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六章 朝阳峰上先天引 崔家庄内群豪聚
    华山后山,朝阳峰中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鲜于路盘膝而坐,掌心向上,五指做莲花状,面朝朝阳,引先天旭日之阳气,与体内易经洗髓相和,以阴阳之力,冲全身筋脉。

    内功一道,源自上古,有传言自华佗创五禽戏而行真气,继而大兴。

    这内功一道,说白了就是蕴体内真气而冲破周身诸穴道,使得体内真气得意流转全身,达到意之所动,收发自如之境。

    功力随修行而日渐深厚,先破常脉,行小周天,后破任督二脉,行大周天,使真气源源不断,连绵不绝。

    如今鲜于路全真心法修炼多年,真气已有十年火候,更不论他这一年来受高人指点,又习得易经洗髓这等改善资质的神妙功法,此时的他出手投足间已有莫大威力。

    如此这般勤奋修炼,日夜不休,一待便是一年时光,直到有弟子回报说张三丰寿诞之日已近,他才从这种闭关状态中走出。

    “呼”,鲜于路吐出一口白气,只见这白气宛若一道长炼,笔直浑厚,连绵不绝。

    薛公远望着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师弟,眼中满是惊诧,这份功力,实在是骇人。

    收工完毕,鲜于路起身笑道:“让师兄久等了。”

    “师弟客气了,这次张真人百岁寿诞,原本未有声闻,突然前些时日传出武当张五侠已然返回武当山,关于武当的消息立时就多了起来。”

    “嗯,张真人乃武林中震铄古今的奇人,小弟一直有心前去拜访,如今正是时候。待我前去请示掌门。”鲜于路心中一喜。

    待他出了后山,找到自己父亲,华山掌门鲜于通,将事情一说。

    鲜于通脸色一变,喝道:“门派大事,岂容你黄毛孺子信口胡言,此事我华山不许参与。”

    鲜子路一愣,万没想到在这件事上,华山是这个态度。

    难道自己记错了,华山没有去武当山参与逼供张翠山?

    不过不去是不可能的。

    鲜于路躬身说道:“儿子想以自己的名义前去,如此武林盛事,若不能参与其中,岂不遗憾。”

    鲜于通略一沉吟,眼神流转,心中权衡这事对华山的影响,继而说道:“你需不能透漏你是我华山派门人,更不能承认是我的儿子。非是为父不信任你,实是此时干系甚大,你且听为父道来。”

    “此事要从十年前王盘山屠龙刀大会说起,当时天鹰教夺得屠龙刀,于王盘山中炫耀武功,万没想到金毛狮王谢逊突然出现,不仅抢走了屠龙宝刀,更令在场众多武林人士神志不清,陷入疯癫......”

    这世上有叫错的名字,但绝不会有起错的外号。鲜于通既然被江湖中人称为神机先生,那自然不是庸碌之辈。

    若非知晓其为人,单凭长相风度,谁人不攒一个俊雅潇洒!

    鲜于通作为华山派掌门,对于屠龙刀之事,要说漠不关心,恐怕谁也不会相信。

    听完了他的讲述,鲜于路不禁暗道自己对倚天人物过于先入为主。

    这便宜老爹却也不是绣花枕头一个,对武林是是非非拿捏的还是恰到好处。

    华山派不参加张真人的寿宴也是明智之举,论实力,华山与其他五派还是有些差距,论恩怨,华山与谢逊无冤无仇,与天鹰教也没有多少交集,论抢夺屠龙刀,华山还没有不自量力到这种地步。

    总之,这趟浑水,华山派不想掺和,无利可图。

    虽然鲜于通说的很明白,但这改变不了鲜于路的决心,于是在他软磨硬泡,撒娇耍泼之下,鲜于路再一次下了山。

    这一次没有人跟随,鲜于路便如归山的猛虎,入海的蛟龙,没了约束。

    平凉府城外约二十里外,一处庄园里,此时正有不少武林豪客聚集与此。

    此处庄园之主乃是陕甘一代颇具侠名的江湖前辈,过三山崔通海崔老前辈。

    此时,崔通海正一脸悲痛的陈述恶贼谢逊是如何暗施毒手杀害自己师兄的事,年逾六旬的他须发皆张,显然时隔多年,依然无法释怀。

    堂下宾客见他这般模样,心中戚戚,大有同仇敌忾之感。

    “明日,老朽欲往武当山一行,当面问问张五侠,这恶贼如今何在?”崔通海深吸一口气,又道:“想我过三山得诸位武林同道看中,略有薄名,然与武当这等当世大派相比,恐怕还入不了人家的法眼,因此老朽厚颜欲请我陕甘诸位豪杰一同前往,只求能得张五侠一句答复,老朽便算是了了心事。”

    群豪一听,顿时议论纷纷,有感同身受出言响应的,也有窃窃私语不敢声张的,更有沉默以对不置可否的。

    崔通海一看就知道单凭自己的威望是镇不住群豪的,便沉声说道:“此时老朽已得昆仑铁琴先生首肯,届时当与昆仑诸位高人一同前往。”

    此言一出,群豪震惊,这昆仑派可不是海沙派、三江帮这些小门小派,而是当今武林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派,掌门人铁琴先生何太冲更是德高望重,功力深厚。

    这一下,便有大半群豪自愿加入声讨队伍,剩下的也有跃跃欲试之意。

    见此情景,崔通海大喜,吩咐弟子贺大年招呼众位英雄豪杰入席饮宴。

    就在这时,门口仆役进来禀报,说是昆仑派西华子已到了附近。

    堂上诸人一惊,这西华子可是昆仑掌门夫人的亲传弟子,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他既来了,众人哪还坐的住,纷纷跟在崔通海身后,出门迎接。

    到了门口,众人便见门外站着三个道人,为首一个矮胖的黄冠道人,正是西华子。

    “西华子贤弟好久不见,贤弟还是如此风采卓然。”崔通海虽比他大了三十余岁,但却不敢拿大,只做兄弟相称。

    “崔老哥客气了,今日我是奉掌门师叔指令来与老哥汇合的,这两位是我师侄。”西华子嘴上说的客气,但躬身态度却极为敷衍。

    崔通海倒不介意,反而更加客气,并介绍在场的诸位陕甘豪侠与他认识。

    西华子神态傲慢,遇见有些名声的,便微笑示意,遇见无名之辈,却是面目冷傲,微一点头便行略过。

    不过在场众人对他这番姿态却均觉理所当然,大派子弟自有这种气势。

    “诸位陕甘武林同道,这恶贼谢逊残害我诸多武林豪杰,人神共愤,此次武当山一行,乃是以正义之身,行忠义之事,还望诸位仗义执言,维护武林道义。”西华子声如洪钟,气势浑厚,显是已得昆仑真传。

    “应该的!”

    “应有之义!”

    “诛杀恶贼谢逊!”

    场下顿时一阵喧哗,好似诸人都与谢逊有深仇大恨一般。

    人心可期,西华子心中不禁暗暗得意,到时候自己带着群雄前去,在师父和掌门师叔面前自然脸上有光。

    想及这里,言语也便平和许多,又交代了几句,便入了上席,与陕甘武林中的几位豪杰一起开怀畅饮,一醉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