怕是在苦情巨树下,拥有无尽的天地灵气之源,也只能发挥五成左右,被一个元婴巅峰的追着打,雅雅越憋越窝火,却也只能暂避锋芒。

    因为自己的寒气招式,实际上对陈道临没多大作用。

    因为绝大部分都被北斗神拳和绝缘之爪挡住,稍稍小一部分绕开了双手攻击双腿身躯,可又被身上蔓延的雷霆抵消,又或者陈道临干脆不抵不挡,纯凭肉身扛,寒气打在上面跟打在铁板上似的,寒气的作用也被同为修行寒气的陈道临,对寒气的抗性让雅雅的普通招式几乎免疫。

    而其他的高杀伤招式得近身才能释放,可陈道临……

    是个近身格斗专家,战斗直觉强烈到,雅雅都认为陈道临可能能够预料到自己会打他的哪个位置,料敌先动,做出相应的抵抗或攻击。

    雅雅甚至有股,陈道临比自己还了解自己招式的感觉。

    这就很憋屈了。

    近身打也打不过,远程招式也相当于抓痒痒,现在,就只能打消耗战了。

    “只是这家伙,身上的脉门持续不断的吸取天地灵气,续航能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强……”

    雅雅看着身后追来的陈道临,那源源不断追随而来的天地灵气,正全数涌入所谓的脉门当中,到了现在,陈道临依旧一脸轻松,汗不流气不喘,看样子应该还能打半天左右。

    雅雅随手又放了几个冰刃,而陈道临速度不减,在半空中,左手缓缓拍出。

    “如来神掌!”

    璀璨的蓝光从手中急迸而出,雷电掌印见风就涨,瞬间就化作了百八十米大的巨大掌印,山崩地裂,又如泰山崩顶,以蛮横的态度将这几个冰刃直接摧毁,如同巨山碰鸡蛋,鸡蛋的结果显而易见,直接化成虚无,连蒸气都没留下,如来神掌化成的雷山,依旧毫不留情的向雅雅碾压过去。

    “绝对零度!”

    “咔咔咔咔咔!”

    “轰!”

    对于雅雅能够将如来神掌直接冰封,又反过来丢自己的现象,表示尤为淡定,呼唤出长枪,对准如来神掌的正中心,如来神掌比较脆弱的劳宫穴,如锋利的钻头,以令人窒息的方式,螺旋三千六百度从中钻了出来。

    嗯,这招还蛮管用,突破快不说,还能让雅雅惊得目瞪口呆,在这半秒内,能给自己挥一枪的时间!

    “划破,虚空!”

    陈道临蓄力已久的内力随着这一枪挥出,数百道枪锋连影子都没闪动,就无声无息的从枪尖中迸发!

    这一次,枪刃所指的雅雅,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近乎死亡般的恐怖!

    “唰唰唰唰唰!”

    “呼呼呼呼!”

    雅雅大口喘着气,看着自己冰壳上整整齐齐划出的枪痕,要不是雅雅仔细的盯着,那枪痕几乎细不可查,更重要的,那枪痕之间的间隔整齐划一,几乎将整个外层切割的濒临瓦解,只需要稍稍用手指一碰,就会立刻碎数块大小一样的冰块。

    要不是陈道临大声一吼,提醒了自己,又或者自己后退的速度,凝结的速度慢了半分,自己就会被这无坚不摧无形无质的枪气,给切成数瓣?

