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头号偶像 > 第361章 地瓜大危机
    晚上八点多,冲刺赛落幕。

    最终以何笑拿下歌王而结束。

    而这一期,他所演唱的《飞云之下》、《缘分一道桥》,也成为了许多观众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两首歌曲都太过亮眼了,哪怕是在诸多的老一派实力歌手所演绎的经典中,也是无比的出色。

    “恭喜,又拿了一次歌王。”

    节目散场了,台下的观众们都在往外走,张雅则是跟何笑并肩下台,笑吟吟的祝贺道。

    “多亏了雅姐相助,不然就我这破锣嗓子,上哪拿歌王去啊?”何笑将双手放在脑后枕着,嘴上谦虚,脸上却美滋滋的说。

    “贫嘴。”张雅瞪了他一眼。

    你这要是破锣嗓子,那歌坛百分之九十的歌手都不用活了。

    何笑则是干笑两声,同时心跳有些加速。

    他只是随口贫一下,没想到张雅竟然会这样回复他,充满了魅力的御姐气质中,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嗔怒。

    像张雅这种级别的女神,一举一动都能吸引无数雄性牲口们的注意力,何笑也不免俗,体表温度瞬间就上来了。

    “咳,那个雅姐……这次真是帮了我大忙了,以后有什么事儿您吩咐,我能办的肯定不推脱。”何笑憋了半天,说出这么一句“很官方”的话来。

    张雅美眸撇了他一眼,“怎么,不能办的就推脱了?”

    何笑当时就哑了,只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摆手道:“嗨,我不是那个意思,反正能办不能办,只要雅姐需要我,我第一时间到场!”

    张雅笑笑:“真的?那我现在就有个事儿要找你帮忙。”

    “啊?”何笑一愣。

    还真有事啊?

    就见张雅轻泯红唇,沉吟一番后说道:“大约在下个星期吧,我想开一场演唱会,在香江红馆,你去给我压个轴。”

    这可真是个稀奇事儿了,因为张雅自从解约乐嘉之后,在乐坛内的活动就少了很多,新专辑也不出,掰掰手指头,张雅这一年来就在乐坛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是给《白蛇:缘起》献唱主题曲,第二件是跟何笑上春晚,第三件是这次来《歌手》做帮唱嘉宾。

    不知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还是巧合,张雅暂退乐坛的这一年来仅有的三次在公众前露面,都跟何笑有关。

    而这次,张雅竟然主动要回归乐坛了,何笑哪能不觉得惊奇。

    不过仔细想一想,也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张雅不是真的退出娱乐圈,她只是没有娱乐公司的束缚后,变得更加自由了而已,在圈内是否活动,全凭心意。

    懒得时候就出去旅旅游,看看风景,或者是宅在家里喝杯浓咖啡,看上一本《肖申克的救赎》。

    要是怀念舞台了,那就开场演唱会,感受一下聚光灯的魅力。

    没有公司的管束,没有经纪人的催促,人生充满了恰意和自由。

    何笑其实有时候是很羡慕这种生活态度的,功成身退,该挣的钱都挣到了,该出的名都出到了,剩下的时光里,只是肆意的享受人生。

    也不知道这么率性洒脱的雅姐,最后会便宜给哪个臭小子。

    挑挑眉毛,何笑决定答应下来张雅的要求。

    人家老张对他有求必应,不管是献唱《白蛇:缘起》,还是这次的《歌手》帮唱,都没说二话。

    现在她要开演唱会,何笑自是不会推脱。

    “行,哪天开演唱会,我现在就订去香江的机票。”

    说起来也巧,正好这几天《歌手》的录制中断了,因为连续高强度的录制,让一众歌手大感疲劳,手里能唱的歌曲跟不上节目录制的速度了,再加上有几个人档期有点冲突,所以廖玉清特意放了十五天的假,下一期的排位赛竞演要在十五天后进行了。

    电视播放这边则不打紧,因为节目录制的进程比电视快了正好两期。

    清风拂过脸颊,张雅挽过一丝额前飘过的秀发,小眼神睥睨,好像在出难题一样的说道:“下个星期三,不过你不许唱那些老歌,要唱新歌,合唱的也行,我打算给粉丝们一个惊喜。”

    “行,这都不是问题。”何笑眼睛弯弯的眯起,不管是新歌还是老歌,他手里都一掐一大把,最不怕的就是创作了。

    谁让……咱是挂逼呢。

    夜色渐浓,央视大厦前,路灯的余晖将两人的影子拉出好长,恰似那晚风,徐徐飘远。

    张雅现在连经纪人都没有,就更别谈司机了,她是自己开车过来的。

    远远的就能看见停车位里,何笑的奔驰跟张雅的帕拉梅拉并肩停在一起。

    “那电话联系。”

    张雅在耳边比划了一个六的手势,随后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在何笑的注视中,亮着尾灯,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中。

    何笑在原地站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老张分别,他心里都特别难受。

    两人下一次见面,得是在香江了。

    “何笑,给我们签个名吧!”

    忽然,远方传来大声的呼喊,何笑回头一看,就见到一些还未离开的观众眼尖发现了他,正在朝这边涌来,当下头皮发麻,赶忙钻进车里一脚油门轰了出去。

    两边的景物在倒退,一路上停停走走,四十多分钟后,终于驶回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库。

    上楼,回家,开门。

    动作一气呵成,左脚踩着右脚把鞋蹭下,就打算回到卧室躺尸,结果余光一扫,就见到一团黑影蹲在地上鼓捣着什么东西。

    不用想都知道这黑影绝壁是房东妹妹了,黑灯瞎火的就窝在他家里撸猫这事张煦苒常干,毫不夸张的说,何笑的神经都因此而被锻炼出来了。

    没有被吓一跳,反而是打着哈气的问道:“哈麻皮,又过来撸猫?”

    张煦苒这次没说话,只是蹲在地上身体发抖,隐隐约约间,还听到点抽泣声。

    “喂,你怎么了?”

    何笑感觉事情不对劲了,拉下客厅的大灯,就见张煦苒怀里抱着地瓜,眼睛一片红肿,断断续续的说道:“地……地瓜要死了!”

    “!!!”

    脑袋里轰的一声,何笑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目光看向那只此时明显无精打采的大橘猫。

    “你在放什么猪屁呢?地瓜这不活的好好的吗?”何笑心里有点慌,语气明显提升了一截。

    张煦苒没计较这些,扒拉一下地瓜的耳朵,六神无主道:“它的耳朵发黄,牙齿也发黄,我带去医院看了,医生说肝脏出了问题,血液也不正常!”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何笑有点发懵,他没想到一只小猫咪也会出现肝病。

    镇静下来后,连忙安慰张煦苒道:“没事没事,猫有九条命,按时吃药,肯定能救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最后一条命?”

    张煦苒哭哭唧唧,说出这么一句气人的话来。

    这个一向彪悍的川妹子,还是第一次表现出如此柔软的一面,让何笑觉得这都不像她了。

    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凡事都无所谓的张煦苒,原来也有在意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