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儿有天帝之资 > 第三十章:要么教服,要么打服!内圣外王!
    辩经楼前。

    随着机缘试炼的出现,长龙般的队伍,很快到了陈玄卿。

    “下一位!”

    随着仙门弟子的声音响起,陈玄卿上前两步,神情端庄。

    顿时,在仙门弟子的桌案上摆放的一枚玉符上有两道金色流光闪烁。

    “嗯?”

    太一仙宗弟子看到玉符上闪烁的金色流光,微微惊讶,不由看了陈玄卿一眼。

    桌上这枚玉符,便是用来检测山水古令的。

    只要考核者来到桌案前,身上有着山水古令,玉符便会感应到,闪烁出金色流光。

    一道金色流光,代表着一枚山水古令。

    两道金色流光,则表示陈玄卿身上有着两枚山水古令。

    要知道,在陈玄卿排队前,两条长队,测试的人数有近两百人,但一共才十三人身上有缘法之物,通过考核。

    还皆是一枚古令。

    所以,陈玄卿身上有着两枚山水古令,自然让他有些惊讶。

    不过,太一仙宗弟子也未多说什么,依旧照常道。

    “将你的试练令牌拿出来。”

    听到这话,陈玄卿立即将已经准备好的试练令双手递出。

    在排队的时候,他便已经观察,若是通过了缘法试炼,便会让拿出试炼令。

    应该是一种登记方式。

    仙门弟子在陈玄卿的试炼令上点了下,随后将令牌还给陈玄卿,口中淡淡道。

    “试练通过,入辩经楼进行辩经试炼。”

    仙门弟子这般说道。

    “多谢师兄。”

    陈玄卿没有多想,接过试炼令,作揖道谢,朝辩经楼走去。

    走到宝塔门口时,陈玄卿回头看了眼江富海和李岩,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

    看到陈玄卿通过试炼,后面队伍中许多羡慕,嫉妒的目光投来。

    虽然陈玄卿不是第一个通过考核的人。

    但按照这个比例,能够通过考核,便已经算得上很好,所以每一个通过试炼的人,都让人羡慕。

    随着陈玄卿步入辩经楼,仙门弟子继续出声。

    “下一位!”

    江富海上前。

    顿时,桌案上的玉符有一道金色流光闪烁,表示着江富海也有着山水古令。

    这是通过了试炼。

    仙门弟子按照流程让江富海拿出试炼令,进行登记。

    看着江富海通过试炼,后面又有投来羡慕嫉妒的眼神。

    而当李岩上前,桌案上玉符再次亮起金色流光时,让这名审核的仙门弟子不由多看了李岩一眼。

    前面两百来人,才一共十三枚。

    而现在,先是陈玄卿身上两枚山水古令,并且后面两人也皆有山水古令。

    并且,三人好像还是认识的样子。

    难道?

    这便是所谓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不过,对此他并未在意,依旧按照流程走上一遍,让李岩进去。

    后面排队众人看到陈玄卿、江富海、李岩一连三人进去,心情有些复杂。

    一方面连着三人进去,的确鼓舞士气,让后面的人有期待感。

    可问题是,山水古令数量有限,用一枚少一枚。

    在刚才,太一仙宗弟子告知缘法之物,山水古令时,正在排队的很多人,以及刚刚未通过试炼的人,都开始疯狂寻找,高价收购山水古令。

    毕竟,缘法试炼在今日才结束。

    与此同时。

    陈玄卿走进辩经楼,看到里面情景微微惊讶。

    辩经楼从外看,是一座九层宝塔。

    但进来后,只有一层,呈现宝塔般形状,越向上就越窄。

    不过真正让他有些奇怪的是,楼内空旷,中间有一排座椅,但一个人都没有。

    按理说,在他之前,已经有十三人进来了。

    不可能十三人都辩经完了,离开了。

    陈玄卿猜测自己应该是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中,毕竟太一仙宗,有点仙法手段很正常。

    没有傻站着,陈玄卿走到座椅前,坐下等待。

    坐下后,他拿出自己的试炼令牌打量。

    刚才排队,缘法试炼时,他自然有看到,在自己上前那张桌案上的玉符上有两道金色流光闪烁。

    这让陈玄卿不由猜测,这应该和自己两枚山水古令有关。

    若是这般的话,岂不是身上山水古令越多,事后缘法试炼评价越高。

    不过想了想,并未觉得这枚试炼古令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时间一点点过去。

    在这里面,陈玄卿也不知道时间过得快不快。

    但他觉得有些揣测不安。

    有些古怪。

    不过就在此时,突兀之间,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辩经试炼开始。”

    随着声音响起,一道人影缓缓出现在陈玄卿面前。

    这是一名身穿青袍的老者,头发灰白,面容严肃,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此人便是负责此次太一仙宗试炼大会的初尘道人。

    陈玄卿自然不认识初尘道人,不过看到老者出现,他立即起身,作揖行礼。

    “见过仙长!”

    不过初尘道人没有给陈玄卿准备时间,也没有介绍规则,直接开口,进行提问。

    “哪本佛经,能让人一心向善。”

    他声音响起,目光十分平静,上来就让陈玄卿作答,不浪费任何时间。

    哪本佛经,能让人一心向善?

