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诸天 > 第一章 华山掌门之子
    自古华山以险峻闻名于世,古往今来多有游客流连其中,或瞻仰前贤,或吟诗作唱,无不令人心旷神怡。

    民间相传,华山之上有剑仙传说,纵横捭阖,四海逍遥。

    剑仙不剑仙,鲜于路并不知道,但他知道武林门派是有的。

    华山派,一个多么响亮的名字,作为金老先生和还珠大大的粉丝,华山派那是耳熟能详。

    什么风老前辈,什么独孤九剑,甚至紫霞神功都让人听了心神激荡。

    鲜于路意识到重生在华山派的时候,心情是激动的。

    策马江湖,侠女相逢,笑傲天下,岂不快哉。

    虽然恢复前世记忆时才五岁,但这不妨碍他旁敲侧击的了解一些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份。

    尤其是自己身为掌门之子,华山掌门这几个字,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他一直纳闷,自己重生的这个华山是什么时候?

    岳不群的师傅也不姓鲜啊,看周围的环境,又不像仙侠,可是华山派除了笑傲江湖中出现最多,还有哪个?

    碧血剑?也不对,那个掌门姓穆。

    罢了,管他是哪个朝代的,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啊,呸,猥琐。

    只要功夫在手,天下我有。

    这才像话。

    然而等他开始学习武功时,他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

    整个华山最厉害的功夫竟然是两位师叔祖的反两仪刀法。

    本来鲜子路也没多想,等他突然想到自己姓鲜的时候,一个负心薄幸,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小人形象就从脑海中跃然而出。

    鲜于通!

    这个倚天屠龙记中紧紧正面出过一次就被干掉的掌门人,这个人品低劣,武艺低微的小人。

    我,我不会是就是鲜于通吧?

    不对,我叫鲜于路,鲜于通的岳父才是华山派掌门,难道是后来改名?

    等他询问的多了,才意识到,鲜于是复姓,自己老子就叫鲜于通!

    得,自己这是重生到了鲜于通鲜大掌门家得独子身上了。

    一股无言的悲哀弥漫了鲜于路的身心。

    鲜于通会啥?二流的本事,一流的坏心眼,还不如高矮老者武功高。

    高矮老者武功高么?

    好像最后和何太冲夫妇俩一块都没有打过张无忌。

    这可惨了,我的江湖梦啊!

    鲜于路一下子就感觉前途渺茫。

    华山之上,奇峻陡险,于一平缓之处却有一片庭院坐落,其中亭台楼阁林立。望之雕栏画栋,更显古色古香,与周遭奇峰怪林相合,别有一番韵味。

    此时正值旭日初升,北峰一处亭楼中,两名老者正盘膝相对而坐。二人中间一方石桌,其上纵横交错,俨然一副棋盘。

    只见东面老者执白子落下,便抬头笑望西面老者。

    西面老者右手执黑子,手臂微举,却迟迟不肯落子。

    只见他面有愁色,眉头皱合,颇有些踌躇不决之意。

    “哈哈,师兄,这一番确是师弟我赢了。”东面看着朗声笑道,言语中充满了畅快。

    “欸,罢了,这大龙已成,却是难以回转了。”说罢,西面老者将黑子放入棋钵之中,微微叹息一声。

    “两位师叔祖,路儿找你们玩来了。”

    当此时,亭子下方传来一阵童声呼喊,脆声脆气的声量倒是不小。

    “是路儿来了,今日就下到这儿吧。”西面老者闻言心头一喜,忙起身离地,望向山下。

    “你,今日且容你一局。明日定不与你干休!”东面老者见他趁机耍赖,不免气恼。

    “路儿,让师叔祖抱抱,看看长肉了没有。”西面老者一个纵跃,便下了陡坡,见下面站着一个四五岁岁年纪的孩童,生的明眸皓齿,煞是喜人。

    这孩童不是别人,正是鲜于路。

    而这两位老人,却也不是别人,正是当今武林赫赫有名的华山二老。

    “胖了,胖了。”高个老者姓何,具体叫什么,作为晚辈鲜于路却是不知。

    “但你一人欢喜么?”高个老者还没乐呵够,身后传来师兄的声音。

    “给你,小气样,赢了一盘就给我脸色,却不知往日里赢了我多少盘。”高个老者摸了摸鲜于路的细嫩脸蛋,将他递给自己的师兄,也就是书中所说的矮老者。

    “哎呦,乖孙,想师叔祖了没有。”矮老者生性不苟言笑,此时却也慈爱异常。

    “想了。特别想。”鲜于路细声回道。

    “哪里想的。”高老者笑问道。

    鲜于路用手在左胸画了个圆,说道:“这是想大师叔祖的。”

