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四章 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这一夜张无忌正在床上休息,突然见一道身影忽的在窗前闪过。张无忌心里犯嘀咕,便起身悄悄的跟上,却发现这道身影与胡青牛极为相似。

    而且这人正悄悄的往纪晓芙的草棚潜去。

    张无忌心里担心纪晓芙便悄悄跟了上去,一探究竟。

    结果发现这人竟然是胡青牛,而他正在纪晓芙的药锅里添加额外的药草。

    胡青牛填完草药却不曾返回住处,反而将其余众人的住处都去了一遍。

    待他走后,张无忌赶忙进入纪晓芙房中,叫醒纪晓芙,并将自己所见一一相告。

    纪晓芙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如果胡青牛不想救人,不说药方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

    俩人想不出原因,便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不服用过夜的药草。

    翌日纪晓芙将此事告知鲜于路,鲜于路闻言心中猛然想起原著中,也就是这时候,胡青牛夫妻趁车逃离,却被金花婆婆追上,双双丧命。

    知道此时有张无忌在,众人当无恙,便没有说出内情,静待事情发展。

    果然没两天,王难姑便被张无忌和纪晓芙逮了个正着。

    胡青牛这对恩怨夫妻也讲述了两人的过往。

    随着胡青牛吞服了王难姑的毒药,陷入濒死状态,姗姗来迟的金花婆婆正好目睹了这一切。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或许这就是人性。

    鲜于路望着眼前恩怨情仇的几人,心中念头纷起,不禁想到了黄霑的那首笑傲江湖。

    沧海一声笑,涛涛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或许踏入江湖,踏的不是武功,而是命!

    金花婆婆眼见胡青牛服毒的样子,误以为对方害怕自己复仇,先行服毒自尽。大仇也算是报了,哀叹两声,说道“作孽,作孽”,携带着身旁的小姑娘,出房而去。

    张无忌赶忙过去,一摸胡青牛的胸口,尚有温热,此时他的医术已得胡青牛真传,便依着王难姑所说的解毒方法,配置解药。

    果然,片刻后胡青牛悠悠醒转,王难姑又是一阵千恩万谢,之后二人在张无忌的解药下,俱都恢复过来。

    鲜于路看的眼热,这种医术可不是后世那些街头摆摊的骗子把戏,这是实打实的神仙医术,可以他自家知道自家人,没那个天分。

    再之后胡青牛夫妻便将医书毒经相赠给张无忌,二人乘着车架悄悄出了山谷。

    鲜于路知道,这一去,这二人便再也没有生路,便对纪晓芙说道,姑姑少待,侄儿有些不大放心,跟上去看看。

    张无忌大惊说道:“路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鲜于路正色道:“那金花婆婆岂是易于之辈?我料定她此刻定然等在谷外。”

    此话一出,众人俱都变色,惊骇莫名!

    张无忌急切道:“这可如何是好?路大哥,你怎么不拦着?”

    鲜于路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他对你有恩,与我也有恩么?”

    张无忌闻言一愣,但他本性聪慧,转念间就想通了一切,也顾不得再跟鲜于路多说,便往谷外跑去。

    鲜于路拦住预要追上去的纪晓芙,说道:“姑姑,你且留下照顾不悔妹妹,无忌那里有我,放心,我有数。”

    纪晓芙这些天是亲眼看着不悔成长的,对鲜于路很是佩服。再加上她行走江湖也不是一天两天,知道鲜于路这么做,肯定有原因。

    于是她便点了点头,对鲜于路说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路儿,姑姑知道你会有分寸的。”

    鲜于路嗯了一下,进了房舍换上一套新衣服,便纵身一跃,身形已在十丈开在,身躯如同幻影一般,转瞬即逝。

    纪晓芙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心头莫名的想起了许久不曾想起的那道身影,一样的俊朗飘逸,一样的武功高强。

    话说胡青牛夫妻二人小心翼翼的赶着马车出了山谷。

    王难姑偎依在胡青牛身后,头枕在他的背上,柔声说道:“咱们再也不要分开了,我再也不跟你比了。”

    胡青牛闻言也是心头一荡,情不自禁的说道:“师妹,咱们以后找个安静的地方隐居,再不问江湖事!”

    此时斜阳正浓,彩霞昭昭,偶有青鸟飞过,划出一道惊鸿。

    “嘿嘿,你二人恩爱甜蜜,可还记得我那可怜的夫君?”一道乖戾的声音陡然在依偎的二人耳边想起,将二人惊出一身冷汗,顿时脸如死灰。

    “金花,婆……婆”胡青牛颤抖的说出声来。

    如果是以前,他倒也无所谓,可如今夫妻已然和好,哪里愿意平静赴死。

    “咱们跟她拼了!”王难姑惊惧不已,却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人。

    可惜话音未落,就见一道拐杖闪电般袭来,二人连反应都没有,便被一击轰出了马车。

    胡青牛咳出一口血,将王难姑护在身后,语带哀求的说道:“金花婆婆,此时冤有头债有主,是我一人所为,求你放了拙荆!”

    “放了她?那我夫君又可曾被你放过?”五丈开外,金花婆婆悄然显出身形,身后依旧跟着那位甜美的小姑娘。

    胡青牛一听,顿时心如死灰,知道再求也没有用,便回头握住王难姑的手,惨然一笑,“是我连累你,来世我们再做夫妻。”

    王难姑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使劲点了点头,眼泪像雨滴一般,成线的滑落。

    或许人,只有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最珍惜的。

    金花婆婆眼神复杂,有讥讽,有留恋,有大仇得报的畅快,或许还有一丝莫名的解脱。

    然而就在她即将动手之时,一道声音在三人耳畔响起: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听到这这几句话,金花婆婆与胡青牛,俱都勃然变色,只不过一个是惊怒,一个是惊喜。

    “是明教哪位高人来次,何不现身一见?”金花婆婆本已经佝偻的腰弯的更加厉害!

    “黛丽丝,你本明教紫衫龙王,却罔顾教中兄弟情义,即已叛教,便不为教中人,胡青牛不救银叶何错之有?怜你苦难,饶你一遭!”那声音飘飘渺渺,与山林浑然一体,完全找不到发声之人在何处!

    “此人好深的内力!”不过金花婆婆纵横江湖几十年,也不去区区几句话就能吓到的。

    当即聚气凝力,一掌派出,直充胡青牛而去。

    胡青牛原本绝处逢生的眼神顿时变得一片骇然。

    “哼!”只听对方冷哼一声,一根树干直插而来。

    金花婆婆变推掌而切,将树干击飞,身形不停,直奔树干来的方向冲去,正是一招引蛇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