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七章 兴亡谁人过,盛衰百姓苦
    此时正值元末乱世,天降大旱,明不聊生。

    鲜于路四人一路行来,不仅没有丝毫游山玩水的喜乐,反而入眼之处,竟是一片惨淡景象。

    沿途之中,往往方圆数十里不见人烟,但见路边稻田竟皆干涸龟裂,长满了荆棘败草。

    纪晓芙眼看女儿挨饿难忍的样子,心下不忍,几次想返回山谷,只是看着后路茫茫的枯黄景象,也难说回去会是怎样。

    鲜于路第一次来时,哪有这般惨状,如今心中也是略有后悔。

    行路难,这次不单单要面对多歧路,还要面对腹中饥。

    也怪他忘了书中关于张无忌与杨不悔前往西域的辛苦。这种剧情,电视中又怎么会着重描写?

    纵使他一身武艺,却也毫无用武之地,这种天灾,便是天上的禽鸟,地上的走兽都难见踪迹。

    又行了没多长时间,路上已经出现了骨瘦如柴的尸体,显然都是饥饿而死。

    众人心中不由戚戚,很是担心这样走下去,会不会也像这些人一样,化作路边尸体。

    纪晓芙捂住女儿的眼睛,苦涩道:“我们回去吧,这路已经不能再走了。”

    张无忌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了,心中想道:“本就命不久矣,回去又能怎么样?”

    只是还未等他出口,就听见远处林子里传来一阵喝骂声。众人闻声望去,但见林中炊烟袅袅,竟然传来一阵烟火气息。

    众人相视一眼,便齐齐往林中赶去。都说逢林莫入,但这四人有三人是武林名门弟子,一般小贼还真不被他们放在眼里,更何况还有鲜于路这个隐藏的大高手。

    危险?人在饥饿的时候,危险真的不那么重要了。

    行到近处,才发现是两个衣衫褴褛的汉子在那里烧火做饭。

    两个汉子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原本蜡黄的脸上顿时多了些喜色,二人对视一眼,眼神中多了几分异样的神色。

    “哎呀,你们是什么人?”俩个汉子站起身来,一脸戒备的说道。

    纪晓芙抱拳说道:“在下峨眉纪晓芙,路过此地,多有打扰。”

    俩汉子闻言,表情一凝,神情有些不自然,其中一个葛布汉子说道:“原来是江湖上的女侠,俺们弟兄都是附近的穷苦人,不知道女侠有什么吩咐。”

    纪晓芙见这人说话客气,便有些说不出口,只是看着热气腾腾的沸汤,不自主的咽了口唾沫。

    “两位大哥不知道煮的什么,可否允些给几个孩子充充饥?”纪晓芙看着女儿干涸的嘴唇,还是说出了请求。

    这俩人对视一眼,说道:“小事一桩,只是锅里并无吃食,只是一些清水,诸位少待。我二人去打些野味。”

    纪晓芙闻言一愣,感情锅里煮的就是清水,那二人烧水做什么?

    只是还没有等她询问,这二人便慌忙起身,拎着一根木棍进了林中。

    鲜于路对这些小角色是一点印象也没有,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们俩是干啥的,又干了啥?

    眼见俩人离去,留下一个咕咕冒着热气的沸水,纪晓芙一阵苦笑,得白欢喜一场。

    不过有热水喝也不错,张无忌懂得医理,便自告奋勇的进林中寻些能吃的野草充饥。

    杨不悔饿的走不动路,偎依在纪晓芙怀里,勉力支起身子对着张无忌说道:“无忌哥哥,你一定要多找点好吃的哦,不悔肚子饿饿的!”

    鲜于路也没打算闲着,便跟着张无忌一块进了林中,打算多搜索些范围。有了热水,至少一些野草煮熟了还是能凑合一下的。

    等两个少年郎离开,纪晓芙宠溺的摸着不悔的脑袋,轻声说道:“你看,你有两个好哥哥,长大了要对他们好知道么?”

    杨不悔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小脑袋有气无力的点了点。

    纪晓芙笑了笑,没再多说。

    过了片刻,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纪晓芙以为是张无忌他们回来了,便头也不回的说道:“路儿,无忌,你们采的多么?

