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五章 金花又至,无忌自怜
    躲在林中的鲜于路苦笑一声,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当既扯出兜里的黑布,将嘴和鼻子罩住,身形一晃,迎了上去。

    金花婆婆见状,大喝一声,挥杖横扫,一招千军辟易被她用在拐杖上,非但威力不减,反倒因为倒执拐头,更添几分威势。

    鲜于路脚下急点,纵身腾空,越过这一招,反身一掌拍出,这一掌正是大名鼎鼎的全真三花聚顶掌,只可惜他只从古墓中学得一招半式。

    但只这一招半式却也非同小可,堂堂皇皇一掌击出,攻敌之必救。

    金花婆婆见掌风凌厉,心下骇然,暗道好深的掌力,当下不敢怠慢,拐杖直直迎出,如黄龙捣穴,声势如龙。

    鲜于路一掌拍在拐头上,顺势借着反震之力,凌空再起,脚下上天梯运转,猛然登高两尺,回身旋转,脚下连环虚影踢出。

    金花婆婆万万没料到这人轻功如此之好,待要反应之时,已然被踢中胸口,身形重重摔出。

    “咳咳!好俊的功夫,阁下是明教哪位高人,老婆子十几年不履江湖,竟不知明教出了阁下这等高手。”金花婆婆右手捂着胸口,咳嗽声不断。

    “婆婆”远处的小姑娘,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搀扶着她的胳膊,一脸紧张。

    “冤家宜解不宜结,今日你已受伤,我要取你性命,想必不难,你大仇可已报了?”鲜于路故意沉声说道。

    金花婆婆闻言,眼神一眯,脸色深沉。

    “既然这样,那你一命换胡青牛夫妻一命,可好?”

    鲜于路心知金花婆婆内力深厚,刚才不过出其不意将她打伤,若她一心想逃,自己却也没有办法。

    不过考虑到整个倚天,这老虔婆都是谋定而后动,想必不会跟自己硬扛。便故作镇定的望着她的双眼,眼神炯炯。

    金花婆婆眼中露出一种颓然之色,暗忖此人武功高绝,若是此时硬拼,确是毫无胜算,罢了,且先留胡青牛一条命,待杀了那番僧,再做计较。

    “既然阁下吩咐,老婆子自无不可,阿离,咱们走。”金花婆婆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缓缓的挪动步伐,带着小姑娘往外走去。

    初见之时,却是极为缓慢,待到三两步后,却是身如魅影,走动间,一步竟有几丈远。

    鲜于路微微松了口气,不是他不要想留下这老虔婆,而是不想跟明教为敌。

    想当年这个大美人,可是明教的掌中花,即使叛教,那也是只能明教自己人欺负。

    看了一眼犹自身如梦中的胡青牛,他只好轻咳一声,说道:“胡神医,还不快逃,难道等着金花婆婆回来么?”

    胡青牛恍然惊醒,跟王难姑一起连连道谢。

    “若再遇到金花婆婆,你就说留你一命,可帮她除掉番僧!此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多教几个徒弟,别让你这一身本事失传了。”鲜于路说完,不再关注二人,径直纵越入了后面山道。

    胡青牛二人相顾无言,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等二人驾车往其他方向离去半个多时辰,张无忌才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却没能见到一个人影。

    等他讪讪的回到山谷,却看到鲜于路早已经回来,顿时有些神情尴尬。

    “放心,他们应该已经走了,我一路上也没遇到打斗的场面。”

    张无忌闻言这才松了口气,心中也不住的为胡青牛二人祈祷。

    之后一连十数日,众人都在蝴蝶谷养伤,随着王难姑的离去,崆峒圣手等人的伤势也逐渐好转,并纷纷告辞离去。

    鲜于路依旧每日与杨不悔早出晚归,躲在山谷深处练习武艺。

    饿了就抓野味烧烤了吃,渴了就摘野果,喝清泉,别有一番滋味。

    杨不悔不仅没有觉得辛苦,反而乐此不疲,天一亮就嚷嚷要进山练功。

    不用照顾女儿,纪晓芙正好专心养伤,恢复的也比之前快了不少。

    张无忌这些时日最是繁忙,一边救病治人,一边还要研读胡青牛留下的医术,虽只读了**天,便觉医术已然大进。

    只是对于如何祛除自己的寒毒依旧不得丝毫端倪。

    这一日对着医书苦思良久,终是觉了指望。

    心中不由万念俱灰,掩了书,出了茅屋,看着远处的两座假坟,心中戚戚!

    正黯然自怜之时,忽听到咳嗽声,顿时一惊,回头看去,竟然是金花婆婆扶着那个小姑娘站在远处。

    金花婆婆显然听见了张无忌的自怨自艾的感叹,问道:“小子,你是胡青牛的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叹气?”

    张无忌语气低沉道:“我身中玄冥神掌的阴毒!”

    金花婆婆走近身前,抓住他的手腕,搭了搭他的脉搏,奇道:“世上真有玄冥神掌这门功夫?是谁打伤你的?”。

    张无忌将蒙古蒙面人的事一一相告并说了自己来找胡青牛治病的事。

    金花婆婆见他说话不似作伪,又见他生的英俊文秀,不由的说道:“可惜可惜。”

    张无忌心有感触,不自觉的说出了生死修短,岂能强求于恶乎……这几句庄子的话。

    引的金花婆婆一阵错愕,待问明了含义不由的想起了自己逝世的丈夫,曾经的明教生涯,心下一阵恍惚。

    等知道了张无忌乃是武当张五侠的儿子,心中不由的念头横生,金毛狮王的事她早有耳闻,如何不曾心动?

    可惜无论她作何说辞,甚至小姑娘阿离亲自上手拉扯,张无忌就是不愿跟她离去,正待用强之时,忽听见有小女孩的声音传来。

    待到声音近前,却原来是纪晓芙带着女儿和鲜于路从后山游玩回来。

    “无忌哥哥,你们在玩什么啊?”杨不悔见张无忌与阿离两个少人拉拉扯扯,还以为他们在玩游戏。

    纪晓芙一见金花婆婆,脸色一变,对这个老太婆的武功,她是最了解的,忙颤声说道:“婆婆,你不可难为了孩儿家。”

    金花婆婆闻言望去,见来人是纪晓芙,冷声道:“你还没死啊,我老太婆的事也轮的到你来管?走过来让我看看,你怎么活到现在的?”

    她潜意识里以为当初救胡青牛的是明教高手,却没有与眼前换了衣服的鲜于路对上号。

    鲜于路早听到远处踏步而来的脚步声,所以便默不作声的看她想干嘛。

    纪晓芙虽出身武林世家,自有一股豪气冲天,但此时她一人要照看三个少年孩童,却是不敢轻易犯险。

    “无忌,你过来。”纪晓芙反倒退后两步,颤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