    嗯,事实上吧,陈道临还是能够,在雅雅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将力量强行改道的,毕竟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不懂控制力量的初始者。

    这力量确实是以内力灌入杀戮戟枪中,激活划破虚空属性,但,这个枪刃再也不是无规则的胡乱挥舞,在面前形成毁灭性打击。

    而是随着陈道临快速挥枪的动作而变化,陈道临能在能量消耗完之前,挥出多少枪,这枪刃就能挥出多少道。

    转而言之,陈道临能在枪刃落在雅雅脑袋上之前,便能让枪刃扭转一百八十度挥向身后,将这股力量挥洒而出。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所以陈道临这才大吼一声,提醒雅雅注意全力抵抗或者规避。

    这又不是生死之斗,半真半假的演戏而已,用不着这么拼命。

    “划破空间,明明前一个月我就看过,很惊艳,但和现在的力量相比,天差地别。”

    雅雅将面前的冰层尽数碎裂,事实上划破虚空的侵蚀性,一直让自己的冰层处于即将崩坏的状态,绝对零度冰封的空间,也只堪堪和这一股划破虚空的力量相互持平,相互抵消了。

    这用尽五成力量施展的绝对零度,才堪堪抵御住,和那次的力量,从层次上就差距太大。

    只是从元婴中期晋级到元婴巅峰,力量变化就如此的翻天覆地?

    “也可以这么说,上次只用两成力,这次用了三成,毕竟力量层次上已经不同,威力自然要强上数倍。

    倘若我全力出手,将十成力量全部灌入,恐怕你是渡劫后期,也抵抗不了吧?”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投降?”

    雅雅双眼杀意又愈发浓重。

    “不,只是说让你放过我这个可怜的蠢弟子罢了。”

    “那么你代替他,去南国和亲?”

    “……”

    抱歉,怒臣妾做不到。

    “还是派白月初去吧,给我留一些养老钱,随便给个十把亿就行。”

    “……”

    “我听见了,我听见了!”

    白月初用“毛毛虫突击”,仰天嚎啕大叫,怒刷存在感,阻止了这场肮脏的交易。

    “师父!你不能抛弃你可爱的徒弟啊!!!”

    “明明师父你用力一点,那个妖妇就只能举手投降了!”

    王百万和王旺也只是冷眼相看,不吭声,也不反对。

    因为他们只有当配角的份,主角的台词还是不能抢。

    “我愚蠢的徒儿啊,你等级太低了,并不了解现况啊……”

    陈道临轻声叹了口气,将身上的脉门缓缓收回,直接降回了地面。

    “表面上我确实占据着上风,但实际上我根本摸不着雅雅小姐,我俩实力几乎半斤对八两,若是在别处,我还有信心打败,可这里,是涂山……”

    “她的消耗几乎没有,我的内力却是用一点少一点,这里的天地灵气皆是听从雅雅小姐的调动,她只要将这些灵气从我身边调走,此消彼长之下,我必败无疑……”

    “再打下去,我怕雅雅小姐打出真火,失手把我干掉,你就没有我这么英俊帅气的师父了。”

    前一句自然是台词,虽然一开始雅雅并不认为,这么摆明自己会输的台词,有用得上的时候,但打脸如此之快,令她有些措不及防。

    现在陈道临把台阶给她送过来了,雅雅自然也就是顺着台阶下。

    “一气道盟盟主,麻烦你把白月初关进地牢,让一气道盟立刻发布通知,让南国方面做好准备,最迟明天下午,接亲。”

    白月初心中一颤,眼中透露出一丝绝望。

    结果,还是这样吗?

    “容容,把苏苏带回去,同样严加看管,在出阁之前禁止出门。”

    “是。”

    白月初失魂落魄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那依旧缓缓飘落的雪花,此情此景,正印证了自己的一生。

    随风飘落,身不由己。

    “道士哥哥!道士哥哥救我!”

    白月初又看着已被容容带走的苏苏,那在半空中胡乱挣扎,一脸渴望的看着自己,期待着自己突然大放光芒,在万军当中救她于水火……

    “抱……歉……我……做不到……”

    自己无力阻拦,眼睁睁的看着她与自己分离,竟是如此的撕心裂肺,如此的痛不欲生?

    白月初向上跃起,却猛的栽进冰中,整个脸全部埋在了冰层当中,任由额头血液悄然渲染了大片冰。

    白月初却毫无察觉。

    因为他心更痛,那种无法用物理刺激能够达到的精神痛苦,痛到他无法呼吸。

    “有我在,你还想去哪?”

