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一品盛香 > 第100章:得知师父在何处
    说着话将人的衣衫给拉拢起来,再系紧带子。

    结果,将人放进浴桶里,白色的里衣就变成了半透明,里面的白布遇水后也变得松垮,有掉落的迹象。

    这等场面看得褚彧心里发紧,既贪图对方的美色,想多瞧几眼,又觉得此举无礼至极,忙按捺住躁动的心转过身去,想快步离了的房间,将门给合上,然后换个丫鬟进来伺候,可这山上没有丫鬟,连女子都没有,而每过一刻钟就要加热水放药进去。

    他连忙朝门外招呼一声:“金虎,赶紧去将沈家那个学医的丫鬟带过来,江湖救急!”

    沈玉棠可不要在此刻苏醒,不然,他该怎么解释?

    可他这个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一直到药浴泡完,玄兔过来,日上三竿,人还未有醒来的迹象。

    褚彧坐在床边,时不时地问一句:“徐神医,她什么时候能醒来?”

    徐公砚正在配药,一副药还未配好,已经回答了他不下三次,他不耐烦地道:“都说了,下午能醒,再针灸一回就好,你怎么这么啰嗦,能让老夫耳朵清净点吗?与其在这里守着,不如去打坐,将自己体内的余毒逼出。”

    玄兔握着公子的手,眼中尽是担忧,公子才出去一晚就中毒了,以后绝对要阻止公子半夜去做那种危险的事,白天也不成。

    她朝褚世子道:“您先去休息吧,公子有奴婢守着,等公子醒来,奴婢再通知世子。”

    她看得出来,褚世子的脸色也不好。

    褚彧看了眼床上之人苍白的脸色,道:“你家公子醒来后一定要先通知我。”

    在玄兔郑重地点头后,他才起身离开。

    他没听徐神医的叮嘱去调息,而是去了后方堆积杂物的房间。

    沈明舸正在审问墨燕他背后的主子是谁,可对付这种死士头领,他用尽了方法也毫无所获。

    墨燕口里涌出鲜血,厉色道:“就这手段……沈明舸,你最好将我放了,将那东西双手奉上,否则你沈家必被灭门!”

    褚彧推门而入,道:“见不得光的老鼠,本世子早晚取下你主子的头颅!”

    墨燕醒后还没见过褚彧,现如今见到了,才知晓三人中有一人是宣平侯府的世子。

    侯府的人果然还没放弃调查。

    墨燕被锁着只能跪在地上,双手反吊着,身上都是血污,面色狰狞地看向他们,“让我猜猜另一人是谁,是沈家的人,还是世子的护卫或好友了,也有可能既是世子的好友也是沈家的人,那会是谁……沈玉棠。”

    褚彧蹲下身,与其对视:“你很聪明,那你说说你主人会不会来杀你灭口?”

    墨燕瞳孔放大,眼底有了惊惧之色,他不怕死,而是担心褚彧会根据这点找到他们在陵阳的藏身之所。

    褚彧压着嗓音道:“你现在不说没关系,我知道有种蛊,能将人变成傀儡,到时候我问什么你就会答什么。”

    “除非,你主子能在我给你下蛊前将你杀了。”

    墨燕只觉得一股凉意直达心底,将人变成傀儡的蛊毒,他也有所耳闻,那是汝阳南陵蛊毒教的一种控制人的蛊,名为长相思,原本是教中女子为了防止男子变心所制,后来也可用来逼问,但这种蛊很难培育,毒蛊教也很少让其流出。

    可听褚世子的语气,他似乎有方法弄到手。

    墨燕不确定他是在诈自己还是真打算这样做,眼神暗沉,默不作声。

    褚彧接着道:“你会彻底变成我的傀儡,毫无感情,没有自己的想法,只会听我命令行事,甚至会拿起你的刀插进你主人的胸膛。”

    一旁的沈明舸听得都心头直颤,想着当真有这样的蛊?那他想多弄点。

    “如果你现在说出身后的人是谁,或是交代一些有用的消息,我会考虑留下你,这年头给谁卖命不都一样,他能给你的本世子也能给你,不如以后为本世子做事。”

    褚彧的此刻的声音充满了蛊惑。

    墨燕喉咙一动,他此刻就像是渴水的鱼,想要活命,且像个人样活着,就必须牢牢抓住褚彧放出这一碗带毒的水,不会让他马上死去,却能解此时的干渴。

    但他不能背叛血燕,不能违背自幼接受的训练,就算是死也不能做违背主人的事。

    可对方说的蛊毒……

    见他目光闪烁不定,陷入沉默中,褚彧直起腰身,朝外面喊道:“金虎,带人将他送往府中地牢,严加看管,别让他死了,等着人来杀他。”

    墨燕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沈明舸在一旁一言不发,人是他擒住的没错,但他可没有安全可靠的地方关押此人,短时间内又问不出什么来,杀又不好杀,只能任由金虎将人带走。

    现在此间就他们二人,褚彧道:“沈前辈藏得可真深,前辈查血燕想来是为了沈老爷的事,但昨晚听墨燕所言,他们是为了擒住你才布局的,是为了一样东西,不知是什么东西?”

    两人的脸色都不算好,血色还未恢复,在杂物房里大眼瞪小眼。

    沈明舸道:“世子查血燕想来是因为二十年前侯府夫人遇刺之事,是该好好查查,查出真相,至于世子所问,老夫不好回答。”

    他该怎么说呢,那东西他也没见过,只听夫人当年提及过,知道她将东西藏在了某个山头,可他抽空去寻了好几遍,却什么也没找到。

    褚彧转而问道:“那我师父呢?他在何处,沈叔父可别说不知道了,我与玉棠是好友,您若是连这事都不告诉我,我就让玉棠来问您。”

    沈明舸:……

    手里的拂尘一抖,很想抽他一脸巴子,用侄子来威胁他这个做叔父的,什么套路!

    “到外面坐着说。”他抱着拂尘踱步走出。

    药圃边有一条自山顶流下的溪流,溪面上以石块架起一座石板桥,附近有叶色青碧的杏树,树旁是晾晒药材的架子与寻常人家的长木凳。

    正午,阳光猛烈,在树荫下,溪水旁,两人聊了许久。

    沈明舸坐在长凳上说道:“算起来我也是你师叔,你怎么就不能听我的话,就不能安安稳稳地做你的世子,管上一代的恩怨作甚。

    你师父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念叨死我,这一点你和你师父一个样,说起话来一套一套,还都是歪道理。”

    褚彧已经得知师父还活着,他不辞而别是因为不知能不能治好身上的伤,现如今在青海,每日里药浴温泉,服药晨练,还有人伺候,过得也算潇洒。

    而沈明舸竟早些年拜师他师公,虽然只学了一年时间,但也算是他师叔,也难怪沈明舸的武功招数与他所学同根同源。

    不过,沈前辈还是前辈,招式的变化已经到了大巧若拙,化繁为简的境界,他有所不及。

    他道:“这件事可不止上一代恩怨那么简单,敢刺杀侯府的人只有朝中那些人,我若不将其揪出来,这世子我也做的不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