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三章 蝴蝶飞入蝴蝶谷 无忌孤诣学医术
    (写小说这东西纯属爱好,尤其是扑街作者,又不挣钱,大家看的图个乐子,写的图个心情。)

    这老虔婆浑身一僵,脚步顿时止住,手中拐杖已然紧紧握住。

    “婆婆,怎么了?”小姑娘犹自不知,见她突然停住,出言问道。

    “何方高人,请现身一见。”老妪心中虽惊,但纵横江湖多年,却也不是吓大的。

    “见就不必了,其他人我不管,你想干什么我也不管,华山的人不能动。”话音刚落,一盏茶杯突的飞来。

    老妪一见,手中拐杖直点,本以为这一下肯定将茶杯击的粉碎,却不料茶杯之上附着一股雄厚内力,不仅茶杯未碎,反而顺着拐杖将一股强劲内力打入她的体内,令她脚步踉跄,后退了两步。

    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好,没想到华山有你这等高人,金花受教了。”老妪拿得起放得下,说完便吩咐手下放了华山三人。

    接着她一言不发,带着小姑娘走出了酒楼。

    这时鲜于路才从酒楼的房梁上跳了下来,越来他听到金花婆婆上楼的时候,便已经敛息藏了起来。

    等薛公远三人从昏迷中悠悠醒转,却发现自己等人竟然在酒楼的客房中。

    而鲜于路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师弟?这是?”

    “没事,那老虔婆武功厉害,你们不是对手也是应该,你们回华山吧。”

    三人闻言虽略有羞愧,但想到这么多江湖客都不是对手,自己三人也不太丢人。

    “师弟你哪?”薛公远问道。

    “我还有事,你们不用跟我爹他们说这事。行了,我先走了。”

    鲜于路说完就出了房门,径直来到大街上,租了匹快马,往那些受伤的江湖众人追去。

    追了一个时辰,终于赶上了这群人,只见这群人形容惨淡,步履蹒跚,有外伤严重的,也有内伤严重的,甚至还有连行动都不能的,只能俯身在马匹上,个个垂头丧气。

    枉他们一向自诩武功高强,却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身如蝼蚁,生死由人。

    鲜于路远远的停下马,往纪晓芙走去。

    这群人一路上受尽了伤痛折磨,对身周发生的事都已经迟钝,只想赶紧赶去蝴蝶谷,治好身上的伤痛。

    “纪姑姑,你们怎么在这?”鲜于路上前一步,略带夸张的说道。

    “你是?”纪晓芙闻言,强撑着身子往前看去,却不曾识得这少年。

    “纪姑姑,你不记得我了?以前我在纪爷爷那里见过面的,我师父是贺老三。”鲜于路年岁不大,又常年练功,皮肤细腻,较之实际年龄更显稚嫩,望之与十五六岁少年一般。

    “贺老三?”纪晓芙因为离家年月较长,却也分不出到底见没见过。

    不过她性子温柔,闻言强笑道:“小兄弟,我们这会有要事要办,你且先离去,代我像你师傅问好。改日纪晓芙再行拜会。”

    “我正是看纪姑姑似乎身有不便,这才过来看一看。”鲜于路说道。

    “这事你却帮不了!”纪晓芙看了眼身旁的小姑娘,眼中流露出一丝愧疚。

    “姑姑不必如此,我师门自有本事,况我辈男儿,本就当行侠仗义,济危救困,如何见危难而遁去?”鲜于路说着说着,就连自己都觉得江湖不就应该是这样么?

    纪晓芙大为诧异,见他眼神坚定,便道:“罢了,如果事有变故,你当尽早脱身。”

    “姑姑,你还没说是谁把你们打伤的?这人还在追你们么?”鲜于路拎过纪晓芙拿着的包裹,细声问道。

    “我也不知,我们正是去求医问药的。但愿这人不再纠缠。”纪晓芙心有余悸,对金花婆婆极为忌惮。

    她说了没几句,便觉胸口烦闷异常,脸色已有些苍白。

    鲜于路便不再多言,只一路替她二人遮风挡雨,跑前跑后,偶尔还捎带一些过路集镇的美食给小姑娘吃。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小姑娘也认可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大哥哥,有时还会对着他撒娇。

    就这样一行十多人,穿山越岭行了数日才零零散散的抵达目的地。

    若非众人都有内功压制伤势,早就倒在了来的路上。

    一行人进了谷口,只见这蝴蝶谷之中郁郁葱葱,风景极为秀丽,其中鸟兽虫鸣,格外清幽。进了谷就有一种进了世外桃源的感觉。

    “哇,这山谷好漂亮!”不悔也就是纪晓芙身旁的孩子,见众人脸上有了喜色,便也开心的叫了起来。

    纪晓芙闻言苦笑,转而对鲜于路道:“路儿,若事有不可为,速速带不悔离开。不要管我,知道么?”

    经过几天相处,纪晓芙对鲜于路的感官还是不错的,所以这种托孤的想法也渐渐涌了出来。

    “姑姑,我明白,吉人自有天相,放心吧。”鲜于路拉着不悔的小手,带她在路边采摘着野花,不愿让她沾染这些江湖琐事。

    等他们三人来到谷中草屋跟前时,已经有不少人提前过来了。

    不过看他们哼哼唧唧的斜躺在地上呻吟,恐怕是没有见到胡青牛。

    虽然自己没有改动剧情,但心里还是不免揣揣,万一张无忌没有学会医术怎么办?

    好在这种担心没有持续多久,一名粗布衣衫的少年就出来与纪晓芙相认了。

    纪晓芙所受为内伤,张无忌看了也觉有些棘手,但他极为在意这个对他好的女子,所以便在胡青牛处多说了些。

    后来众人发现这少年也能治病,便哀求起他来。张无忌仁者医心,加上好奇心驱使,也渐渐开始尝试诊治这些人。

    随后的日子,张无忌便沉浸在救病治人之中。这些疑难杂症不仅病情刁钻,就连伤势也是人为琢磨的,难度极大,让他有种难以释手的感觉。

    这边众人在苦苦哀嚎,那边少年在忙碌着诊治,唯独胡青牛以感染天花为由不曾露过一面。

    鲜于路并没有与张无忌过多交往,大部分时间会带着杨不悔去后山隐蔽处练习武艺,闲暇时也带着她去山谷中采摘花朵,追逐蝴蝶。

    利用这段时间,也顺便给杨不悔武学启蒙。教了她自己苦心研磨的新全真心法,前期一样基础扎实,只是在中期借鉴了九阳神功的速成功效,提升了下功力。

    小姑娘听说学武艺能保护妈妈,便乖乖的跟着他学习,即使练功再苦再累也不会喊出声,只是每次小眼眶里蕴含的泪水,让人看了心疼。

    几日间,在张无忌的周旋下,以明教弟子受伤为由,将众人的伤势复述一遍,获得了胡青牛的对症治疗。

    如此一来,众人本该是逐渐好转的,可不知怎的,竟然一日好一日坏,断断续续的的总是治不了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