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无上大道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还有骗术
    长时间的凝聚精神,叶潇明显已经感觉到体力渐渐不支,躺地上歇息半会,紧接着便起身赶路,一路上注意着下方景象,有许多小镇,但人口不多,恐怕不会存在拍卖行之类的店铺。

    一连飞了数个时辰,天色已经暗下,叶潇坐在荒山上,拿出肉类烧烤,再将三兽放出,憋了一两天,也不知道蠢驴与骡子还有无吵架。

    小花不愧是凶兽,一出来时便冲进丛林,很快就叼着一只修为略低的兽类回来,它摆放在地上,双爪不断拍打地面,告知着叶潇为其烤熟。

    看着这小家伙,叶潇放下心来,都已经这么久了,估计不会再对蠢驴动心了吧。

    将地面那只兽类剥皮,随即又架在火堆上,很快香喷喷的味道就已经传了过来。

    趁蠢驴两兽在此,叶潇将今日所做攻击符纸全部拿出,纷纷摆放在了地面。

    “师叔,你这是……你这是又做了这么多的符纸?”蠢驴揉了揉眼睛。

    叶潇道:“这两天我会把这些符纸拿去拍卖,争取换到灵石之后早些来到元婴修为,两个师侄,你们给我画些防伪标识,免得师叔拍卖它们后,被人学去!”

    两兽立即行动,很快就把符纸全部弄好,而此刻烧烤架上的兽类,这时也已经熟了。

    骡子毫不客气的抓起一只,大口吞下,还犹豫未决的样子。

    “师叔,师侄在想,你那天有空,能不能带师侄去拜访一下师祖?他老人家虽说被封至棺木中,但师侄相信他定能恢复我们修为!”

    蠢驴也是开口道:“是啊师叔,你看师侄这么惨,每天只能待在储物袋里,莫说恢复修为,就是化成人形也不错啊,免得某天师叔离我们而去时,到时又要被屠夫抓去!”

    叶潇也有此意,若是它们修为真的恢复,自己也不用小心翼翼行走了,哪怕是皇宫的扳指老者,也不是它们对手。

    安慰两兽,叶潇直接答应道:“蠢驴,傻骡子,这件事我答应你们了,但不是现在,半年之内,师叔我绝对带你们去找师祖,怎么样?”

    “那就多谢师叔了!”两兽十分高兴。

    匆匆吃完食物,叶潇将三兽放入储物袋,借着这微弱的火光,开始躺下歇息。

    第二日一早时,天空中有鸟儿以及各种飞兽在蓝天下飞动,它们叽叽喳喳的,不知道是出去觅食,还是南飞去到更远的地方。

    叶潇起身找到一条小溪,通过溪水倒影出自己五官,清瘦,脸色有些发白,不知为何。

    初秋的溪水有些寒意,叶潇洗完脸,立即飞身赶路,待午时时又落下开始制符。

    这两天以来,他每日如此,储物袋中符纸已经四十余章,但灵气的消耗令他脸色更差,走路已经歪歪斜斜快要倒地。

    将手头最后一张符纸做完,叶潇打算明日一早赶路,起身来到悬崖边,眺望着层层大山连绵不绝,不知道能沿至何方。

    秋风吹佛,吹在脸庞有些割脸,叶潇不顾,依旧看向那已经泛黄的树叶,还有果子在不停摇晃,显然就要落下。

    “都已经离去半年了,也不知道韩师姐现在怎么样了,她是已经把自己忘了?还是挂念自己又或者她已经下嫁徐龙,或者是别人??”

    “不,韩师姐已经立下婚约,她不可能违反誓言嫁给他人,否则她要遭到天道责罚,她这么重情,自己怎能亏她?”

    坐在悬崖边的叶潇念念道:“徐龙不去招惹她就好,若是他继续缠着韩师姐,自己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给灭了!”

    叶潇目中更加坚定,在此地坐了许久,夜幕来了,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时一大早起身继续赶路。

    一连飞了数个时辰,下方已经出现许多房屋,这座城市不是魏都,应该乃是楚国另外一座城市。

    从高空落下,叶潇行走在地面,一路上倒也没有碰见骗子,但随从可见斩杀骗子的队伍以及散修,这些套路已经从魏都传了过来,甚至连别的国家也知道了。

    飞了许久,叶潇腹中饥饿,在街边找到一家面馆,点了一碗面条,小二很快送上。

    叶潇抓住机会问道:“对了店家,不知这楚国从何时开始,骗子已经少了许多,他们莫非被皇宫所追杀了?”