    王旺将他举过头顶,还特意和自己的身体保持了距离,防止鲜血滴入一尘不染的道袍,带着他,缓缓走出冰屋。

    “这一次,你怎么也逃不开命运的安排了。”

    是啊,怎么也逃不过,成为另外一个人,完全消失的安排……

    小蠢货,抱歉了,你的道士哥哥,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

    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

    白月初低垂着脑袋,万念俱灰。

    ……

    “很好,雅雅姐演技爆表,极为逼真的打斗、表情和对话,都无懈可击!”

    陈道临对着雅雅就是一顿拍马屁,而雅雅依旧面不改色,反而眼芒中的冰冷,愈发严重。

    “拍马屁是混不过去的啦,老实交代,绝缘之爪和北斗神拳,是怎么来的?”

    容容笑盈盈的走到了陈道临背后,左手向上伸直才勉强拍到了陈道临的肩膀。

    “今天你不说清楚,那你就要体会一下,涂山混合双打了。”

    呃……为毛我还有一丝跃跃欲试的想法?

    嗯……要不,趁这个机会完成任务?

    “如果我说,我是穿越时空,到了五百年前的涂山,学会了绝缘之爪,顺道去了趟北山,学会了北斗星拳,你信吗?”

    废话,这话连自己都不信,哪能骗得容容这只真-老狐狸?

    “这么说,你还是想体会一下,混合双打了?”

    “不不不,我们是文明人,不喝酒,不打架!”

    “而且,我说的是真话!”

    陈道临真心觉得,绝缘之爪和北斗神拳只能用穿越时间这个来解释。

    如果容容、雅雅不信的话……

    那只能挨打了。

    哪怕被打死,也不能把系统君供出来呀!

    毕竟系统君那里,还有整整三条的复活读条,倘若供出了系统君,哪怕提一下名字,估计都得付巨额赔款,搞不好直接抹杀,真心伤不起。

    “呵呵,除非你能证明,你能穿越时间,否则,我就把你打出屎来,以后生活不能自理,随时有可能大小便失禁,行走只能由人推着轮椅走。”

    “……”

    容容姐,不用这么恶心吧?!

    而容容一脸严肃,丝毫没察觉到刚才那句话,是怎么也不能出在淑女的口中。

    “我弱弱的问一句,穿梭时空,你要如何证明?又或者是什么标准才是让你认为,并证明那是时空穿梭?”

    “呃……”

    容容还真没想到,陈道临疑似真的想证明自己拥有时空穿梭的能力,一下子就把自己给卡住了。

    “反正我不信。”

    陈道临这就头疼了,要是容容给自己来一套时空论,虽然自己不太懂,但还有得谈,可现在这“无论你怎么说,我反正不信”的表情,这该怎么办?

    “既然苦情巨树都能影响轮回,黄泉族亦是如此,普通的千里遁符都可以变换空间,虚空之泪更是能切割空间,绝对零度又能冰封空间,为什么你们就不肯相信,时空能够逆转而上?”

    容容却如同一顽固石头,一脸“我不信,我不听”的表情,而雅雅在这上面并没有很大的发言权,也就跟着容容捏出同样的冷酷表情。

    “你们这样就没法谈了。”

    你始终无法用语言来改变一个完全不信神秘的人,变得相信神鬼的存在,最起码,陈道临是没这么好的口才。

    “要不……你穿梭回古代,然后拿回来一件只有那时候才拥有的东西,或者干脆改变那段历史,看看结果会怎么样?”