    只是话音未落,突然身后劲风袭来,纪晓芙怀抱着女儿,身形不便,只得身子一蜷,往前打了一个滚。

    然而不等她身形站稳,又是两道劲气袭来,这一下却再难抵挡。

    身后穴道已然被点中。

    手中的杨不悔也被一个男子紧紧的抓住,捂住了嘴巴。

    “哈哈,久闻峨眉纪女侠风姿绰绰,万万没想到你我师兄弟还有一亲芳泽的一天。”说话之人,语带猥亵,声音却是似曾相识。

    是他!崆峒派简捷!

    纪晓芙暗恨自己疏忽大意,竟然毫无防备之心。

    可惜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急的两眼充血,羞愤至极。

    “这女娃如此稚嫩,想必一定肉质鲜美。”那名抓住杨不悔的男子望着身下的小人儿,竟然流出了口水。

    这时身后又跟出一青年男子,此时他正用刀顶着先前离去两名汉子。

    简捷道:“徐小舍,你不用管这两个破落户,快快把这小姑娘洗剥干净,吃饱喝足了才有力气跟峨眉的女侠好好玩玩!”

    被换做徐小舍的汉子闻言,脸颊不由的一跳,环视了一下四周,便走上前去,拎着已经被捆绑起来的杨不悔就往外走。

    简捷见他神情有异,出言说道:“你干什么去?”

    徐小舍说道:“我去河边将她洗干净了。”

    简捷又道:“就在这里开剥,这时候哪有那么多将就。”

    徐小舍道:“溪水里开膛破肚洗剥的干净。”边说着,脚步却不停。

    简捷一看,怒喝道:“站住!”

    徐小舍突然抱起杨不悔,撒腿就跑,边跑边喊道:“纪女侠,我这就去叫帮手,你不要怕。”

    简捷闻言大怒,冲他师弟大喝道:还不快追!”说完便当先追了出去。

    纪晓芙看着远去的徐小舍和杨不悔,心里涌起了一丝希望。

    心里不住的祈祷张无忌他们能听到这里的声音。

    随着简捷师兄弟的离去,火堆旁竟然只剩下先前的两个汉子和纪晓芙。

    两个汉子静待了片刻,相视一眼,其中一个竟然从裤腿出抽出了一柄尖刀,一脸淫笑的说道:“咱哥俩是不敢待在这里的,不过临走也不能饿着肚子,就麻烦女侠给咱哥俩贡献点嫩肉了。”汉子边说便要去解纪晓芙的衣衫。

    此言一出,纪晓芙吓得花容失色,脸色煞白,纵使当年被杨逍欺负,也不曾去现今这般恐惧。

    就在这时,一颗石子如同流星一般,劲直的从林中窜了出来,带着一股劲风,直接将持刀汉子的脑袋打了一个大窟窿,红白物事顺着孔洞涓涓流出。

    另一个汉子被这下吓的仓惶跳起,撒开腿将往外窜去。

    “想跑!”话音刚落,又是一颗石子飞出,将他打到在地。

    眼看着身子不住抽搐,显然也是活不成了。

    “纪姑姑,我们来晚了。”鲜于路看着衣衫不整的纪晓芙,一脸羞愧的说道。

    他确是低估了人性的恶,也因为武功大劲,而变的浮躁,混没有想到这世间出了武功还有更可怕的人心。

    解开穴道的纪晓芙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反而一脸焦急的说道:“不悔,快去救救不悔。”

    “妈妈!”一道稚嫩的童声从不远出传来。纪晓芙抬头望去,见是杨不悔,还有之前救人的徐小舍从远处走来。

    原来徐小舍救人的声音还是惊动了不远处的鲜于路二人。

    鲜于路赶到的时候,只听到杨不悔一句:“路哥哥,他们要吃我。”

    整个人就如同炸了一般,根本就没有给简捷他们说话的机会,直接含恨出手,一掌一个,送他们见了佛祖。

    待要击杀徐小舍时,还是杨不悔喊道:“他是好人。”这才让暴怒的鲜于路住了手。

    众人聚在一起,一阵唏嘘,纪晓芙更是对徐小舍感激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