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十章 洞天终得绝世功 不期撩拨美人心
    压抑着心中的狂喜,鲜于路缩写身子钻进了洞里。

    幸亏他年岁未长,身量还小,要不然还真不敢进。

    进了洞穴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显然是一处内嵌的峡谷。

    他也不着急,只每日在洞口徘徊,采些野果果腹,像一个野人一样生活。

    就这样又呆了月余,终于让他看到了那只白猿。

    或许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原因,这只白猿并没有离开这个山谷,但它也已经垂垂老矣。

    鲜于路学着猴子的叫声,吸引游荡在周围的猴子注意,并用手触摸自己的肚子。

    如此两三日,这只白猿终于注意到了新来的这个野人。

    “咿咿,呀呀!”一群棕毛猴子叽叽喳喳的对着鲜于路吼叫。

    鲜于路也不说话,只学着猴子的叫声,用奇声怪语回应。

    到了晚上,鲜于路就点上火把,将自己抓到的野物或者干粮放在火堆上烧烤。

    阵阵香气从洞中弥漫而出。

    外面的猴群叽叽喳喳的想要靠近,可又惧怕火光,只在外围蹦蹦跳跳,试图吸引鲜于路的注意。

    鲜于路不予理睬,吃饱喝足便靠在火堆旁,打坐休息。

    次日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射入洞中,斑驳的光晕如同花朵一般绚烂。

    鲜于路张开双眼,就看到对面的猴子涌了过来,一只小猴子远远的扔过来一颗大蟠桃。

    蟠桃在地面上滚了滚,沾满了沙土。

    鲜子路微微一笑,捡起果子,用手擦了擦了,便一口咬了下去。

    果肉甘甜,汁液饱满,比知普通桃子口味要好上很多,却也不知是什么品种。

    吃完以后,他将昨天吃剩下的烤肉扔了一块给那个小猴子。

    小猴子纵身一跃,双手捧着烤肉,咧着嘴,叽叽喳喳的跑到白猿面前。

    白猿用爪子捏起烤肉的一角,用鼻子嗅了嗅,放入口中,吃了起来。

    整个猴群顿时爆发出一阵热闹的吼叫声,震的整个山谷回响连连。

    如此相处了十余天,每日里互换食物,白猿终于认可了鲜于路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生物。

    看着白猿肚子上的疤痕,鲜子路一时也有些踌躇。

    毕竟他没有张无忌那一身传自蝶谷神医的医术。

    不过想到书上说过这油纸包只是缝合在外皮,最终还是决定试一试。

    他将自己早先准备的烈酒进行简单的蒸馏,然后将自己特制的针线进行高温消毒。

    最终在白猿的焦急声中,鲜于路开始了他两辈子都没干过的外科手术。

    忙活了一刻钟,鲜子路望着缝的歪歪扭扭的白猿肚皮,心里苦笑,果然自己没有主角的天赋,对于医术是真的一窍不通。

    白猿极为通灵,见鲜子路治好了自己,极为开心,临走时叫小猴子送来了不少大蟠桃。

    等猴群离开后,鲜于路便郑重的打开油纸布,开始看起了里面的绝世神功九阳神功。

    经书一共四本,这一看,就是足足十个时辰,只见他时而愁眉不展,时而开怀大笑,时而舞手动脚,时而闭目打坐。

    相较于一窍不通的张无忌,他对经书的理解却又高上几分,当然这不意味着他天赋比张无忌高,只是他对武学的理解要更深一些。

    即便如此痴迷,他还是废了足足三个月才研习完第一卷。

    然而到了第二卷时,他却足足用了接近两年的时光才堪堪学完。

    照这速度,第三卷岂不要三五年,第四卷要七八年。

    鲜于路知道自己肯定误入歧途了,于是他凭着大毅力硬生生顶住继续修炼的念头,将经书抄录默背下来,埋入一个准备好的木盒之中。

    并在埋经书的地方,刻上九阳神功,有缘者得之的提示。

    等一切准备好后,他才运用其中的缩骨功爬了出来。

    出了洞口,鲜于路只觉胸口豁然开朗,一口浊气喷薄而出。

    体内九阳真气澎湃而出,好似有无穷神力一般。

    令他生出天下之大,唯我独尊的感觉。

    若非想到了张三丰,他差点迷失在这种力量的侵蚀之中。

    果然,赤子之心,永远都是习练上乘武学的绝对外挂。

    鲜于路恍然意识到自己出错的地方在哪里了。

    张无忌能这么快习练完全,那是他无欲无求,不骄不躁,平心静气下习练来的。

    而他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绝顶神功,也是抱着功利心才来修炼的。

    再加上自身九阴真经的内力反击,让他修炼起来事倍功半。

    赤子之心?鲜于路嗤笑一声。

    抓着铁钩纵身滑下了山崖。

    离开山山洞后,鲜于路又在山下的茅草屋呆了几天,这才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昆仑。

    正要走出房门,突然他的脚步一顿,侧耳一听,果然有一阵犬吠声自远而近渐渐传了过来。

    “难道是她?”鲜于路摇了摇头,心道这种人还是不要搭理的好。

    想罢便迈步出了房门,背着个背包向远处走去。

    然而还没等他走出多远,几只猎犬从他身旁急窜过去。

    接着身后响起一道清脆的女声:“你是哪里来的野人?”

    鲜于路回身一看,眼前顿时一亮,原来来人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只见她一身紧身紫色短打,容颜俏丽,肌肤赛雪,斜阳映照下,纤毫毕现,更添几分柔媚。

    虽然鲜于路许久没有见到漂亮妹子了,但他的眼光还在,这女孩颜值绝对出乎他的意料。

    “看什么,你这野人好生无礼?”女孩被他这么一盯,顿时俏脸微红,继而杏眼圆睁,怒目而视,斥责道。

    “哪来的野丫头,忒没素质。”鲜于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倒也不急着走了。

    “你,你知道我是谁么?”女孩掐着腰,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说说呗。”鲜于路好整以暇,心里还有点恶趣味。

    “姑奶奶乃是朱武连环庄的朱九真,哼,得罪了我,你别想离开昆仑山。”女孩也就是朱九真气鼓鼓的说道,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

    “是么?”鲜于路纵身一跃,飞上半空,身子如飞燕一般,回旋而落,已然双手按在她的双肩之上。

    感受到手指尖传来的温润,鲜于路手指微微用力,将嘴凑在她的脸庞,轻声说道:“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等过几年我会来找你的,要等着我哦。”

    朱九真双肩被拿顿时惊惧莫名,想运功反击,却发现她的身子动弹不了分毫。

    再一听这人如此言语,顿时羞恼万分,莫非这怪人要对自己不轨?

    万一他要那样,我怎么对的起表哥?以后表哥还会爱我么?

    想及此处,顿觉四肢百骸一阵寒气涌出,惊恐万状。

    就在她心跳如雷,胆战心惊的时候,怪人在她脸上嘬了一口,还恬不知耻的说道:“真香。”

    朱九真顿时如遭雷击,心如死灰,这恶人竟然真敢羞辱我。

    “哈哈,好自为之,我会来找你的。”鲜于路在她肩头一拍,解了她的穴道。

    “我杀了你。”朱九真扑一脱身便挥动手中长鞭往鲜于路身上抽去。

    鲜于路朗声一笑,纵身而起,在她长鞭触及之前,已然身在三丈开外。

    “美人儿,后会有期。”声在近前,人却已在百丈之外。

    朱九真心下骇然,这人如此武功,怕是爹爹也不是对手。

    他说以后要来找我,这可如何是好。

    顿时觉得手脚一软,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