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洪荒之穿越诸天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越过虚无 回归故乡(第二更)
    无垠的虚无,看不见一丝光,看不见一丝色彩,黑漆漆的,或者说空无一物,只有一道绚丽的元始祖炁在飞舞。

    元始祖炁,似虚无中孕育出来的鸿蒙道母,万法之源,万道之根。

    明明没有颜色,却极尽绚烂,繁华夺目,让人着迷。

    它没有形体,没有状态,像一道气体,也像一道光芒,说不出,道不明,但却是道的最根本体现。

    它背后是一片巨大的鸿蒙混沌,像巨兽般匍匐,无垠无量,又似大海,磅礴雄伟,壮阔的难以想象。

    就算是天道强者,混沌强者,在它面前也显得渺小、卑微,而不可察,像一粒微尘面对浩瀚的天穹。

    有紫气翻腾,有浪涛汹涌,鸿蒙蒸腾,混沌澎湃,又有一大片真空虚无的地带,盘横环绕在混沌鸿蒙之外,此乃先天五太。

    从无极到太极,演绎出的五种不同形态。

    太易,是从无极过渡到天地诞生的第一个阶段,只有无垠的虚无,不见其气,不见其道,恢漠太虚,无光无象,无形无名,寂兮寥兮,是曰太易,是神之始。

    太初,无形无质,诞生了先天一炁,又名元始之炁,比混沌更原始的宇宙形态,依旧是朦胧不可见。

    太始,有形无质,非感观可见,初步诞生了鸿蒙,孕生了大道形体,这种形态的宇宙,非常神秘,藏纳无尽道韵,传闻当年最强的先天神魔,都来过这里。

    太素,有形有质,肉眼可见,初步诞生了原始物质,或者可以称之为鸿蒙演混沌,传闻当年的盘古等魔神,就是诞生在这种状态,得大道钟爱。

    太极,阴阳未分,四象末立,这个时候的原始宇宙,混沌鸿蒙沸腾,地水风火喷涌,如煮沸的开水,阴阳纠缠,玄黄混淆,清浊不辨,此时混沌中,已经可以诞生生命。

    而盘古等三千混沌神魔,就是在太素中孕育,太极中成长!

    而王子文等人所见到的混沌诸天海,就在太极之内,占据了小半的位置,大概也就三分之一,与整个混沌鸿蒙相比,不值一提。

    这方浩瀚磅礴的宇宙,就像是鸡蛋,蛋壳包着蛋清,蛋清裹着蛋黄,一环套一环。

    太易最大,太初次之,然后依次递减,直至最后的太极,以及混沌诸天海,占据比例是最小的。

    自鸿钧出手袭杀王子文后,元始祖炁便带着他,跳出这片鸿蒙混沌,向着无垠的虚无空间遁去。

    这太不可思议了!

    简直耸人听闻!

    这则消息要是传出去,绝对能让整个诸天混沌海爆炸,让伏羲,鸿钧等一批最强者,惊得目瞪口呆,心神欲裂,要被活活吓死的节奏。

    跳出混沌鸿蒙,遁入无垠的虚无空间,这简直如梦幻一般。

    要知道,就算是天道强者,最多不过走到太素之地,便不能前行了,有灭道之危。

    就算是混沌强者,最古老的魔神,也难以跨越太始之地,会被无形的宇宙伟力束缚,渐渐消亡,剥夺道行,直至死去。

    或许,只有传说中的盘古祖神,走到了太初之地,进入过太易之地,但能否跳出宇宙的钳制,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就现在而言,整个诸天混沌海,伏羲,女娲,鸿钧,计都,后土,混沌王等人,最多只能走到太素之地,也就是最古老的混沌诞生地。

