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四章 九阴移魂大法
    鲜于路闻言大喜,“姐姐,前辈愿意见我了?”

    “不错!”少女回首,朝阳初照,越发显得白嫩无暇。

    鲜于路跟着她进了院落之中。

    一路之上,所遇侍女尽皆笑颜以对。显然是仆随主意。

    进了房门,鲜于路没有抬头乱看,而是对着正前方的中年男子躬身行礼道:“华山派鲜子路见过前辈。”

    中年人突然冷声喝道:你是谁,所图何事?还不一一道来。”

    这一声震喝用上了九阴真经中的移魂**,立时便让鲜于路着了道。

    这也是鲜于路求艺心切,浑然忘了九阴真经的神妙之处。

    “我是鲜于路,济州大学学生,也是华山派掌门独子。我来此是想学习高深武功的。”鲜子路双目痴迷无神,俨然一副神魂不属的模样。

    “你除了学武还欲行何事?”

    “我只想学武,九阴真经,玉女心经,全真功法,黯然**掌我都想学,学无止境,我心维艰。”话音刚落,鲜子路身形一阵晃动,竟然昏迷了过去。

    中年人脑海一阵刺痛,心中大骇,万没想到这少年神魂如此坚毅。

    “好家伙,若是让他修炼了移魂**,必定事半功倍。”中年人不由多看了他两眼。

    “搀下去,送到客房。等他醒来再让他来见我。”中年人嘱咐了一句,便自离开。

    少女知道父亲出手有分寸,但这几日相处,还是不免有些情分,见他跌倒昏迷,心中不由一紧。

    待父亲吩咐后,知道对方无碍,便自放下了心。

    半个时辰后,鲜于路从昏迷中惊醒,浑身冒出一身冷汗。

    只感觉头脑一片混沌,如同熬了长夜一般,令人沉闷烦躁。

    “你醒了,老爷叫你过去。”一名清秀的素衣女子糯声说道。

    “又来?”鲜于路愕然,大佬,你神功绝世,用不着这样吧。

    心下揣揣,却又知道反抗不得,只得乖乖的跟在少女身后,又去了刚才的房舍。

    这次也不跟前辈请安了,心下一横,目光直视过去。

    却见对面中年人脸色平淡,细瞧过去,还有些笑意隐在面上。

    “鲜少侠不必紧张,我们这一脉久不履江湖,少侠出现的如此突兀,自然令人生疑。不过少侠全真心法不似造伪,若果是求取全真一脉功法武功,自然也无不可。”

    鲜于路闻言心头一喜,虽不能学的九阴真经,玄铁剑法这等登峰造极的武功,但能得当世高手指点全真功法这种厚积薄发,冲正平和的道家绝学,也是一份天大的机缘。

    如此美事,如何不肯。自然忙不迭的再三拜谢。

    中年人见鲜于路毫不拖拉,也不好高骛远的寻求九阴真经这些绝学,好感顿生。

    至于他刚才所说的济州大学学生,也只当他所说乃是世间某处大儒所办的学社。

    至于如何得知古墓有神功,就自主的推到了郝大通身上了。

    虽然中年人神功盖世,但一来不履凡尘,经验较浅;二来重生转世吸魂夺魄等想法过于匪夷所思,便也没往这方面上想。

    如此这般,鲜于路便真正踏入了武学修炼的正途。

    以前关于武功心法的种种不解,在中年人的阐述下,如同夏日融雪一般,化作涓涓细流,汇入他的武学知识之中。

    这一呆就是月余,期间他也回客栈跟薛公远说起过,要让他呆在客栈等自己。

    薛公远虽心有念头,但一来内功不如鲜于路,若是跟踪,立时便会漏了行踪,没来由的得罪了未来掌门;二来这鲜于路机灵非常,行事往往出人意表,自己还没有动念,他便传下了一门武功,让自己修炼,引自己为心腹。

    如此一来,权衡利弊之下,便也只能枯坐在客栈,练习武功,等他回来。

    半载光阴之后,鲜于路于全真心法全真剑法早已融会贯通,只待日后功力渐深,便能返璞归真,真正成为一方高手。

    随后中年人又传授了古墓之中流传留下的金雁功、履霜破冰掌等其他全真武学,如此一来,鲜于路这一次终南山之旅便也算的完美。

    又一日,鲜于路刚刚打坐完毕,睁眼却瞧见少女俏立在山坡之上,凝目远望。

    心中疑惑,起身上了山坡,来到她身旁站定,说道:“杨姐姐,在看什么?”

