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七章 碌碌江湖多闲客 武当寿宴几分真
    看着庭上豪气干云的西华子,院落里一名带刀粗汉啐了一口道:“老子若是也有这等师门,却该如何潇洒。”

    同桌一人笑道:“贺老三,凭你这付模样,也有那缘分得入高门?你师父的功夫怕是都没学全吧。”

    在坐诸人尽皆哈哈大笑,显是知道这贺老三的根底。

    “呸,一只猴你又比老子强哪里去?老子至少有个师父,不像你,叫花子一般,东拿一招,西偷一下的。”贺老三觉得面上无光,出言嘲讽道。

    “好胆,有本事跟我练上一练。”

    “当我怕了你了!”

    众人一看,纷纷起身拉住,这是什么时候,上有名门大派弟子,下有陕甘群豪,闹将起来,没的丢了大家的脸。

    二人原也不过是血气上涌,如今众人一劝,自然顺坡下驴,只嘴上犹自骂骂咧咧。

    这一桌本应都是粗鄙汉子,此时却有一少年端坐其中。

    一只猴见贺老三与少年熟识,便自出言调戏道:“兀那小子,莫不是这贼斯的儿子?长的忒也白净,怕不是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种吧。”

    他说完这番话自觉好笑,旁若无人的笑出声来。

    然而令人诧异的事,听了他这么明显的嘲讽,贺老三竟然出奇的老实,一双眼时不时的撇一下少年,混没有暴怒的迹象。

    一只猴笑了半天,发觉就自己一个人笑,顿觉尴尬异常。渐渐收了声。

    只见那贺老三一脸戏谑的望着自己,令他心里不由得一阵突突。

    嘴上强自不忿道:“怎么?贺老三的龌龊事说不得?今日众豪杰在此,恁的就你气量狭小?”

    闻言贺老三嚯的站起身来,惊了在坐众人一跳,就在众人以为这二人又要杠上时,贺老三突然咧嘴一笑,丑陋的脸上说不出的瘆人。

    “一只猴,这事是哥哥不对,恁的没有豪侠之气,咱哥俩喝一个,大丈夫义气为先,”

    说罢伸直手臂,举起酒杯,静待一只猴反应。

    这一只猴闻言一愣,不疑有他,也举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

    只是他这一碰,原本得意的表情突然变得纠结起来,脸色渐渐泛红。

    过了片刻已是汗流浃背,众人一见俩人碰个杯却磨叽如此之久,均觉好奇。

    及至后来,这才看出不对劲来。

    “请。”贺老三手上劲力一吐,只见一只猴身形晃了几晃,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凳子上,手中的酒水也洒了满身。

    众人心中骇然,这贺老三功力这般厉害,却非相传的那般无能。

    于是,众人纷纷换了个表情,奉承起来,马屁不要钱的往外吐。

    只有一只猴脸色难看至极,心中是又惊又怕。

    一场酒宴直喝了一个时辰才算完结。

    众群豪便在下人的服侍下,返回客栈休息。

    次日一早,便见这些豪侠们三五成群的纵马出了城,直奔武当山而去。

    “小哥,这里就是武当山了,咱们先在山下候着,等昆仑派高人来了再上山。”贺老三挠了挠头,还是有些不习惯面对这个同桌的少年。

    这少年是他在路上偶然遇到的,本是随口戏谑了几句,万没想到少年武功这么好,三两下就让自己吃了苦头。

    这少年倒也没有怪罪自己,反让自己带他去参加群豪会,更在会上替自己涨了不少面子。

    贺老三还是挺感激的,只是还有些抹不开面子吧了。

    “嗯,那我们就等一等吧,对了我让你半路买的那些东西你都跟山下的活计交代好了么?”少年嘴角微笑,表情平和,仿佛场面潜修的佛门高僧。

    “都吩咐好了,俺老何在这外面还是有几分薄面的。”贺老三拍了拍胸脯,似乎是找到了自信。

    二人跟着一众群豪,等了几个时辰,终于盼来了昆仑派的高人。

    至见为首的乃是一中年长须道人,身着黄衫,神情甚是飘逸,想来便是昆仑掌门了。

    身后的则是八名昆仑高徒,有男有女,再之后便是一路跟随的武林豪侠。

    “劳烦通禀,昆仑派掌门何太冲率门下弟子恭贺张真人寿比南山。”何太冲身后西华子上前一步,对武当山门处的守山道人说道。

    那道人闻言一愣,继而飞奔上山,向掌门等人通传。

    此时的武当山中,宋远桥等六侠已经换上了新缝的布袍,准备携扶俞岱岩一起去给恩师张三丰贺寿。

    昨天他们六个带着火工道人和杂役道童把整个武当山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番,厅堂上也都贴满了张翠山手书的寿联,整个山上一片喜气洋洋。

    六人还未行动,就见一名道童进来送上一张名贴,名贴竟然是西域昆仑派掌门送上的贺寿拜贴。

    这一下,宋远桥等人俱惊,何太冲可是名门大派昆仑的掌门,无论声望武功都是当世翘楚。

    “这位客人非同小可,该当师父亲自迎接。”宋远桥忙去禀报张三丰。

    张三丰听说昆仑掌门上山,说道:“这位铁琴先生罕来中原,亏的他知道老道的生日。”当下便带着众弟子门人前去大殿迎接。

    就在昆仑众人被武当派的人隆重迎接的时候,贺老三这群陕甘群豪正在山脚下静静的等着。

    他们这些人是没资格跟着昆仑派一起上山的。

    好在他们也没久等,过了一会,崆峒派的人打着旗号也径直上了武当山。

    再之后,海沙派、神拳门、巨鲸帮、巫山门等江湖门派也都相约上了山。

    贺老三他们一看,得,就是这个时候,紧跟在海沙派他们身后也气势磅礴的进了山门。

    可怜的武当派根本就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人来拜寿。

    往年因张三丰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所以每逢整十分寿诞,都会吩咐弟子不可惊动外人。万没想到百岁寿诞竟然会有这么多人上山祝寿。

    到后来紫霄宫里的椅子已经不够用了,宋远桥只得命道童搬了着圆石放在厅中。

    大厅里坐满了人,喝水的茶碗远远不够用,一些弟子门人只能用上了菜碗。

    可怜贺老三连大厅都挤不进去,只能在门口与一群江湖客挤在一块门槛上。

    好在武当派也没有慢待他们,人手一个大瓷碗。

    虽然茶具简陋了点,贺老三却喝的津津有味,以后在江湖上他也能说一句,老子当年在武当派紫霄宫喝茶的时候,孙子你还不知道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