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燕欢歌 > 第二百章 心想事成
    柳嫣儿脸型极美。

    是一副素颜的瓜子脸,螓首蛾眉,肤如凝脂,再配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怎么看都应该是一个绝世的大美人。

    韩素梅没有见过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上官若雪和萧如冰,但她感觉眼前的这个柳嫣儿却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姑娘。

    只是唯一遗憾的地方是柳嫣儿右脸颊有一块两寸大小的暗紫色胎记,几乎占据了右边的半个脸颊,有些醒目,有让人有些遗憾。

    不过即使是这样,在配上柳嫣儿文雅得体的身姿后,其姿色依然还是相当出色。

    韩素梅不知道该以怎样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是觉得上天的不公呢,还是感觉自己的儿子眼光不错。

    在素颜之下都这样出色了,假如以粉黛遮掩一些胎记的颜色,那岂不是更美?

    这是韩素梅作为一个女人最直接的想法。

    在愣了片刻之后,韩素梅又问了一句。

    “柳姑娘,你一直蒙着面纱示人吗?”

    韩素梅已经把话问得相当的委婉了,但柳嫣儿还是有一些不自在,不过她知道韩素梅作为一个母亲,这个问题是应该问的,而且是必须问的。

    现在只有两个女人在,韩素梅这样问无可厚非,柳嫣儿苦笑了一下道:

    “老夫人,奴家虽身陷红尘,但也算洁身自好,在武昌潇湘楼里奴家我一直都是以弹琴唱曲为生,要是有恶客来要奴家做这做那,奴家便先解开这半边胎记给他们看,他们自然也就不再纠缠奴家了。”

    韩素梅叹了一口气,“柳姑娘,老身多心了,你可别见怪!”

    “没事,沈欢也说了老夫人是个直爽的人,奴家怎么会责怪您呢!”

    说起儿子,韩素梅呵呵一笑。

    “欢儿也是,什么都在外面乱讲,呵呵!”

    柳嫣儿跟着赔笑了两声后,韩素梅正起了脸色。

    “柳姑娘,欢儿说得不错,老身还真是一个直爽的人,现在老身已经看了欢儿的信了,不知柳姑娘意下如何?”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也是今天柳嫣儿来沈家的最终目的,见韩素梅问起,她芳心不由得一慌。

    “老夫人,沈欢的意思就是奴家的意思,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韩素梅呵呵一笑。

    “老身能有什么想法,只要欢儿开心,他的想法就是老身的想法。”

    柳嫣儿闻言心中一喜,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她急忙走到韩素梅面前行了一个大礼。

    “嫣儿拜见伯母,谢谢伯母成全!”

    这是一个正式的拜见,韩素梅满脸微笑的接受了一礼。

    “好,嫣儿你起来吧!只要你不嫌弃我们欢儿,你就在这儿住下吧,唉,也不知道欢儿什么时候能回来,伯母我都担心死了。”

    柳嫣儿笑了笑。

    “伯母,奴家现在住在秦淮河边,以前在武昌府对我有恩的雪姨来京城新开了一家青楼,现在正在想着怎么打开局面,这种情况下嫣儿不好意思就此抛她不顾,所以嫣儿还会在那儿待一段时间,等她的事情走上正轨之后再过来,不过,伯母您也不必为嫣儿担心,嫣儿一定会誓死护住自己的清白,把自己干干净净的交给沈欢,绝不让沈家蒙羞!”

    韩素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那你自己可得小心点,京城不比武昌,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可不能让自己吃亏就是!”

    “嫣儿明白!”

    “哦,嫣儿,伯母问你一件事情,你是不是往家里丢银子了?”韩素梅突然想起银子的事情,忍不住问了出来。

    “银子,什么银子?”柳嫣儿不解的问道。

    “不是你?这就怪了,那是谁无缘无故的来做这等好事呢?”

    一百两银子,而且还是这么偷偷摸摸的送出来,这绝对不是一般关系能做出来的,在排除了故意陷害的情况下,柳嫣儿心中不由得想起了沈欢所说的那个女将军来。

    “伯母,您说会不会是上次追杀沈欢的那个叫萧......萧什么的女将军呢?”

    “萧如冰,那个女子叫萧如冰!”

    韩素梅摇了摇头不信道:

    “不会吧,就是那个女子把欢儿害成这样的,她那么恨欢儿怎么还会送银子给咱们呢?”

    “伯母,难道你都不知道沈欢有多厉害吗,他呀,可厉害了......”柳嫣儿笑了笑,便把沈欢给他讲的和自己所看见的都一一给韩素梅仔细的讲了一遍。

    韩素梅越听越心惊,到最后连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

    “啊,不会吧,我家欢儿平日在家连一只母鸡都不敢杀,他还能杀那么多东厂的杀手?”

    刚说到这儿韩素梅有些惊慌道:

    “欢儿不是给我说回老家去避一避,顺便看一下老家的祠堂,东厂的人为什么会追杀他呢,嫣儿你不是在吓伯母的吧?”

    东厂追杀的事情本来就很隐秘,收手也很快。

    当时沈天逸又不敢告诉妻子,韩素梅不知道很正常,所以她才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柳嫣儿笑了笑。

    “伯母,是真的,嫣儿亲眼看见了东厂的人追沈欢的。”

    “啊!东厂的人个个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那欢儿惹了东厂的人还有活路吗?”韩素梅急得从椅子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伯母放心,沈欢很机灵的,东厂的人应该不会把他怎么样。”

    能不停的得到自己儿子的消息,说明自己儿子真的没事,而且还活得好好的,韩素梅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问道:

    “嫣儿,上次也是你使人来给家里送信的吗?”

    柳嫣儿再次把头一摇。

    “没有,嫣儿才来京城十多天,您说的上次送信的时候嫣儿还在武昌呢,怎么能给您送信!”

    “咦,这就怪了!”

    韩素梅想了想又道:

    “莫非真是那萧家丫头给家里送的信,银子也是她给悄悄送来的,可......可是他们的婚约已经被圣上解除了呀,她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

    韩素梅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柳嫣儿轻笑了一声。

    “伯母,嫣儿感觉应该是萧家小姐还惦记着沈欢,这才悄悄的帮你们,您说会不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