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八章 光明顶下
    徐小舍却颇有豪侠之气,朗声道:“似此等欺压妇孺的吃人恶贼,但凡有良心之人都不会袖手旁观的。女侠不必客气。”

    众人见他行事豪爽磊落,更添几分亲近。

    如此闲谈一二,张无忌便把摘好的野菜蘑菇清洗干净,放进锅里煮了起来。

    原本寡淡无味的水煮青菜在此刻就像是皇宫大内的极品佳肴一般,让人垂涎欲滴。

    待煮沸片刻,众人哪还顾得上水汤,直接动手捞起就吃,直吃的呲牙咧嘴,好不舒坦。

    如此过了小半个时辰,菜汤也没有剩下半滴,杨不悔更是连呼好吃。

    可惜野菜也不是那么好摘的,干涸的土地上,哪里有那么多残存的野菜。

    大家也就只能吃个汤汤水水,骗骗肚子。

    不过吃饭之间,鲜于路却也知道了徐小舍的真名,这人竟然是徐达。

    初听他说出名字,鲜于路就呆住了,原著中有徐达出现的场景么?

    难道说自己阴错阳差的改变了剧情?

    不过这不妨碍他与徐达多交流了一些,心里也对这个豪爽汉子好感倍增,不愧是日后驱逐蒙元的干将,见识谈吐都比常人更有魄力。

    呆了半刻钟,几人休息的差不多,便准备继续赶路。

    徐达因是本地人,尚有兄弟逗留,便与他们就此分别。

    这不过途中一段插曲,却也让鲜于路重新认识了这个江湖和世间。

    之后的路程,他便加上了戒备,只他和纪晓芙两人轮番外出寻找食物,警惕之心丝毫不敢放松。

    随着人烟的出现,一些大型的庄落也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些都是当地的地主豪强,家资丰厚,即使是这样的大旱之年,也不妨碍他们吃香的喝辣的。

    原本的纪晓芙自然守着自己名门大派弟子的风范,不会轻易败坏门风。

    但经历了师父的驱逐,世道的险恶,同时也有对女儿的怜惜,让她心态已经有了很大改变。

    于是几人便凭着峨眉和武当的名头,直接找上门,报上名号。

    好说话的吃喝一顿便走,不好说话的自然免不了出手震慑一番。

    至于怕对方下毒?

    不存在的,没见着张无忌这个医毒双绝的传人在此么!

    如此一来,众人去往西域的道路就好走了不少。

    什么是侠?什么是义?

    累累白骨,满地荒凉,我跟你一个肥肠大耳的富户说侠义?

    不过随后的道路上,野物也多了起来,他们大部分时间还是打些野味就着干粮,凑合一下。

    有了伙食,杨不悔的习武之事也被鲜于路重新提了起来,每天接着行进的功夫,教她功法,指点她修行。

    纪晓芙原本为了避讳,不愿聆听,只是后来听到妙处,与自己武功一相对应,便觉大有恍然之感,就再也移不开耳朵了。

    纪晓芙对鲜于路来历十分好奇,一路上也多次询问,尤其是他对杨不悔极为疼爱,让她感觉十分不解。

    隐晦的提及几次,都被鲜于路轻巧的避开。

    不过想及对方武功高强,又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便是歹人又如何?一路艰辛,是非善恶,小孩子看的最清楚,这份对杨不悔的疼爱做不了假。

    想通透了,纪晓芙也不在扭捏,遇到不明白的也会提出疑问,这样一来,三人授业解惑,倒也打发了一路上的烦闷。

    眼见他三人练武练的热火朝天,张无忌却没有丝毫的心情去听。

    想到自己命不久矣,便是绝世武功又有何用?

    不由得又想起了儿时在冰火岛的日子,虽然清贫,却是他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候。每每想到这里,都不自觉的悲从心来。

    鲜于路见他这幅模样,心中念头百转千回。随着自己的加入,剧情肯定已经发生了改动,下一步怎么走,其实他心里也没有谱。

    毕竟整个江湖,论出身,也就张无忌有这个条件整合明教,也只有他身兼武当与天鹰教血脉,能够缓和武林正派与魔教的纷争。

    说到底,这个江湖,在乎的还是一个利息。

    一路西来,不知不觉又过了二十多天,这时已过了河南驻马店,眼瞅着距离昆仑又近了一些。

    此时天气已然转冷,料峭寒风吹在身上,分在清寒。

    好在此地已然没有干旱,路边所遇又恢复了一片生机盎然。

    四人进了镇子,唤了个车夫,赶着马车带着他们往昆仑赶去。

    昆仑山绵延千里,要找杨逍所在的不老峰,不易于大海捞针。

    不过好在明教大本营就在这里,总能遇到明教教徒,到时候报上名号,自会唤来杨逍的注意。

    不过昆仑山区域也不只有明教这个魔教,正派中的昆仑派也距离这里不选。

    想当年昆仑祖师何足道,一身武艺高深莫测,便是峨眉开派祖师郭襄当时也是赞叹不已。

    可惜如今的掌门何太冲,就不那么讨喜了,倒不是受原著影响。

    而是这货武功虽然也不低,人品却不咋地,好大喜功,又欺软怕硬。门下弟子更是一分为二,受制于其妻子的威慑,难有宗师的胸怀!

    当年在武当山,鲜于路也是见过的,弟子一个个眼高于顶,着实令人不喜。

    闲话不提,四人连日打听,终于被明教的探子注意到了。

    随后便走十余名明教弟子趁夜围堵过来。

    纪晓芙此时正是手痒的时候,一连月余,都在鲜于路的指导下,演习武艺,自觉较之以前大有长进。

    此时正一副跃跃欲试的眼神望向鲜于路。

    鲜于路差点捂额头苦笑,大姐,这孬好是你未来要一块过日子的混账男人的手下啊!你这么急着下手是为哪般?

    不过他倒没有阻拦,这些咸鱼正好可以让纪晓芙练练手,融合一下这些时日的感悟。

    果然,一套峨眉剑法使将出来,剑光霍霍,利刃呼啸,只杀的众明教弟子惨叫连连。

    好在她还注意分寸,没有下狠手,只是封住了他们的穴道。

    纪晓芙一袭白衣,身形飘忽,剑招婀娜,衣诀飘飘,宛若仙女临凡一般,煞是养眼。

    难怪老流氓杨逍不顾脸皮也要抢上一遭。

    “你们是什么人,敢惹我明教?”倒地之后,一名明教头目色厉内荏的说道。

    “明教?找的就是明教!你去跟杨逍说峨眉纪晓芙来找他报仇了。”纪晓芙闻言大声喝道。

    “峨眉?”那头目闻言一惊,当时武林少林武当峨眉昆仑,那都是顶尖大派,纵使明教也不愿轻易招惹。

    “可有胆放了我们?”

    纪晓芙也不多言,点开他的穴道就放他离去。至于其他人?那还是等杨逍来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