    说完又在右胸画了个圆,说道:这是想小师叔祖的。”

    闻听这童言童语,二老不禁笑出了声。

    复又上了石亭,二老便与鲜于路逗弄了一阵。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鲜于路也装的有些厌倦,便出声说道:“我想请师叔祖指点武功。”

    矮老者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复又展开,笑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父亲或者你母亲的?”

    “没有啊,是路儿听母亲说过咱们华山最厉害的就是师叔祖了,所以路儿想学最厉害的武功。”鲜于路早想好了说辞,此时说出,眼不眨,心不跳,自然的很。

    二老相望一眼,却没有立时答应。

    片刻高老者说道:“路儿,你能吃苦么?”

    “路儿不怕苦,路儿想像师叔祖一样,飞檐走壁,笑傲江湖。”鲜于路拍着小胸脯,一脸豪气的说道。

    看着小大人一样的家伙,二老相视一笑,这么小若是也有阴谋诡计,那认栽就认栽吧。

    二人知其父亲为人,但掌门自有掌门得威仪,个人品性却不足以让他二人随意能够置喙的。

    “好,路儿若以后试着苦了,可别怨师叔祖不疼爱于你。”

    鲜于路闻言大喜,装了这么久乖巧孙儿,终于有了一丝曙光。

    若按华山门规,他的武功也只能由掌门相授,但自家老子什么水平,他还是有数的。至于其他与父亲同辈分的师叔,功力更加一般。

    整个华山若说在武林之中能有一席之地的,也只有两位师叔祖了。

    他也想学习易筋经、九阴真经这些绝世宝典,可一个在少林,一个在屠龙刀里。苦尽脑汁也想不出个解决的方案。

    至于背弃华山,去武当找张三丰学艺,那更不靠谱。

    不过能跟两位师叔祖学习武艺,最差也能混个二流高手,走一步算一步吧。

    山中无日月,修炼一途,不过一个勤勤恳恳。

    这一番修炼就是三年,三年里鲜于路如饥似渴的学着各种武学知识,什么阴阳八卦,奇经八脉。

    更不用提华山心法,刀招剑式了。

    看着如同疯魔一般痴迷与武学的鲜于路,不仅高矮老者两人心惊,就连他的便宜父亲也是惊愕不已。

    想他鲜于通自负机敏,但于武学一道却资质平平,没想到生了个儿子,竟然迥然不同。

    若非样貌类己,说不得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种了。

    虽然影响不小,但这样一来,好处也更加明显。

    各种修炼资源一股脑的都给了他,再知道他能认识不少字后,华山典籍更是任他翻阅。

    如此三年来,鲜于路竟然已经气灌丹田,贯通周身脉络,行功小周天了。

    当世之时,华山主流心法乃是华山一气功,也就是高矮二老的师父那一辈的内功。

    至于创派祖师郝大通所遗留的全真功法和自创武学,却并没有留存下来。

    通过典籍和询问,鲜子路这才知道,宋末元初之时,因为传教之争,全真糟了劫难。

    连带着郝大通所留的华山也没能幸免。

    此时的华山不过是当时幸存的几个不入流的弟子于废墟之中重建的罢了。

    因着资质问题,几人也仅仅将郝大通的武功学了个一一二二,故而创出了有些另类的华山武功。

    这也是为什么华山虽是道教郝大通一脉,却算不得正宗道家门楣。

    每每读到郝大通于华山讲道,门下上百弟子听讲的盛况,鲜于路都觉得热血沸腾,恨不能重生那个豪杰遍地的时代,不让祖师功法埋没。

    不行,决不能坐以待毙,不思进取。