    “……”

    陈道临沉默了良久,决定试图打消容容这细思极恐的脑洞。

    “拿东西还能商量,如果改变历史的话……”

    “且不说能否准确到达你们想要的时间点,也不说我的体力能不能维持穿梭到准确时间点的消耗,单说改变历史之后,历史的车轮可能因为我的强行改变,奔向另外一端,那才是真正的无法控制,如脱缰的野马,是走向崛起还是走向毁灭,谁也不知道。

    有可能是因为我随手救个人的原因,结果那个人是红红杀死的那个小道士,小道士复活了,红红有可能爱上了小道士,东方月初自然不可能再次走进红红的心,到时候历史真的会崩溃,涂山甚至一气道盟都有可能因此直接覆灭。

    当我再次穿越回来时,这里怕是,已经成为了圈外生物的乐园。”

    “当然,历史也有自我修正力,哪怕我救下了小道士,第二天他也可能被路人干掉,历史仍旧不变。”

    “等我回来时,你的记忆可能会经过历史的修改,最后你还是不相信穿梭时空的存在。”

    这真的很无解,穿梭时空是一个驳论,但因为第七感的原因,法则强制性实现了其存在道理,到现在为止,陈道临自己都做不到,其到底如何才能将逻辑完全想清楚。

    上面所说的是陈道临一个猜想,这是对于陈道临在这个位面后,经过感应了几次异时空之门的变化,得出的推算猜想,到底如何,能穿越过去,亲身试验一番才能得知。

    “我大致也能想到,你们俩到底要我去干嘛,如果在决斗那天,我能够击杀黑狐娘娘,红红和东方月初就不用死了,对吧?”

    这显而易见,这俩人除了这个想改变以外,其他的没什么强烈的后悔之事。

    “我只是在根据你所说的时空穿梭,进行假设想法而已。”

    容容也不否认这个想象,如果陈道临真能做到的话。

    “可东方月初,如果在那一天没拼个油干枯尽,那么虚空之泪就不会产生,很多事情都会无可挽回的发生变化,这种变化,我真的不知道是好是坏。”

    讲真的,陈道临如此奋力的想说服两个,就一个最重要的目的。

    如果穿梭过去,改变了过去,那么自己在这边快要完成的任务三,就可能直接崩盘。

    当然,在过去那时间点,也可以完成任务三,那就是找到东方月初的转世,并且在傲来国三少的阻止之下,完成两人的转生续缘。

    可自己脑子又没病,放着即将完成的普通模式不做,硬是要读条重来,去做地狱级模式。

    呵,打死我我也不去那个时间点!

    “更何况,历史的惯性,可不是这么容易改变的,它总会从各个角度进行调整,最后让‘历史’按照‘历史’走,奋力的挣扎,无非是让剧情发展推迟,而无法改变。

    我是很清楚历史的惯性,所以只是搜刮了点秘籍,然后就回来了。”

    “另外我的力量也有限,我也呆不了多久,过不了一会儿就得回来。

    还有,穿梭的时间,不可能是穿梭到我本身存在的时间,不过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个倒无所谓……”

    “总之呢,时间穿梭的禁忌和注意事项我已经告诉你了,请相信我,在这一方面,我是顶级的专家,我可是来回穿梭了一次,只可惜当时只注重知识,而没有带回实物。”

    陈道临这就属于九真一假,编造弥天大谎了。

    不过,反正也没能证明,陈道临说的是假话,不是吗?

    “所以,容容姐,告诉我当时涂山的东西是以前时代独有的物品,顺带给我一些具有年份性的物品,给我做时空定标,最好是在那个时代生产的物品,让我能去往那个时代。”

    陈道临之所以也想回去,无非是想真正看一下涂山红红、东方月初,顺道拿走她俩的一滴血,若是还能够正面打败她们,完成任务二,那就更好了。

    嗯,要是能碰上王权霸业,和他的面具团,每人取一滴血,简直美滋滋~

    好吧,最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证明能够穿梭时间,纯粹是临时兴起,想实验一下异时空之门,这第七感自从在自己身上,就只扮演了空间传送的角色,时空穿梭,自己还真没有尝试过。

    “反正呢,到时候我就拿东西走,绝不停留,改变历史,你就别想了,改变之后你很可能又记不得,还是东西靠谱些。”

    陈道临瞄了瞄容容腰间的玉佩,忽然对这玉佩两眼发光。

    “容容姐,你这个玉佩,是什么年代生产的?”

