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二章 华山空幽难久居 金花逞凶迫群豪
    鲜于路粗略一算,张无忌此时应该已经去了蝴蝶谷,估摸着再有个一年半载,紫衫龙王就要去复仇了,自己必须赶在这之前,去蝴蝶谷救下胡青牛与王难姑。

    一来为了替父亲偿还恩怨,二来也是不想这两位医术毒药盖世无双的夫妇带着绝世本领悄然消逝。

    如此一来,就需要有人打探了,当下就对薛公远道:“劳烦师兄沿途帮我查找一下蝶谷医仙胡青牛的所在,这个魔教中人于师弟有大用。”

    “小事,包在师兄身上。”薛公远一听,打听个人这种事岂不是小时,到时候找丐帮弟子一问,十有**会有消息。

    几人又交谈了一会,薛公远三人就起身告辞。

    之后的一年,鲜于路都在华山后山朝阳峰上闭关打坐练功。

    全真心法为主,九阳九阴为辅,化阴阳二气入全真真气之中。

    这种行为大有将全真心法反推出先天功的架势。

    有此三种武林盖世武学打底,鲜于路修炼起来颇有一种高屋建瓴的既视感,许多奇经八脉的打通之法,一目了然,其中奇思妙想堪称超绝。

    有时练得兴起,周身真气鼓荡,气息自口中发出,如同龙吟虎啸。

    好在山中空旷,华山门人虽有听到,却也不知是何声音,只以为是厉害的猛兽出没。

    倒是华山二老偶尔过来看看,俱都惊讶不已,盖因为这小子功力已经不是他们能看透的了。

    虽然大部分时间鲜于路都在修炼,但因为是在华山,他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娘亲那里小住一段。

    虽然已经快十五岁了,但因为常年不在家,鲜母还是把他当个孩子,溺爱的不轻。

    不过这种温馨的日子没过多久,鲜于路又开始申请下山游历了,直让众长辈一阵苦恼,这孩子太野性了。

    不过想到这孩子从小就有主见,拦也拦不住,便也就不再管他,让他自己看着办,只要他能说服自己的母亲。

    鲜于路讪讪的跑去母亲那里,装了半个月的乖宝宝,又是谈理想,又是谈未来好找媳妇,费了好大劲这才哄的母亲同意。

    兴高采烈的辞别了长辈,鲜于路按照薛公远提供的地点,一路快马加鞭赶去。

    他怕去晚了,紫衫龙王这个老外已经下了狠手。

    若论整个倚天他最讨厌的女人就非紫衫龙王莫属了。

    一个老外,一个色目人,就因为处在元朝,看把你得瑟的。

    这老虔婆,实在令人厌恶。

    大约记得他们是靠门派信号传递,相约聚到凤阳城的。

    于是一路上但凡城镇他都要进入看看有没有门派印记,一直到了河阳镇才看到一个醒目的华山印记,心中知道银叶先生已经过世,老虔婆开始出来为恶了。

    他便不再入城,而是催马快行,直奔凤阳城去。

    到了凤阳,果然又在墙角处看到了华山印记,顺着印记一路找去,最终汇集到了一处名叫临淮阁酒楼下。

    他让小二拴了马匹,径直上了楼,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武林人士的到来,估摸这老虔婆还只是刚开始引人。

    想到这里,知道自己来的还不到时候,至于为什么不会认为自己来晚了,这倒是因为他之前就给薛公远说过如果他们到了就画下另一个标志。

    显然他们还没有来。

    如此等了两日,终于来了第一批武林人士,只是这些人来了,同样没有看到求援的同门。

    中午时分,薛公远他们三个终于到了。随行的还有一名手掌粗大的青年侠士。

    四人进来之后,同样举目四顾,不同的是薛公远三人一脸的惊喜,而那名青年侠士却是有些焦急。

    薛公远三人正要过去相认,突然听到耳边传来鲜于路的声音:“不要过来,装作不认识我,一会有个强敌要来,你们静观其变,切记不要透漏我的存在。”

    三人眼中露出惊诧之色,齐齐往鲜于路望去。

    鲜于路摇了摇头,三人这才装作四处查看,然后做出疑惑的表情。

    鲜于路一看,都是人精啊,这表情控制的相当精彩,就差得个金像奖了。

    随行的老者也是门派中人,张望了一圈,未见召集者,心下疑惑,转而望向华山众人,见他们也是一般情形,甚是惊讶。

    四人对视一眼,便决定等上一天,万一真有同门求救,若是错过了,岂不坏事。

    如此众人又等半天后,见一名手提宝剑的清秀女子带着一个小女孩上了楼梯。

    薛公远等人一看,却是熟人,来人乃是峨嵋派的纪晓芙。

    见她上楼也是四下打量,便知也是被标记指引过来的。

    相互打了声招呼,便各自等待着。

    随后神拳门,丐帮的弟子相继到来,但依然不见召集者。

    如此过了一日,又来了些门派的人,但个个都是受人之约,并无邀约者。

    众人心中起疑,暗道这人招这么多门派的人聚集于此,却不露面,恐怕非是善事。

    已有人起了早些离开的想法。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木棍敲击楼板的声音,接着就看到一个弓腰弯背的银发老妪拄着个拐杖上了楼梯。

    这老妪边走边咳嗽,看起来极为辛苦,在她身侧还有一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搀扶着她的左臂。

    那小姑娘神清骨秀,相貌甚是美丽。那老妪右手撑着一根白木拐杖,身穿布衣,似是个贫家老妇,可是左手拿着的一串念珠却是金光灿烂,闪闪生光。

    只见那串念珠的每一颗念珠,都是金灿灿的朵朵梅花,俨然是黄金打造而成。

    那老妪剧烈咳嗽了一阵,略微有些气喘,小姑娘便说道:“婆婆,先吃颗药丸吧。”

    老妪点了点头,接过她手中说道:“不急,你去问问,武当和昆仑的人来了没有?就这十几个么?”

    小姑娘闻言放开搀扶她的手,走上前去脆声喊道:“你们这有武当和昆仑的人么?”

    此言一出,尚在端坐畅饮的江湖人士顿时侧目望来。

    与薛公远同来的老者一脸诧异的问道:“小姑娘,你说的什么?”

    此时他见这一老一少竟然这般说话,实是不敢相信。

    “我婆婆问,为什么不见武当和昆仑的人?”

    “你们是谁?”老者乃是崆峒派的宿老,名简捷,外号圣手伽蓝,闻听此言顿时心中一惊,起身问道。

    话音未落,那老妪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接着身形一晃,竟然欺身而上,一掌拍在峨眉派纪女侠的身上,将她打的口吐献血。

    接着身形晃动,将在场的门派众人尽皆击倒,动作之快,委实匪夷所思。

    接着便见酒楼中的厨子酒保等十五人涌上楼来,将众人一一往后厨移去。

    那老虔婆正欲迈步下楼,鲜子路嘿嘿一声冷笑:“伤了华山的人还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