    小二叹息道:“客官总算说对了,现在明目张胆的骗子的确少了,但是……但是还不如之前啊!”

    他这话叶潇就想不明白了,骗子少了,莫非还不是好事?当然,对某些专门斩杀骗子抢夺物品的修士而言,这的确不是一个好消息!

    店小二看出叶潇所想,解释道:“客官有所不知,骗子虽说少了,可是现在……可是现在大街上出售物品的店铺,有许多都是假货,若有不识货者,当时就要被骗!”

    “这么狠?”叶潇心想,这些人太厉害了,现在假货又出来了,估计别的国家也好不了哪去。

    叶潇道:“这些人如此大胆售假,难道就不怕被骗者找上门去?”

    “找什么找?这还哪里敢找啊!”店小二显然气的不轻,继续道:“这些卖假货的人修为很高,一般人就是被骗了也不敢去找个说法,再说就算去了也没用,轻者暴打一顿,重者当街斩杀,你说谁还敢去要说法?”

    叶潇彻底无奈,他们算是受到自己的启发,才想出这样的注意么?罪魁祸首,莫非是自己?

    抓起筷子大口吃面,叶潇十分想不通。

    “所以客官,日后行走在各国可要擦亮眼睛,我见得你也是修士,若是碰见修为不如你的骗子,在下希望客官能杀了他们,替楚国除害!”

    叶潇沉默,但内心却是打定主意,这些乱七八糟的骗术全由自己带来,自己有必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目前虽说没有这实力,但日后秋后算账也未尝不可。

    吃完食物,结过帐,叶潇行走在大街上,储物袋中制作攻击符纸的黄纸已经不多,若是不去购买,恐怕要不了多久便会耗尽。

    在大街上找了一会儿,很快正前方就出现一家杂货店,走去时一看,掌柜的是个中年人,乃是金丹后期修为,叶潇不知他是否乃是店小二口中所说的假货商人。

    叶潇也不敢肯定,于是走上前去,张口道:“掌柜的,不知道你家可有黄纸出售?”

    中年男子抬头望向叶潇,确定对方与自己修为相同时,立即放下心来,他见得叶潇年纪不大,定然是刚刚来到金丹初期不久,因此认为对方绝不是自己对手。

    他嘿嘿一笑,带着邪意,问道:“道友,这黄纸可是制作符纸所用,莫非道友年纪不大,还能制作符纸不可?”

    叶潇笑道:“我也是准备买来一试,但不知道是否能够成功,掌柜的若是有此物出售,不妨给个价格,如何?”

    “既然如此,那道友稍等!”

    说罢,他走入房屋,不大一会儿就拿有数百张黄纸走了出来,将其重重放到木桌上,“道友,这便是你所需要的黄纸,不知道友需要多少?老夫一定给你一个痛快价,如何?”

    叶潇望向这些符纸,最近半年来没少打过交道,因此他一眼便看出有问题,先前店小二所说,果然不假。

    大步走上前去,叶潇正欲查看,但中年男子眼疾手快,立即捏入手中,“此物不可细看,道友若是有意,不如全部买走,要不就给老夫十块低级灵石吧!”

    叶潇衡量片刻,为了得到最终确定,他只得掏出灵石递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中年男子接过灵石,倒也把黄纸全部交到叶潇手上。

    手中拿着此物,叶潇掀开一看,这些黄纸只有上面几张乃是真货,而中间的大部分,全部是白纸一张,毫无用处。

    叶潇怒了,先前就得知有问题,此刻一看,果然如此。

    但中年男子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一幕,先前的喜色不见,出现在脸上的,是那凶巴巴的神情。

    他鄙夷的道:“小东西,行走楚国可要长个心眼,今日算是在老夫这里买到一个教训,你立即离去,且莫要找老夫要什么说法,否则不小心会丢了性命!”

    叶潇望着他,淡淡的道:“看你的意思,今日骗我一事,就这么算了?”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略有怒火,“依你的意思,还想找老夫要回灵石不可?小友,老夫劝你一句,你我虽金丹后期,但老夫根基比你牢固,劝你尽快离去,否则一会真要丢了性命!”

    叶潇不语,无神的望着对方,储物袋中拍出三尺长剑,有了动手之意。

    中年男子见到这一幕时,却是哈哈一笑,“小东西,既然你自找没趣,那就怪不得老夫了,今日,你无法离开此地!”

    说着,他双手一抓,手中出现一柄银色长枪,有半丈长,枪头十分锋利,可轻易刺穿一块岩石。

    他厉喝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闯进来,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