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一章 归途
    过了片刻,几头猎犬带着猎物返回了她的身旁,在其周围转圈狂吠。

    朱九真双眼呆滞,忽被犬声惊醒,定睛一看,顿时吓了一声冷汗。

    只见猎狗身上被人用剑消去皮毛,刻下了几个大字。

    “江湖路远,卿且珍重,待吾归来,携美纵横”

    朱九真初看气恼万分,再看之时,却又羞涩万分。

    心道:“这人武功如此之高,又这般年轻,怎么穿的像个野人,如此不修边幅。”

    再一回忆,却觉得这男子若是除了脏乱的须发,竟然有些帅气。

    一想到这,心便莫名的有些悸动。

    赶紧压抑住这种羞耻的想法,脸上露出恨恨的表情,对着鲜于路离去的方向大声喊道:“臭野人,你要敢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喊完之后,这才带着猎犬返回了山庄。

    鲜于路一直对朱九真这个人物心有怜悯,她只不过是个被家人宠坏了的顽劣女孩而已,要说她有什么恶迹,遍观倚天全书,却也找不出来。

    纵狗行凶么?那确是因为张无忌抢了众猎狗的猎物,却不是她主动放狗攻击,况且在伤了张无忌之后,她还将他带回了山庄救治。

    至于欺骗张无忌,这就更非罪大恶极,她有自己喜欢的人,若非为了爹爹,又怎会委身侍奉张无忌。

    她这千金小姐羞恼,扬言折磨张无忌,相对于武林中人一言不合拔刀杀人,岂不像个笑话?

    当然一家之言,鲜于路也不会在意别人怎么想,既然是自己碰上了,那就是缘分,若有机会,还是要救上一救。

    离了昆仑山,鲜于路倒不急着赶路,而是暂时屏蔽武功,只以普通人的身份行走在山间村路上。

    这一走,又与来时不同,来时有武艺在身,轻身功夫行走在崎岖山路,如履平地一般。

    现在却只能一点一点的挪移,辛苦万分。

    当然他也不是为了自虐,只是当世官道太少,山路太多。

    如此一走便是半年有余,这才堪堪进入陕西境内,到了此时,心中执念已然消散大半。

    到了此时他才敢运转体内的全真心法。

    其实全真心法作为先天功的简化版,其原理是极为高深的。

    内功之道在于打通周身经脉,蕴真气于身,行大小周天,化后天为先天,得生生不息之意。

    各家功法或有优劣,但先天唯一,最终都会殊途同归,化诸般内力为先天真气。

    真正改变功法品质的是你打通任督二脉,沟通天地二桥的能力。

    九阴真经有,九阳神功也有,而且都是极为精妙快捷的行功路线。

    全真心法却不同,它的方法在于水滴石穿,虽然前期缓慢,但后期包罗万象,气息绵长。

    所以鲜于路不再纠结于九阳神功的速成,而是放平心态,耗尽前世今生的经验,研究三种内功心法的相同与不同,试图找出隐藏在武侠世界里的武学之秘,先天之境。

    先天之道,先于天时,人生而浊,继而散,终日惶惶,盖因六气弥漫,造化不存。

    鲜于路一路冥思苦想,把自身当做熔炉,以全真心法媒介,以九阴九阳为材料,结合两本功法阴极阳生,阳极阴生之道,融合其中阴阳变换之道。

    这一想便是年余,直想的他骨瘦形销,混不似个人样。

    就在这种状如乞丐的状态下,鲜于路慢慢的走到了华山派山门下。

    “去,去,去,这里是华山,且去别处乞讨。”门口的弟子见一高瘦乞丐朝山门走来,便自先行驱赶,以免被掌门看到。

    “我是鲜于路。”乞丐虽然消瘦,但双眼如电,内中似有无尽苍穹,灼灼生辉。

    “啊,师叔?”弟子大惊,慌忙过来搀扶,并大声呼喊其他弟子门人前去汇报。

    等华山众人闻讯赶来时,见到他这副模样,俱都呛然。

    太惨了,堂堂华山派掌门之子,华山二老的心尖肉,怎么混到这个样子。

    高长老更是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抬起他的胳膊,手指捏在他的脉搏处,探起内息来。

    鲜于路的母亲更是顾不得众目睽睽下心疼的一把抱住他的肩膀,默默垂泪。

    “路儿,你这是怎么了?”

    “娘亲勿忧,孩儿只是练功出了岔子,需要静养些日子。并无不妥。”鲜于路只能苦笑着解释一下。

    高长老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笑道:“内息不仅不紊乱,还强壮有力呐,无恙。”

    鲜于通听他说完,原本关切的目光又重新变得冷然,咳嗽一声说道:“好了,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回去再说。”

    众人闻言俱都眉开眼笑,热热闹闹的回了门派。

    收拾一番后,鲜于路来到大殿之中,重新对着众人施礼,然后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简单的说了下。

    当然他还是回避了自己获得九阳神功的经历,只说学习少林达摩祖师,行万里路,磨练精气神。

    听了他这话,三人齐齐无语,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这小子小小年纪就已经有宗师的风范,在武学的道途上锲而不舍,雄心壮志。

    鲜于通抚了抚修长的胡须,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弥漫。

    可能是天兴我华山,降下此等异才。

    或许等路儿成长起来,我华山也有与昆仑峨眉相抗衡的一天。

    华山二老更是老怀欣慰,华山有后,不过在欣喜的同时俩人也提高了警惕,唯恐鲜于路痴迷武艺以致走火入魔。

    武林之中多少天才弟子前辈高人陨于此劫。

    “路儿,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去华山周围走走,你还年轻不要着急。”矮老者温声说道。

    “师叔祖,路儿晓得,不用担心。”别的不提,就说魔教教主阳顶天,不就是练功走火入魔的么。

    “知道就好。好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我与你两位师叔祖还有事要谈。”鲜于通挥了挥手,让鲜于路下去。

    鲜于路行了一礼,转身出了大殿。

    刚回到住处没多久,薛公远就找了过来,还带着两个师弟。

    “师弟,一别数载,师兄很是惦记啊!”薛公远一进门,就热情的打着招呼。

    “劳师兄挂念,几位师兄都坐。师兄近来可好?”鲜于路起身想要给众人倒杯茶,却早有一名师兄起身抢过了茶壶,主动给他先倒了一杯。

    鲜于路也不矫情,坦然坐下,饮了一口茶。

    “师兄最近接到师父旨意,要去一趟山西,搬点事情,想来此去一年半载难于师弟相见,便先来与师弟叙叙旧,道个别。”薛公远自从得鲜于路传授了一套十六路霹雳手,受益匪浅,心里就更加深了抱紧这个师弟大腿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