    少女回眸一笑,说道:“小路你来了。”

    鲜于路点了点头,微笑以对。

    少女说完,转过头,继续望着远处一片广阔无垠的苍翠之色,略有惆怅的说道:“江湖,是个什么样子?”

    鲜于路一愣,继而想到少女自出生便在这崇山峻岭之中生活,虽偶有出谷,也不过于世俗生活浅尝辄止,自然心向往之。

    “我听一位前辈说过,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总归逃不过名利二字。”鲜于路不由得想起前世和平年代,便是没有武功,也一样逃不了恩怨情仇,可见复杂的不是江湖,而是人心。

    “小路,陪我去一个地方。”少女嫣然一笑,纵身飞下山坡,身形如同落叶一般,袅袅婷婷,又如落花缤纷,好不优雅。

    鲜于路起了比较之心,运起全真金雁功,便如浮萍渡水,轻巧平稳。

    只是于身形挪移之间,差了些许味道。

    “唉,修行还是尚浅啊!”落地之后,鲜子路不由得叹息一声。

    眼见少女脚步不停,他也不再耽搁,快行两步,跟了上去。

    行了片刻少女停住脚步,指着前方说道:“先祖就是在这里相识的,这窄窄的地方,为何他们不会觉得沉闷?”

    鲜子路心道:“有情饮水饱,等你以后有了心上人,自然就会懂了。”只是此时他也不过十岁年纪,这种话如何说的出口。

    便道:“或许姐姐的先祖醉心武学,对周遭事物不甚在乎吧。”

    “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少女不置可否:“咱们进去看看。”

    鲜于路一愣,不好吧,里面可是有九阴真经啊!

    容不得他多想,少女已是当先俯下身子窜了进入。

    这处密道甚是隐蔽,只有每年的枯水季才会显出身形。

    少女显然来过多次,熟门熟路,只到了最后一汪清泉时,脸色略有变化。

    却原来少女一心只想进入墓室,却忘了即使枯水期,这最后一关也还是要潜水进入的。

    只是男女有别,若是湿身相见,未免不雅。

    想及此处,回头望去,见鲜子路剑眉星目,身量虽然高挑,但面容稚嫩,俨然还是个孩子。

    不由得心中啐道,瞧你多想,那不过是个孩子,却哪里懂的男女之别。

    想及此处,便说道:“若要进入此处,需闭气良久,你全真内功已成,想来有我前头牵引,应当无碍。”

    鲜子路心中揣揣,自忖,神功在旁,弗于不取,岂非禽兽不如?

    心中思绪百转千回,竟然糊里糊涂的就照着少女所言,闭气进入了水潭之中。

    等到水漫全身,才陡然惊醒,待要多言,却见少女已然沉入水中。

    罢了,罢了,大丈夫难道还不如一个女人,不就是闭气么。

    沉吸一口,紧紧跟着少女潜了下去。

    游了几步,少女回身,牵住他的手,身如游鱼一般,往水潭深入游去。

    望着眼前身形婀娜的少女和手中柔滑细腻的触感,鲜子路心头微微一颤,继而忙收敛心神,潜运全真内功,闭住呼吸。

    幸得少女牵引,终于在他快要憋不住呼吸之时,二人露出了水面。

    噗一出水,鲜子路就张开大口,不住喘息,片刻才感觉恢复正常。

    “姐姐,其实我们来之前可以准备个呼吸袋的,那样就不用这么累了。”鲜子路心中絮叨,但想到少女或许是临时起意,话又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