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五章 千里归程思乡客 勤学不辍少年郎
    二人稍作休息,少女便已运功将身上的水汽蒸发,如此功力,若是让江湖中人见了,岂不骇然。

    鲜于路虽内力有成,却离这一步尚有个十年八载的火候。

    不过身为一个男子,些许湿衣服又算的了什么。

    待到了墓门口,鲜于路突然忆起前世记忆中,古墓派是不许男子进入的,而且孙婆婆貌似就是郝大通错手所杀,其中恩怨纠葛着实不小。

    虽已时过境迁,但自己这华山正宗,全真遗派,却也不能全然当做不知。

    于是他不急进入,而是端正身子,在墓门前行了大礼跪拜。

    这一番行礼,为的是像林朝英、王重阳这样的民族英雄,为的是浩瀚千年的华夏情怀,更为的是心中那一团如火炽热的江湖梦。

    少女本欲行步而入,却见他如此这般行径,不由眼中异彩连连,心中暗道:“想不到他小小年纪,却比我这嫡传门人更加尊师重道。”

    待行完大礼,鲜于路见少女美目望着自己,笑道:“我于故纸堆中每每读到前辈高人行侠仗义,为国为民的仁义风范,都觉热血沸腾,恨不能生于当时,追随他们,纵横江湖。如今有机会近距离瞻仰前辈遗处,难免心潮澎湃。”

    少女嘴角微翘,笑道:“真是个孩子。”

    随后二人便一齐进了墓穴之中。

    找出存放的火镰等物,二人点亮整个墓室,入眼之处,一片灰亮。

    墙壁地面都是岩石堆砌而成,给人一种厚实闭塞之感。

    墓室分成多个独立空间,形同一间间卧室。

    少女看着这些落满灰尘的石桌石凳,眼中满是感伤。

    鲜于路知她心中有事,也不打扰,只随意在石室内环视。

    如此沉默良久,少女回转身子说道:“爹爹说让我带你来此,若你心性良好,便许你观看九阴真经残篇中的易经锻骨篇。我分不出,你是真是假?爹爹常说人心如海,波澜诡谲,避之不及,可我心中总有一股出世的念头,也不知是对是错。”

    这话,鲜于通也答不出来,他虽然历经两世,但上一世也不过二十来岁,于人情世故,尔虞我诈也不过刚刚接触。

    这一世就更不用提了。

    鲜于路摇了摇头,笑道:“得失随心,方能如意,我们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知道答案。”

    “是啊,我们还小,咯咯,可是我明明比你大好多。怎么老是跟你发这些牢骚。”少女突然转过身来,一双柳眉轻扬,已是笑容盈盈。

    鲜于路挠了挠头,憨笑几声。

    “小屁孩!”轻弹了一下他的脑袋,仿佛一下子,少女勘破了心中的某个执念,复又恢复了往日精神。

    随后少女便让他立誓绝不透漏此间一字。继而将易经锻骨篇要义相授。

    此间只杨鲜二人,说于你口,听于我耳,世间再无他人知晓。

    如此一个时辰,鲜于路才将这真经口诀内容理解通透。

    果然不亏是九阴真经,不愧是真经中能媲美少林易经洗髓的绝世神功。

    这套功法非用于打斗,其核心在于改善血脉体质,令人周身筋脉通达,骨骼清奇。

    即使一凡夫俗子,习练之后也能逆天改命,拥有学武之资。

    资质这个东西其实就是天赋,有的人训练一下就能百米过十一秒,普通人天天练,他也就十二秒极限了。

    后世之中,多少运动员,真正打破纪录的永远都是凤毛麟角。

    这易筋锻骨篇就有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果然厉害,不愧是顶级武学秘籍。

    两个月后,终南山后,“小路,一路珍重!”少女如一株含苞待放的芍药,静静的立在山坡,后面几名仆女相随。

    鲜于路心中感动,实没想到终南山一行收获如此之丰,心知少女在其中肯定是起了不少作用。

    此情此恩,只能日后再报。

    回到客栈,将薛公远招过来,鲜于路请他坐下,斟了盏茶说道:“师兄,近来江湖可有事情发生?”

    薛公远微微起身,双手接过,回道:“几年前王盘山大会引起的武林风波依旧越演越烈,武当各派与天鹰教交手多次,互有胜负。因着武当俞三侠之故,少林与武当两派互相指责,其中是非曲直,双方各执一词,闹的也是不甚愉快。”

    鲜于路闻言眉头微皱,看来倚天剧情已经展开,张翠山夫妇尚未回归中土。

    只是具体在何时回归,他却也记不清楚,不过距离王盘山屠龙刀大会已过去了九年,想来,再有一年半载,张翠山一家就要回返中原了。于对薛公远说道:“师兄,安排探访的人手继续探访,一旦有张五侠回归或张真人寿诞的消息要立刻通知与我。”

    薛公远闻言回声应下。

    二人又闲谈了些江湖趣闻,喝了会茶,便各自回房收拾。准备回返华山。

    半个时辰后,两人乘着快马,离开客栈,往华山而去。

    这一次收获颇丰,鲜于路心情十分愉悦,骑在马上也不忘冥想易经洗髓经。

    这部经书是九阴真经中内功修习的要诀之一,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郭靖等人便是因这功法而增强了修行资质,日后修习各路武功,便事半功倍,悟性大增。

    如此行了五六日,已能遥见华山形貌,远远望去,只如巨剑参天而立,巍峨肃然。

    近了山门,便有弟子发现二人到来,便留一弟子牵引马匹,另一人飞奔回山,向师门长辈禀报。

    华山冲霄堂中,鲜于通正与两位师叔及几名师兄弟一起商议事情,便有下面弟子汇报,言道鲜于路到了山下。

    厅中众人闻听俱是一喜,何长老更是喜形于色,双手一拍身下扶手,喊道:“路儿回来,真是太好了。”

    矮老者等了他一眼,说道:“恁的没有正形。”

    “师哥教训的是。”高老者嘴上应是,脸上却是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

    片刻,鲜于路与薛公远迈步而入,见了堂上诸人,行礼说道:“见过掌门,见过诸位长老。”

    鲜于通脸色平淡,朗声问道:“路儿此去终南山,可有收获?”

    鲜于路躬身道:“孩儿此去,一来瞻仰先贤遗迹,二来丰富江湖阅历,更在终南山中,感悟自然之道,于武学之道略有收获。”

    鲜于通闻言一愣,暗道这个儿子武学天资卓卓却又勤苦异常,实是大异于己。

    “你之勤苦,华山上下尽皆有目共睹,我等长辈甚为欣慰,往你日后不殆不辍,扬我华山。”

    高老者跟道:“掌门所言甚是,想如今武林,少林武当英才辈出,我华山如今自也不弱于人。”

    “戒骄戒躁!”矮老者表情严肃,然眉眼之中隐含笑意。

    鲜于路忙躬身应是。

    薛公远见门派内权位最高的三人都这般夸耀鲜于路,心里更抱定了抓住这个大腿的想法。

    一番絮叨后鲜于路二人出了大厅,回房洗漱休息。

    之后几日,鲜于路便陪在母亲身边,一诉久别相思之情。

    间暇也会去后山与两位师叔祖对弈闲谈。

    如此这般数日过后,鲜于路便进入了闭关练功的状态,不再为外物叨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