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又凶人了 > 楔子 月黑风高穿越夜
    吱吱……

    这夜的天很黑,天边乌云密布,时不时刮起了大风,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

    下山的路很是崎岖,白天下了场大雨,地上的泥土还是黏脚的,殷兮兮扒拉掉沾在裙摆上的草根,扶着一旁的树,一蹦,跳下了一道泥坎。

    “阿爹,都怪你,非要今天来祭祀,这下……淋了场大雨还给迷路了!”殷兮兮满嘴的抱怨,虽是埋怨着,但还是乖乖跟在自家阿爹身后。

    殷那罗心里也烦躁,转过头,回殷兮兮道:“我的大闺女,就放心吧你,这山里的路我都走了大半辈子了,诶我就不信我走不出去!”

    殷兮兮翻了个白眼,这伸手不见五指的,若非常往山里走的经验,她早摔一身泥了。

    而对于自家阿爹,她倒真有点信心,她阿爹可是堂堂苗王,要找路的本事都没有,那可就真丢脸面了。

    然而,偏偏事与愿违了,殷兮兮扒拉前面灌木,谁料一脚踩空,瞬间滑落了下去。

    “兮兮!”殷那罗大喊,循声抓向殷兮兮,这夜看不见太多东西,这一抓也是扑了空。

    殷兮兮是掉入一个大坑里的,好在坑不算特别深,她揉了揉屁股,听见上面阿爹的呼喊,她这才回应:“阿爹,阿爹!”

    “兮兮,你怎么样了?”

    “阿爹放心,我没事,就是……我怎么上去啊?”殷兮兮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这洞里黑得可怕,她抱紧了双臂,颤颤看向洞口。

    殷那罗也是束手无策,焦急跺脚,无奈之际,他道:“兮兮等阿爹,阿爹去找东西拉你上来!”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好,阿爹快去快回啊!”殷兮兮回应一声,虽是苗寨里的大姐大,遇到这种事情,她也是怕得要命。

    周围安静下来,殷兮兮蜷缩着身子,静静等着殷那罗回来,恍惚间,见前方一根红色蜡烛突然燃起,她好奇,缓缓起身,走了过去。

    蜡烛是在墙上的,下面有一个墙坑,坑里有一个很是陈旧的木盒子,殷兮兮疑惑,这种地方怎么会有这个,难不成是自己遇到了宝?

    殷兮兮心里一喜,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静静摆放着一个鲜红的玉镯,在蜡烛的照耀下明灭可见。

    周围无人,她只当自己是真捡到了宝,伸手去拿,谁想,在触碰到红镯的那一刻,周围顿时殷红一片。

    忽觉身后有风吹打,殷兮兮转过身去,一抬头,一个身着红衣披头散发的女子就这么……飘在空中。

    “啊!!”

    叫了这么一声,殷兮兮被吓晕了。

    这一定是她的梦,她想,可衣物的潮湿感触及她的肌肤,她再次睁开眼睛,见那个女人还在,她就知道,自己这是真见了鬼了。

    “别怕。”女人开口说话了。

    “怕……怕个娘呀,我能不怕吗……”殷兮兮略带哭腔道,声音颤抖,也是,这种情况,谁遇上会不怕。

    “能否帮我?”女人继续道。

    殷兮兮鼓起勇气去看女人,但只看到了她的下半身她就不敢再往上看了,心里讶异,这女鬼居然要自己帮忙?

    “什……什么?”

    女人停顿片刻,叹息一声,道:“我本夜西长公主殷兮儿,在草原,多少勇士爱慕,奈何,那一年,听了爹爹的话,去郦朝和亲……”

    女人声音黯淡下去,继续道:“本以为会荣华一生,岂料,夫君竟率兵屠杀了我夜西,害我夜西人民妻离子散,也残害了我最敬爱的母后和……我的孩子!呵呵呵……”

    听上去……这女鬼是挺惨的,看她这样,许是她自己也不好过,殷兮兮少了些许惧意,待再想明白一件事时,才发现这个女鬼竟与自己的名字如此相似。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呸,这缘分她可不想要。

    “你要我……帮你什么?”殷兮兮鼓起勇气,想着早点摆脱这个女鬼的好。

    “我想你帮我两个忙。”女鬼声音有些舒坦了,又继续说道:“我现在已是一缕残魂,因一个禁制,我无法离开这里,所以,第一个忙,我会助你回到我的曾经,阻止我的悲剧重演。”

    “啊!?”殷兮兮惊讶的抬起头,无意间看到殷兮儿不忍直视的脸,她忙低下头,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吗?还要阻止悲剧重演?

    要是可以的话,她还真想体会一下。

    “那,第二个忙是什么?”殷兮兮问。

    殷兮儿没有回她,余光中,殷兮兮只见殷兮儿化作一缕红烟附到了红镯上,红镯缓缓升起,慢慢移到了殷兮兮手腕处。

    殷兮兮呆呆看着,手指一碰,红镯便戴了上去。

    周边红色渐渐浓郁,包裹了殷兮兮的目色,她有些不适应,紧紧闭上了眼睛,等再次睁开,自己身处环境也着实吓了她一跳。

    这是……马车?

    车轱辘一个颠簸,殷兮兮狠狠撞到了马车壁上,察觉到不对劲,她忙拉开车帘看向外边,依旧是夜晚,确有不少火把燃着。

    她这是……真的穿越了?

    这一瞬间,殷兮兮懵逼了,连揉了自己的眼睛,不管重新睁开多少次,自己都是在这架马车上。

    抬手看到手腕上的红镯子,殷兮兮欲哭无泪,想着自己此刻可能是去那什么郦朝和亲的路上,既要断了这一切事情发生的起点,那她不如立刻逃跑?

    想到便立即去做,等马车终于停下,所有人都休息之时,殷兮兮拉开车帘,撒腿就跑。

    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殷兮兮窃喜,逃到了一棵树下,对着红镯便道:“我逃了,那之后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吧?”

    红镯没有任何反应,她便等。

    可,她最终等来的,却是那一个个威武雄壮的夜西壮士,看着他们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殷兮兮咽下一口气,转身欲泡,然而,还没跑出几步就被别人给抓住了。

    然后,她就这么被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给拧了回去……

    看来,事情也并非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