    陈玄卿不语,陷入沉思。

    这些时日,他看过许多佛经。

    可以说,让人向善的佛经太多了。

    他完全能直接说出一大堆。

    可不用脑子都能知道,问题不可能如此简单,不然这辩经的意义在哪?

    难道是想看那本佛经最让人向善?

    也不应该啊。

    佛教讲究众生平等,难道要在佛经上分个上下?

    大乘佛法与小乘佛法?

    陈玄卿心中思绪不断发酵,但越想越乱。

    初尘道人并未催促,静静等待。

    脑海思绪有些乱,陈玄卿也不含蓄了,直接打开修仙日记。

    遇事不决,问修仙日记!

    说实话,陈玄卿也不想遇到事就问修仙日记。

    但这场试炼对自己很重要。

    当一件事越重要,就会让人变得犹豫不决。

    而随着陈玄卿心中想法生出,脑海中的修仙日记开始浮现。

    ---

    永安十五年,二月五日。

    未时:你在进行辩经试炼时,对于问题‘哪本佛经,能让人一心向善?’犹豫不决,开始揣摩其中深意,为了能够取得好成绩,你选择作弊,想知道哪本佛经能让人一心向善。

    括号【提示一:十枚灵石】

    ---

    提示出现。

    只有一个提示,这让陈玄卿有些好奇了,一直以来都是三个提示。

    现在都变成一个提示了?

    一口气赚十枚灵石?

    没有多想什么,陈玄卿直接购买提示。

    很快信息出现。

    只有一个字。

    【无】

    ???

    ???

    看到这个提示,陈玄卿不由一懵。

    没有答案你还卖我灵石?

    怪不得只有一个提示。

    玩这招是吧?

    陈玄卿莫名有些难受。

    但很快,陈玄卿微微皱眉,他心神落在这个【无】字上。

    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修仙日记不会这么无聊。

    也不至于收这么多灵石不干活。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没有佛经可以让人向善。

    没有哪本佛经,能让人一心向善。

    是了。

    虽然有很多佛经,让人向善,可说归说,哪有看了,便能让人一心向善。

    这不是扯淡吗?

    自己这段时间看了这么多佛经,也不敢说自己变得一心向善了。

    一瞬间,陈玄卿明悟了。

    当下,陈玄卿想了想措词,紧接着开口道。

    “回仙长,世间佛经千千万,却无一能让人心向善。”

    初尘道人眼皮微眨,目光落在陈玄卿身上,随后继续出声,淡淡说道:“为何?”

    听到这个为何,陈玄卿没有犹豫,立即出声。

    “世间佛经众多,其中让人向善的很多,大多核心为,思善念、存善心、行善举。”

    “可仅仅看是看佛经,最多让人在思善念,如何做到一心向善。”

    “何况,一心向善,这个善太过于广泛,有人认为不杀生就是善,有人认为不违背道德底线就是善,也有人认为不作恶就是最大的善。”

    “所以,在我看来,世间佛经,无一能让人一心向善。”

    陈玄卿开口,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初尘道人看向陈玄卿的眼神显得有些不一样了。

    之前有十三人回答过这个问题,但要么是滥竽充数,要么是随便说了几本佛经,不如他意。

    可陈玄卿这番说的,可谓是与众不同。

    当下,初尘道人缓缓道。

    “既然如此,那你觉得,如何才能让人一心向善。”

    他看向江尘,询问着。

    “内圣外王!”

    陈玄卿不假思索道。

    “何为内圣外王。”

    初尘道人继续询问。

    “圣,以圣人品德教导他人先知善,向善,善为善良,善意,知善后行善事,勿以善小而不为,每天做一小善,积水成渊,是善也。”

    “知中有行,行中有知,知行合一,止于至善,正所谓“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

    陈玄卿认真回答。

    只是初尘道人心中浮现失望之色。

    陈玄卿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说来说去的意思不就是,自己做好来,然后感化别人,教别人做好事,跟佛教没什么区别嘛。

    但他还是继续问道。

    “可倘若他依旧不念善呢?”

    初尘道人继续问道。

    “很简单,那就到了外王了。”

    陈玄卿微微一笑。

    “何为外王?”

    初尘道人有些好奇了。

    “内圣,是知行合一,感化众生。”

    “而外王则是,如若众生不听教化。”

    “那就打!打到他听为止!打到他行善为止!打到他服气为止!”

    陈玄卿满脸认真道。

    没错,这就是他的教化之道,好好说你不听,那我就打到你听。

    声音响起。

    初尘道人心中一亮,他目光落在陈玄卿身上,只因这番话太符合他心意了。

    内圣外王。

    好。

    好一个内圣外王。

    用圣人光辉去感化你,若不听,就用王道之力打服你。

    好,很好。

    初尘道人极其满意。

    但明面上他还是显得很平静,微微点头道。

    “三日后,考核结果会悬挂在古城中,回吧。”

    他没有给予陈玄卿任何结果。

    而陈玄卿也没有多说,朝着初尘道人一拜,随后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