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六章 恩怨情仇江湖路 喜乐哀苦不悔心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传来:“小芙,怎的如此不争气,让你过去,你就过去是了。”

    纪晓芙闻言又惊又喜,“师父。”回身望去,就见远处有一身穿灰布袍的尼姑缓缓走来,正是她的师父,峨眉派灭绝师太。

    跟在灭绝师太一起的还有两个年轻的女弟子。

    鲜于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灭绝师太,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灭绝的形象都不算正面。

    只是今日一见,却也非想象中的那副蛮横老太婆形象,反而是一名略有几分清丽的中年尼姑样貌。

    只一对斜斜下垂的眉毛凸显几分诡异!

    灭绝师太乃是当今武林数一数二的宗师级人物,平日极少下山。如今人影尚且看不真切,话音却遥遥传来,显然功力极为深厚,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纪晓芙匆忙迎上前去,跪倒在地,口喊:“师父!您老人家好。”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总算没被你气死,还算好。”

    纪晓芙更觉惶恐,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只听到灭绝身后的一名貌美女子低声冷笑,不由的后背冒出一阵冷汗。

    却原来这貌美女子乃是纪晓芙的师姐丁敏君,一向与她不对付,之前更是起了冲突。

    想来此前没少在师父面前说她坏话。

    灭绝师太冷冷说道:“这位婆婆让你过去给她瞧瞧,为什么不死,你就过去给她瞧瞧啊!”

    纪晓芙闻言站起身来走到金花婆婆面前,朗声道:“我师父来了,收起你的蛮横霸道!”

    金花婆婆咳嗽两声,狠狠的瞪了灭绝师太两眼,说道:“你是峨眉掌门,我打了你的弟子,你待怎样?”

    灭绝师太冷冷说道:“打的好,你爱打便打,打死也不关我的事!”这话一出,纪晓芙心痛如绞,她知道师父一向护短,此刻说出这种话,显然是不当自己是弟子看待了。

    金花婆婆来此不过是看看胡青牛有没有回来,本就担心那个神秘的明教高手,此时更不愿跟峨眉惹上麻烦。

    “我跟你峨眉无冤无仇,之前已经打过了,也就算了。”金花婆婆说罢便带着阿离转身离去。

    丁敏君一看她老态龙钟,病骨支离,态度却这般傲慢,心头火起。这老虔婆太不给师父面子了,当即冲上前去,拦住她二人,持剑喊道:“说走就走,也不给我师父赔礼道歉!”

    金花婆婆冷笑,手指夹出,直接将她出了半鞘的宝剑夹在指尖。

    丁敏君是拔也拔不动,松也松不开,一张俏脸憋的通红,神情极为狼狈。

    “破铜烂铁!”金花婆婆语带不屑的说道。

    灭绝师太纵身上前,三根手指轻轻一夹,运力一抖,只见剑鞘顷刻间四分五裂。

    金花婆婆心中一凛,好深的内力。

    灭绝既然已经出手自然不会半途而废,倚天剑直接上手,与金花婆婆斗了起来。

    虽然二人功力相差不大,但倚天剑何等锐利,金花婆婆终是落了下风,说了几句狠话,纵身离去。

    眼见强敌离去,纪晓芙刚刚松了口气,却听到师父喊道:小芙,你跟我来。

    心下仓惶,忐忑不安,只得安慰一心想跟去的杨不悔,让张无忌和鲜于路照顾她,然后步履阑珊的跟了上去。

    鲜于路直到将会发什么,并没有远离,而是让张无忌看着杨不悔,绕到茅屋后面,随时准备出手营救。

    果然,没过多长期间,里面就传来了呵斥声和哀求声,灭绝也一如剧情中那般挥掌劈向纪晓芙。

    鲜于路早就把几枚石子扣在手心,此时见状,便甩手击打出去。

    虽然他没练过暗器功夫,但功力到了深处,飞花摘叶皆可伤人,这下自然也是威力十足。

    灭绝师太正欲下手击杀纪晓芙,忽听耳边有啸声袭来,忙闪身避开。

    待看去,却见一青衣少年走了过来。

    “师太武功高强,却没想到这般不讲理!”

    “你是什么人?敢管我师父的事。”灭绝还未出口,丁敏君已然跳了出来。

    “在下华山弟子,见过峨眉掌门,诸位师姐!”鲜于路施施然,拱了拱手说道。

    “华山弟子?”灭绝眉头微微皱起,冷声说道:“便是鲜于掌门也不敢这么跟贫尼这般说话,莫非你觉得华山的名头容得你这般目无尊长!”

    “非也,非也。纪姑姑与我有大恩,也就是我华山的恩人,况且,纪姑姑为魔头所欺,师太不想着为徒儿报仇,却反而把怨气撒在徒弟身上,却不知天下可有这般道理?”

    “好胆!”灭绝吊眉一摆,手中倚天剑已然挥出。

    鲜于路眼见剑光袭来,身形却巍然不动。

    口中喊道:“师太莫不是怕了杨逍这魔头。”

    此言一出,剑光凌空止住,灭绝转身看着纪晓芙,冷冷说道:“说,杨逍在哪里?”

    鲜于路笑道:“师太这就问错人了,杨逍一淫贼,难道还会时刻跟在纪姑姑身边不成?当然是去光明顶找了。”

    灭绝狠狠的瞪了纪晓芙一眼,绝情的说道:“从此你不再是我峨眉弟子。”说完又看向鲜于路,沉声说道:“华山,好,好的很!”

    说完便转身离去!

    丁敏君气鼓鼓的瞪了纪晓芙二人一眼,小跑着跟了上去。

    纪晓芙眼见灭绝离去,身子顿时瘫软在地,刚才那一霎那,她分明感受到了师父的杀意,她知道自己跟峨眉再也不可能了。

    “姑姑,你怎么这么傻,你师父问,你就说啊,杨逍武功高强,哪里会怕你师父!”鲜于路边说便摇头,实在不懂这女子是什么心理。

    莫非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随着灭绝的离开,杨不悔也一溜烟的跑进纪晓芙的怀里,俩人抱头痛哭。

    许是女儿的原因,纪晓芙没过多久就恢复了正常。

    然而令鲜于路没想到的是,纪晓芙竟然打算去找杨逍,告诉他灭绝师太要找他的事,同时也让女儿去见见父亲。

    鲜于路蒙住了,不待这么自虐的,早知道这样就能得到一个女人的心,他都有对美女用强的想法了。

    不过这样一来,对剧情改变却也算是较小了,于是他又怂恿张无忌去明教走一趟,或许那里会有解药。

    最终张无忌和纪晓芙他们还是一起赶去了西域。

    不过因为鲜于路自报了家门,纪晓芙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但也知道名门正派跟魔教的关系,便没打算鲜于路也一块去。

    鲜于路哪里愿意就此离开,他还想去西域看看漂亮的朱九真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