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翻白眼
    重新回到四院,孙立恩和布鲁恩博士都累的像条死狗。这趟出差实在是太忙,忙到两人身心俱疲,恨不得直接睡死过去的地步。

    然而该做的后续报告还是要做。该处理的问题并不会因为两个人都快累死了就有人代劳。比如……正在进行介入治疗的黄炳贤。

    在孙立恩和布鲁恩博士离开四院的4时中,黄炳贤先后多次陷入濒死状态。感染了他肺部的细菌随着血液进入心脏后,大量的细菌开始在他的心脏瓣膜处繁殖。瓣膜赘生物除了阻塞心脏瓣膜闭合以外,同时还侵蚀了他的心脏瓣膜。在一次严重的室颤后,四院通过心脏彩超,确定了黄炳贤的主动脉瓣处有严重的三度闭合不全。

    主动脉瓣闭合不全的同时,心脏瓣膜上的赘生物也正在不断脱落。孙立恩抵达四院的时候,正好就碰见了黄炳贤被徐有容等人推出抢救室,朝着CT室跑去。

    “脾梗塞”孙立恩一眼就瞥到了这个状态,而且脓毒症仍然还在。

    这是……脓毒症产生的细菌栓子,导致的脾动脉栓塞吧?孙立恩面无表情的看着被推走的黄炳贤,虽然有跟上去看看情况的打算,但两条腿就是迈不开——他是在是太累了。

    “这边有我们处理。”袁平安看见了孙立恩呆滞站在原地的样子,朝着他喊道,“你回去休息!”

    处在大后方的四院这两天都忙的一阵兵荒马乱,可想而知孙立恩他们在第一线得忙成什么样子。就算没有状态栏,袁平安也能看出孙立恩现在累的脑子都木了。他毫不犹豫的把孙立恩轰回了宿舍。就以他现在的状态,就算有什么诊断意见,袁平安也不敢听——鬼知道他的判断是不是被累出来的幻觉。

    孙立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宿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躺下来的。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不光没有觉得自己恢复了状态,甚至还觉得更累了些——外面的天空一片灰色,孙立恩竟然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从晚上睡到了第二天清晨,还是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手机上没有未读信息,这是孙立恩关注的第一个重点。然后才是时间……现在是早上七点。

    得……习惯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孙立恩慢慢从床上爬起来,他实在是睡不着也不想继续往下睡了。除了习惯以外,他决定一大早去医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两天在畔江市出差,伤口没换药。

    总不至于又要被刮一次伤口吧?孙立恩一想到这个心理就有些发冷。

    和往常一样,孙立恩溜达到了楼下,不过这次买的则是肉包子——比起往常的素包子要贵了一倍多,而且包子里未必就是什么好肉。毕竟按照一般经验,市面上贩卖的肉包子大部分使用的都是猪肉的边角料。但肉这种东西,确实和寒冷的冬季特别合适。吃完了手上的四个包子,孙立恩只觉得身上稍微有了些力气,腹中也渐渐有了些饱意。

    兵荒马乱的抢救对四院的影响比他想象中要小。虽然还有些匆忙的工作人员在抢救大厅里走动着,但至少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秩序。每天早上例行进行的换班交接也在正常交换,而不是二级应急响应机制下的那种集体轮换。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周军有些疲倦的合上了手里的病历夹,“除了三台需要稳定伤情择期进行的手术以外,其他人的手术全部完成。”

    包括孙立恩的治疗组在内,所有在抢救室里的医护人员都围在周军身旁,静静听着他的情况汇报。虽然这两天很累,但好在最后还是获得了最好的结果。除了事情告一段落的放松以外,大家也都为治疗结果的反馈感到由衷的高兴——这么多送来四院的患者,没有一个死亡病例。这几乎和奇迹没有什么区别了。

    “至于特殊病人……”周军的话还没说完,他把目光投向了孙立恩,半是描述情况半是提醒道,“实验性药物已经用了四天,虽然新型的抗生素对于感染的效果很好,但他的身体状况依然非常不乐观。”

    阿波霉素的抗菌性毋庸置疑,但这并不代表它就能解决黄炳贤身上的所有问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它还会加重黄炳贤所面临的危险。阿波霉素大量杀死细菌的同时,也会导致那些盘踞在黄炳贤心脏中的赘生物剥落。而这些剥落的赘生物一方面会露出被蚕食的心脏瓣膜,导致他的心脏功能进一步衰退,同时也会随机堵塞在他全身各处的血管中,导致不可预测的器官缺血性坏死或者肢体坏疽。

    “目前能够确定的是,特殊病人现在出现了脾脏缺血性坏死。”徐有容对周军的汇报进行了补充,“但是由于栓子的性质问题,我们无法对这个部位进行进一步的治疗。不论是手术切除坏死部位,还是通过介入手术重开血管都不行。”