    如今元始祖炁,竟然跳出了混沌鸿蒙,简直打破世人的认知,开古来未有之壮举。

    若是让鸿钧等人知晓,一定会擂胸痛哭,错失旷世机缘,若让他们有机会得到元始祖炁,不说超越盘古,成就无量道果,至少也可通神,证道混沌不在话下。

    元始祖炁的玄妙,远超他们想象,被他们严重低估了,是真正的无上至宝。

    祖炁飞行,瞬息间便亿万万里,跨越无尽的距离,超脱时空,超越光速,达到了让混沌强者都望城莫及的地。

    虚空无极之地,没有时光,没有极限,没有大道,更没有灵气,没有到达一定的修为,就连思维都难以运转。

    这是一片空无,无法计算路途,无法计算时光,更无法衡量坐标。

    但元始祖炁有灵,记载了走过的路途,留下了痕迹,那是元始道痕,唯一能在虚空中永存的气息,混沌强者都不可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元始祖炁依旧在飞行,在它面前,时光同样是没有意义的,像这样孤寂单调的飞行,像是要直达永远。

    所幸王子文昏了过去,沉睡在元始祖炁内,否则,他即使不死在虚无中,也要被这种单调的空寂,折磨的发疯,甚至道心崩溃,直至自杀。

    他的心灵境界很高,甚至比大觉金仙,还要强上不少,但面对这种虚无,还是不够看。

    就像再勇敢的人飞出地球后,没了氧气,也会憋闷至死。就算给他氧气筒,一直待在太空也会被折磨得发疯,孤寂永远是最可怕的。

    元始祖炁飞行很有规律,并非盲目冲刺,像无头苍蝇一般,它自始至终都在一种奇特韵味,像是勾连着一处神秘之地。

    也许是亿万年,也许是一刹那,元始祖炁前方出现了一个光点,很渺小,很微弱,但对比空寂的虚空,毫无疑问,这是希望。

    元始祖炁与光点共鸣,极速朝那儿飞行,越来越近,光点也渐渐变大,原来那并非一个光点,而是一个庞大的宇宙,混沌鸿蒙,无垠无量。

    虽然比不上洪荒,但也差不了太远,一样辽阔壮观,磅礴无边,造化雄奇,有自己独特的文明与大道运转,铸就不一样的辉煌。

    元始祖炁一进入这里,就像回到了母体一般,嗖的一声,钻进了混沌鸿蒙内,巨大无比的压力,对它而言仿佛不存在。

    它如龙入大海,发出畅快的欢呼,游淌在混沌鸿蒙中,速度很快,朝着一个方向前行。

    它的回归,没有惊动这片宇宙任何存在,就像一滴水融入了大海,无声无息。

    但它是元始祖炁,大道之母,古今第一气,宇宙的原点,万法之父,怎么可能真的了无生息呢?

    它泛起点点波澜,神异无比,飞跃过无尽时空,转瞬间,便来到一处神秘禁区。

    这儿林立着一座座古老的神庙,神殿,宏伟壮观,破旧沧桑,像是染上了一层时光尘埃。

    这里的大道,与混沌鸿蒙迥然有异,像是多种不同文明的融合,各种破败的景象浮现,更有一具具古老尸体横陈,圣药如花草,随意栽种,更有寂灭余波肆虐。

    随着元始祖炁飞行,逐渐越过这片禁区,来到一片黄昏地带,落日西斜,即将进入永恒黑暗。

    这里是时光的尽头,昏昏暗暗,带着一种凄凉,让人徒增伤感,心情低落。

    前方屹立着一座无比神圣、庄严的巨殿,充塞视线,大气磅礴,历经时光冲刷,但却永恒不朽。

    神殿之上有一匾额,上书“道君殿”三个字,笔力苍劲,银钩铁画,有无尽的道理蕴含其中。

    就算是洪荒的天道强者,来此观看一眼,都会大有领悟。

    神殿之前,高台上,矗立着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白衣飘舞,身段婀娜,绝丽出尘,美绝人寰。

    她肤若凝脂,琼鼻挺翘,眸若秋水,曼妙曲线玲珑起伏,美得如梦似幻。

    但这尊美丽的女子,面孔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如同一尊化石,瞳孔失去焦距,像是在等待,在瞭望,盼望情人的归来。

    “噗!”

    元始祖炁微微一顿,似是对这个女子有特别的感情,默默观望她片刻后,消失不见。

    绝美的神女似乎有所觉,黛眉微蹙,美眸扑闪,扫视虚空,但却什么都没发觉。

    “陛下,是你回来了吗?”

    她美眸流波,屹立在天堑边,裙带翻飞,虽然年轻美丽,但却古意苍茫,站在那里,有一种时光横流,带走一切,但却带不走她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