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又凶人了 > 第3章 女子不好惹
    殷兮兮头发被扯得生疼,俗话说,得罪一个女生最不能动的就是她的头发,这下好了,彻底把殷兮兮给惹怒了。

    饰品掉落地上,殷兮兮头发散乱,来不及去捡,而男人也没管那些饰品,将她拉扯过来,一双咸猪手就揽住了殷兮兮的腰肢。

    终于站稳,男人本以为得偿所愿,谁知,这种时候,才是殷兮兮开始反攻的时候。

    她脑袋朝后一撞,不偏不倚,撞到了男人的鼻尖,没想到会被这样撞击,男人鼻头一痛,还来不及揉上一揉,又被殷兮兮用手肘给撞了胸口。

    没曾想过一个女子的力气会如此之大,男人松了手,懵傻站着,一双眼呆滞盯着殷兮兮,甚至这一瞬间,他忘了鼻子与胸口的痛。

    “你居然敢薅老娘的头发!?”殷兮兮双手叉腰,头发糟乱,若非颜值摆在那,这会儿倒真像个骂街的老妈子。

    男人被整不会了。

    “什么?你这臭婆娘力气怎么那么大?”

    ……

    嗯,怒了,殷兮兮彻底被惹怒了。

    没想到他这句话会让眼前的美人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男人心底竟生出了点惧意。

    眼见着殷兮兮一步步走近自己,男人带着不知哪来的害怕一步步往后退,直到撞到了墙上,他才想起,自己可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儿,怎么能怕一个柔弱的女子?

    虽然说,殷兮兮也不是柔弱女子……

    “小……小妞居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让小爷好好疼惜——啊!”

    话没说完,男人就挨了殷兮兮一巴掌。

    这等损面子的事,男人脸气得涨红,作势要扑向殷兮兮。

    “你居然敢打老子!”

    殷兮兮冷哼:“老娘打的就是你!看……”殷兮兮抬手,男人顺势看去,谁知,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下身就传来一阵剧痛。

    “啊——”

    以前,那些小混混还没在她殷兮兮面前好过过,今天居然有个找上门来找打的。

    男人疼得颤抖,蜷缩在墙角,一个女子,居然这么不讲武德……

    殷兮兮狡黠一笑:“还薅不薅老娘头发了?”

    “不薅了,姑奶奶……不薅了!”男人声音略带哭腔。

    殷兮兮得意的笑,她们这种现代防这种不知廉耻的人的方法,这到了古代居然这么好用,也是,出其不意嘛,他们又不知道她下一步会干嘛。

    一脚踩到男人膝盖,殷兮兮训斥:“以后呢,对女孩子礼貌点,别以为人家是美女就好欺负,比如你姑奶奶我,下次再让老娘遇到你做这种勾搭女子的事,你就等着断子绝孙吧!”

    说实话,他现在就感觉要断子绝孙了,男人不敢抬头去看殷兮兮,心里对殷兮兮是真的怕了,这就是一个蛇蝎美人了!

    “不敢,不敢了,姑奶奶,您快把脚放下去吧!”他那儿疼,膝盖又被踩着,这一刻,只觉得自己真要废了。

    “哼!”殷兮兮把脚移开,“真倒霉,好好玩乐吧,居然遇到你,老娘头发都乱了。”随意梳理了头发,看着地上的头饰,殷兮兮弯腰去捡,身后的男人不断传来哀嚎,她心烦气躁,便想着赶紧捡了离开的好。

    正捡着头纱,抬眸间,一双黑色靴子出现在视线中,殷兮兮心里大叫不妙,莫不是又来了个找打的男人?

    转动着眼珠子,殷兮兮放下头纱,握紧了拳头,站直了身子便朝来人挥去。

    岂料那人似早已预料到一般,向后退了一步,一只手便抓住了殷兮兮的手腕。

    殷兮兮心底一沉,抬眼,没想到,这抓住自己的人居然是她好不容易甩脱的郦朝太子。

    “我当公主去了哪,没想到,居然躲到这小巷子里来了。”太子声音依旧清澈爽朗,语气间还带着些许戏谑和急促,许是到处找她找累了吧……

    殷兮兮这被说中了小心思,抿了抿唇,脸颊微微红润,听到墙角那男人的哀叫,她灵光一闪,义正言辞道:“哪里是躲,本公主走得好好的,突然就被那个男人扯到这个地方的!太子殿下,这里可是你们郦朝的地盘,我受了惊吓,怎么说,你们也该……该补偿补偿本公主吧?”

    嗯,该补偿,少了说精神损失费还是要有的!

    男人兀自在墙角忍痛,没想到突然又来了一个祸,他讶异,鼓起了眼睛去看巷口的一对男女。

    太子蹙眉,循着殷兮兮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满脸胡渣的男人横七竖八倚靠在墙角,手还捂着那位置不断颤动……

    “真没想到,天子脚下还有你这种不知廉耻之徒!”松开了殷兮兮的手,太子怒斥。

    殷兮兮狡黠看戏,见那男人一脸的懵逼,呆滞的模样可跟那傻狍子有得一拼,她被逗得发笑,嘴上掺合:“叫你扒拉本公主,还摸本公主的腰,哼,这下子,有你好受的!”

    听了殷兮兮的话,太子转身,仔细打量她,皱起的眉毛始终没有放松,殷兮兮不知他为何意,疑惑之余,竟见他脱了自己的衣袍披到了她的身上。

    “这里不比夜西,女子还是勿要这么穿的好,以后你也是要常住郦京的人了,便换上我郦朝的服饰吧。”说罢。

    殷兮兮想说,其实夜西的服饰也并非全是如此暴露,像她的侍女阿岚,就穿得挺保守的,她这身衣服也是受了夜西王的吩咐才换上的,想必也是为了在那宴上秀上一秀。

    可殷兮兮什么也没说,她真不想与郦朝的皇子有什么瓜葛,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太子,未来的郦朝皇帝,是最有可能有那权力伤害殷兮儿的男人。

    “谢谢……”淡淡回了一声,殷兮兮拉紧了衣服,退离了他几步。

    体会得出她对自己的疏离感,太子没有多言,碰巧见巡逻的士兵路过,便叫人将那男人给押走了。

    两人走出巷子,街市依旧繁闹,殷兮兮自己看自己的,不管身边的男人,这时,又见一人朝她们走来。

    “二弟,与夜西公主游赏心情甚好啊!”

    这说话的是那大皇子,殷兮兮认得,见他笑着走近,殷兮兮再退一步,站等吃瓜,毕竟她也知道,皇家的皇子可都是刀子嘴刀子心的。

    “大哥怎的也来了?”太子浅笑,朗朗问道。

    话说,为何太子不是大皇子呢,殷兮兮疑惑,用身上珠钗换了根糖葫芦,静静看着这两个秀色可餐的男人冷冷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