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八章 武当
    正洋洋得意间,忽的看了眼跟在自己身旁的少年郎,只见对方气定神闲,端坐在圆石上,也不喝茶,也不闲谈,就这么闭目养神。

    果然功夫好的人,甭管多大年纪,就是与众不同。

    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哪位隐世高人培养的这般少年。

    反正我老何打不过。

    就在贺老三喝茶的功夫,道童又道峨眉派的人来了。

    少年闻言,双眼一睁,一丝精芒闪过。

    这是郭襄流传下的门派,里面不可能只有九阳残篇遗留的武功,想她家学如此源源,肯定是有神功秘籍的,只是峨眉女尼本末倒置罢了。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华山少主鲜子路。

    他见峨眉送上了贺礼,便对贺老三道:“快去,把你的贺礼也送上。”

    贺老三挠了挠头,在少年殷切的目光下,虎躯一震,站起身来,走出了大殿,招手引来一个小道童说道:“去,山下有一个姓罗的脚夫,他那里有我的贺礼,你去引他送来,就说,就说俺贺老三祝张真人福寿绵长,功参造化。行,就这么说哈!”

    说完贺老三还打了个摆,头也不回的挺着胸膛进了大殿。

    小道童一脸懵逼,却有不得不下山看看,今天来的都是客,可慢待不了。

    过了片刻果然有一个脚夫挑着两个箩筐,把一堆玉器啊,道袍啊,松柏长青树之类的贺寿礼送了进来。

    小道童在殿外寻思这贺老三是谁啊?送这么贵重的东西也不能就喊个俺贺老三啊!得怎么也得庄重一些,于是吆喝一嗓子:“武林大侠贺老三恭祝张真人福寿绵长,功参造化。”

    正在门槛上坐着的贺老三闻言啪的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在众人都在盯着场中央,没人注意他。

    此时紫霄宫中的何太冲、崆峒五老等人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说不出的尴尬。

    心中均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贺老三恨意绵绵,哪来的混账家伙,这不摆明是打脸么。

    吃起偏殿厢房内的武当众人闻言,俱是一愣,互相对视一眼,都在询问对方,这个贺老三可是你的故旧朋友。贺老三?江湖上时候有了这么一号人?不过看来人贺礼如此珍重,看来是友非敌。

    既然峨眉来了,那么正主少林肯定也离上山不远了。

    就在众人用过膳后,武当四侠张松溪朗声说道:“诸位前辈,各位朋友,今日家师百岁寿诞,承众位光降,敝派上下尽感荣宠,只是招待简慢之极,还请原谅。家师原要邀请各位同赴武昌黄鹤楼共谋一醉,今日不恭之处,那时再行补谢。敝师弟张翠山远离十载,今日方归,他这十年来的遭遇经历,还未及详行禀明师长。再说今日是家师大喜的日子,倘若谈论武林中的恩怨斗杀,未免不详,各位远道前来祝寿的一番好意,也变成存心来寻事生非了。各位难得前来武当,便由在下陪同,赴山前山后赏玩风景如何”堂堂武当七侠之一,又值一代宗师张三丰寿诞之日,为何却要与在场的武林众人如此说话?

    却原来江湖之中有一恶人,名叫金毛狮王,其人武艺高强,但却作恶多端。

    短短数年,屠杀了诸多武林前辈名宿及其门人弟子,所造恶业,罄竹难书。

    十年前,正值天鹰派夺得武林至尊宝刀,在王盘山大炫武功的时候,金毛狮王突然杀到。

    结果可想而知,整个王盘山的武林豪杰全军覆没,幸存者也都神志不清,疯言疯语。

    与此同时,宝刀屠龙也随之消失。

    这屠龙宝刀却又是另一段故事,相传南宋末年一代大侠郭靖与妻子黄蓉曾用天外玄铁锻造了一刀一剑。

    刀名屠龙,剑曰倚天。自两位大侠慷慨就义之后,江湖之中便流传着一句偈语:“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于是江湖中人便如着了魔般,陷入了争夺屠龙宝刀的厮杀之中。

    此事又与武当有何关联?

    却原来,当日王盘山大会中消失的人中除了金毛狮王,还有武当张五侠以及天鹰教的殷堂主。

    如今十年已过,张五侠与殷堂主竟然连诀归来,如何不让江湖沸腾?

    屠龙宝刀与金毛狮王,事关武林至尊与仇恨,哪个牵连者能够放弃?

    这也就有了今日众人齐上武当山的原因。

    至于贺寿?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所以张松溪便说出这番话先将众人的口堵住了,声明在先,今日乃寿诞吉期,倘若有人提起谢逊和龙门镖局之事,便是存心和武当派为敌。

    这话一出,众人一时无言,这些人连袂上山,除了峨嵋派之外,原是不惜一战,以求逼问出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但武当派威名赫赫,无人敢单独与其结下梁子。若是大家并肩子上,哪谁也不惧,但现在,却没有这个挑头的。

    眼看局面一时冷场,昆仑派西华子出言挑衅道:“张四侠,你不用把话说在头里。我们明人不作暗事,打开天窗说亮话,此番上山,一来是跟张真人祝寿,二来正是要打听一下谢逊那恶贼的下落。”

    张松溪听了大怒,就是这个龟孙,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但他向来稳重,一时却也不好恶语相对。

    武当七侠莫声谷忍了半天,这时再也难忍,冷笑道:“好啊,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

    西华子睁大双眼,问道:“甚么怪不得?”

    莫声谷道:“在下先前听说各位来到武当,是来给家师拜寿,但见各位身上暗藏兵刃,心中好生奇怪,难道大家带了宝刀宝剑,来送给家师作寿礼么,哼哼,却原来送的竟是这样一份寿礼。”

    西华子一拍身子,跟着解开道袍,大声道:“莫七侠瞧清楚些,小小年纪,莫要含血喷人。我们身上谁暗藏兵刃来着。”

    莫声谷冷笑道:“很好,果然没有。”伸出两指,轻轻在身旁的两人腰带上一扯。他出手快极,这么一扯,已将两人的衣带拉断,但听得呛啷、呛啷接连两声响过,两柄短刀掉在地下,青光闪闪,耀眼生花。

    这一来,众人脸色均是大变。西华子大声道:“不错,张五侠若是不肯告知谢逊的下落,那么抡刀动剑,也说不得了。”

    莫声谷吆喝一声,正要有所行动,忽听得一阵佛号声起,似是从远处传来,但听来又像发自身旁。张三丰笑道:“原来是少林派空闻禅师到了,快快迎接。”门外那声音接口道:“少林寺住持空闻,率同师弟空智、空性,暨门下弟子,恭祝张真人千秋长乐。”空闻、空智、空性三人,是少林四大神僧中的人物,除了空见大师已死,三位神僧竟尽数到来。张松溪一惊之下,那一声“啊哟”便叫不出声,知道少林高手既大举来到武当山,他六人便是以“虎爪绝户手”制住了昆仑、崆峒等派中的人物,还是无用。昆仑派掌门何太冲说道:“久仰少林神僧清名,今日有幸得见,也算不虚此行了。”门外另一个较为低沉的声音说道:“这一位想是昆仑掌门何先生了。幸会,幸会张真人,老衲等拜寿来迟,实是不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