    “……”

    “你想干嘛?”

    容容虽然还没从陈道临这一连串的空间论中走出,但还是本能的抱住了自己腰间的那块玉佩。

    “空间穿梭,犹如空间穿梭一样,必须要有同等的时间物品作为牵引,我觉得你这块玉佩,貌似戴了很久了。”

    “……”

    “这块玉佩是红红姐亲手做的,时间年代,自然是东方月初来到涂山之前制作的。”

    陈道临这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容容自然明白,于是也不矫情的摘下了玉佩。

    “这个不只是有纪念价值,我还将其温养成了法宝之一,如果你弄坏了,真的会要你命的。”

    容容这句话并不是开玩笑,要是陈道临真的把这块玉佩弄坏了,容容就要考虑,涂山哪种处刑方法,比较痛苦了。

    “至于东西……”

    “如果你找到了姐姐,能帮一点是一点,回到此刻时,让她写个纸条,随便写什么,都行。”

    容容知道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红红姐非常厉害,威名更是威震八方,但是,写出的字,很丑,丑到了一定境界。

    要是陈道临真能拿出红红的字迹,那么穿梭过去的可能性,便成为了真实存在。

    容容肯让陈道临进行穿梭的实验,已经隐隐相信,陈道临具有时间穿梭能力了。

    陈道临左手掐着容容手中的玉佩,凭着感觉,右手在面前轻轻一划,一道极为虚幻的白色圆圈在手间缓缓放大,只是那白圈看起来就跟劣质机投影似的,一闪一闪,非常不平稳。

    “空间定标还是不太稳定,得需要点时间……”

    陈道临感受了一下体力从肌肉中快速消失,还源源不断的大块大块吞噬着内力,粗略的算了一下,这一传送,大致需要消耗八成的内力和绝大部分的体力。

    还算好,最少这块玉佩能够大致的确定时间点,自己只要在这些大致范围随意标个点就好。

    至于内力的消耗,十几分钟就能够补充完毕,洒洒水啦。

    “等等,怎么还有一个空间定标?!”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很难解释清楚,但第七感传来的反应,不会有错。

    在同一个时代,相差不过三十年的空间点上,还有一个时间定标。

    “靠靠!空间定标反应有点强烈,时间点被强制性确定了!”

    陈道临万万没想到,这个莫名冒出来的空间定标,因为自己通过玉佩搜索的时间点的原因,掠过空间定标的原因,异时空之门,直接将两个时间点给自动连接了!

    这就相当于,手机里收到了两个WiFi信号,而玉佩的相当于一格,这莫名的空间定标相当于满格信号,异时空之门,自然是选择信号强烈的!

    “……”

    陈道临看着面前稳定无比的异时空之门,有些发懵的挠挠脑袋。

    难道是自己哪天梦游,元神出窍,最后还通过了异时空之门,到达了古代,还手贱的留下了空间定标?

    “算了,反正上下不过三十年的差别,以东方月初来涂山的时间点,往后推三十年,应该是东方月初当了盟主左右后的事情,那场决斗,应该还没开始。”

    陈道临已经放弃重新定时间锚的想法,真当七成内力的消耗不要钱啊,这么稳定的信号,肯定不会造成因为信号不稳,而迷失在时间长河当中。

    而且,说不定是一个,最佳的介入时间点呢。

    陈道临随手将玉佩又丢回给容容,顺道也摘下了自己的铁环戒指,随意丢下一句,便直接踏入门中。

    “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这里不要走动,我去去就来。”

    “……”

    “容容,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雅雅看着一旁气得直发抖的容容,甚至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终于问出了声。

    容容银牙都快咬碎了,紧紧的拽着自己的玉佩,另一只手狠狠的将那个戒指砸在了地上,就连地上的冰层,都硬是砸穿,嵌了进去。

    “你回头让机器人给你读一篇文章,那篇文章叫做……”

    “背影,朱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