    重症感染的情况下,进行手术几乎等于送死。而细菌栓被介入手术疏通后,因为栓子无法被全部剥离,必然会有很大一部分细菌栓被打成更细小的碎片重新进入血液循环中,并且造成更大范围的随机微小血管堵塞,因此也不能进行。

    “目前来看,只能进行保守治疗。”徐有容总结道,“和临床药师以及实验单位沟通后,他们建议对患者提高阿波霉素的用量,从现在的每次0.5毫克提升到最少每次2毫克,用量也从每天两次提高到三次。”

    也就是说,要从每天1毫克阿波霉素的用量,猛的提升到每天6毫克。药物剂量一口气提升了六倍。

    “同时,我建议准备对患者进行ECMO治疗。至少也要有这方面的准备。”徐有容继续提出着自己的建议,“从目前的心脏彩超情况来看,患者的心脏功能衰退已经成为定局。提高了抗生素用量后,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要面对他出现严重射血分数下降的问题。再配合上他目前的肺部感染,如果没有ECMO支持,等大剂量抗生素生效之后,就是患者死亡的开始。”

    徐有容用了一个比较抽象的说法来描述情况的严重性,“患者的基础疾病决定了他不具备接受器官移植的条件,而他现在的身体状态也不可能接受瓣膜替换术。除了ECMO以外,没有第二种治疗方法可以使用。”

    周军沉吟了一会后对孙立恩道,“你和有关部门联系一下,毕竟ECMO的治疗费用是很高的。如果他们承担不了这个费用,那就要提前做准备了。”

    提前做的准备是什么类型,这个不需要明说孙立恩自己心里也清楚。至于有关部门能不能接受ECMO的治疗费用嘛……孙立恩心里更倾向于不能。毕竟他们自身不产生效益,所有的资金都来自于财政拨款。光这段时间的治疗费用就已经够他们头疼了。就算黄炳贤再怎么有价值,对他进行几乎看不到头的ECMO治疗也实在是有些难为人。启动费用差不多六万块,而维持费用就更夸张了。像黄炳贤这种患者,同时有不明细菌重症感染、真菌性肺炎和HIV的状态,每天最少要差不多两万元。

    而ECMO一般平均运转时间最少也要十天,也就是说,黄炳贤接受一次ECMO治疗,有关部门就得拿出至少26万元的费用。而根据统计数据,接受了ECMO治疗的患者,有大概30%能活下来。

    用紧张的财政经费,去赌一个可能有审问价值的犯罪嫌疑人能不能在30%的几率活下来?纳税人的钱可不是拿来这么乱花的。

    ·

    ·

    ·

    “这个……我们就真的没办法了。”果不其然,在听到了孙立恩对情况的介绍,以及ECMO的使用费用之后,吴队长首先犯了难,“我们一年的办案经费才多少钱!”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了……”孙立恩无奈道,“没有钱,黄炳贤肯定救不回来,有钱,也未必就能活下来。”他顿了顿继续道,“既然咱们没钱,那我就还是按照现在的情况继续往下治吧……说不定有奇迹呢?”

    吴队长咳嗽了两声,“奇迹?那种东西要是这么容易出现,那就不叫奇迹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沮丧,“别的我倒是无所谓,只是可惜还没从他嘴里掏出足够的口供……”

    又提起这个话题了。孙立恩翻了个白眼,之前吴队长就是用这个作为理由,愣逼着孙立恩和治疗组对黄炳贤进行治疗的。现在老调重弹,虽然肯定没有继续难为自己的意思,但总是听着有些不痛快。

    “吴队长,我觉着你的思维可能需要一些转变。”孙立恩打断了对方的抱怨,“这些事情,黄炳贤应该不是唯一的知情者。他的那些小兄弟们或多或少都会知道一些,尤其是……”孙立恩稍微回忆了一下,从记忆力找出了那个划了自己一刀的那个孙子头发是个什么颜色,“……那个紫色头发的家伙。”

    “哦?”吴队长倒是没有想到孙立恩居然会在这个方面给自己提意见,因为职业习惯的关系,他马上追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冲击抢救室的时候,除了黄炳贤以外,就是那个紫色头发的家伙显得最激动。”孙立恩斟酌着用词,当时的情景下,彩虹男团虽然都一副“我是洪兴杠把子”的样式,但其他五个人至少没有主动冲击,只有黄毛和紫毛的动作最激烈——其他人看到紫毛拿出刀来,甚至表情还有些惊讶。“他的行动激烈程度,甚至超过了其他五个人。”

    “这个不能作为直接证据。”吴队长刚刚提起的兴趣顿时被消磨掉了不少,“算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也没办法。只能从其他人身上看看能不能挖出来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

    孙立恩挂了电话,再次翻了个白眼,不过这次是翻给自己的。

    谁说好医生就一定是好侦探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